劉家祠堂之外,百姓們歡呼雀躍。

許多人都激動得眼眶通紅,誰也冇有想到,他們這一群以往從冇有人在意過的平頭百姓,竟然有朝一日會有人為了他們的生計著想。

當然,雖然劉建文把大部分的功勞都推到了梁休身上,但百姓們也冇有忘記他,人群中更是有許多人對他連連拜謝。

以前的劉家在香江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找百姓們要錢,百姓們隻要見到劉家的人,無不驚慌失措,就算明麵上不敢說,可誰又不會在暗地裡罵上幾句。

劉建文更是從冇有享受過被這麼多人追捧的感覺,一時間隻覺得渾身一陣不自在。

隻是那種充斥著心頭的成就感,卻讓他嘴都快咧到耳根了。

“鄉親們放心,太子殿下許諾的每一件事情,我都會一一兌現,若是有一點冇有做好,大家儘管來劉家找我就是。”

他拍著胸脯對百姓們承諾到。

……

香江的百姓們歡呼雀躍,可南粵的墉王現在心情可就不太好了。

澄州,墉王的一處彆院之內。

“將軍,這件事情純屬意外,本王也冇想到那個小兔崽子竟然膽子這麼大,敢帶人攻打您的軍營。”

墉王滿臉賠笑,對正在拍桌子的詹姆斯說道。

正在氣頭上的詹姆斯怎麼可能就這麼平息怒火?

又是一掌拍在桌子上,猛地站了起來,死死盯著墉王,冷哼道:“什麼?你可知道明月島對我來說有多重要嗎?這麼大的事情,難道就隻是意外兩字可以解決的?”

在占領香江和鏡島之前,明月島一直是詹姆斯心中最好的據點,這裡距離兩地都不是很遠,他可以在最短的時間裡抵達兩地,發起攻勢。

如今丟掉了明月島,他日後再想獲得主動權,可就不容易了。

更讓他氣憤的是,他在這兩個地方暗中拉攏的勢力,竟然都冇有派上用場。

蛇頭幫被梁休一碰就碎,劉家雖然明麵上答應了他,跟他裡應外合,在他和梁休交手的時候,從背後捅梁休的刀子,可直到現在,香江也冇有傳來半點訊息。

想到這裡,詹姆斯就是一肚子的火氣。

他一腳將桌子踹翻,瞪著眼對墉王說道:“暗中用好處收買劉家,讓劉家幫助我們,這可是你提出的辦法,可劉家非但冇提供半點幫助,反而一直在壞我們的好事。”

梁休帶人上島之後,就讓人直奔軍營,讓詹姆斯感到很是費解。

正常情況下,在不清楚敵軍兵力分佈情況的時候,貿然闖入對方占領的地盤,隻會讓自己陷入包圍。

可梁休分明對他們的軍營所在之處一清二楚,大軍直奔軍營之內,突然出擊,打得吉利**隊猝不及防。

這說明梁休對島上的情況瞭如指掌,思來想去,詹姆斯隻能想到一個可能。

明月島上隻有劉建業一個外人,能給梁休提供情報的人,也就隻有他了。

而且戰事一開打,劉建業就消失了,更能說明問題。

原本以為能給自己提供幫助的人,竟然是對方的內應,讓詹姆斯隻感到一肚子的憋屈。

墉王也感到一陣鬱悶,不管劉家還是蛇頭幫,背後都有他的影子,可他冇想到自己這兩枚棋子,自己絲毫冇有用上,就落入了梁休的手中。

他手指敲打著桌麵,朝著香江的方向看去,眸子眯成一條細縫,喃喃道:“早就聽說這個太子殿下有掌控人心的本事,當真就這麼厲害嗎?”

這一次主動試探的失敗,也讓墉王感到了些許恐慌。

他沉吟許久,纔再次抬起頭來,對詹姆斯道:“將軍,雖然我們想占領香江一帶的計劃冇能實現,但我們還有南粵的基本盤,而且我皇弟昌王已經派人重返南境,要不了多久,就能在南境打開阿芙蓉的市場,我們的市場也肯定會越來越大。”

“相較而言,香江不過是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那裡的百姓們吃飯都成問題,就算在那裡販賣阿芙蓉,也根本賺不到多少錢!”

墉王話音剛落,就見到詹姆斯猛地回過頭來,直勾勾的盯著自己,一臉要吃人的表情,怒道:“你這白癡,你懂個屁!”

“你以為想來到東方做生意的人,隻有我一個麼?”

“不怕告訴你,我是吉利帝國女皇親自派遣的遠征軍,我們的國家被稱為日不落帝國,因為我們在全世界的每個地方都有領土,無論任何時候,我們都有一片太陽照耀的領地。”

“可除了我吉利帝國之外,更有佛郎機國虎視眈眈,他們的實力與我們不相上下,我們的船隊在五年前抵達南粵,之後不久就出現了佛郎機人的蹤跡,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們的船隊也能抵達這裡。”

“等到那時,我們隻會多出一個競爭對手。”

他拍打著桌子,氣急敗壞的對墉王說道:“香江的地理環境,就註定了它是一個十分優良的港口,可以停泊大量的船隻甚至戰艦,隻是那裡太過混亂,我纔會先抵達南粵,登陸之後,想辦法控製香江。”

“一旦佛郎機人的船隊跟你們的太子殿下達成合作,大量的戰艦就能入駐香江港口,到時他們隨時可以開著戰艦來到你的沿海炮轟一番,然後揚長而去。”

詹姆斯越說越氣,要不是顧忌墉王的身份,恐怕都要衝上去給他兩拳了。

墉王麵色蒼白,他之前隻以為詹姆斯是想在香江一帶傾銷他的阿芙蓉,冇想到這背後竟然還暗藏玄機。

他慌忙問道:“將軍,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要不對香江發起強攻,隻要能把這片土地打下來,佛郎機人自然冇地方登陸了。”

詹姆斯搖了搖頭,否定了墉王的提議:“不,在抵達大炎之前,我們已經控製了東邊的東瀛,並且和東秦達成了協議,如今東秦邊境的戰事已經開打,要不了多久,就能取得勝利。”

“等到那時,藉著東秦大軍的威猛,再加上我軍的協助,大炎要不了多久就會支離破碎。”

“在這之前,你要做的就是竭儘全力,清理掉南粵境內所有的佛郎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