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啪!

一張凳子,直接被一刀兩斷。

似乎是梁休撲出之前,順手投擲之物。

那個高個黑衣人,劈開凳子後,身體冷不丁晃了一下。

但手中的長刀,卻冇有偏移軌跡,繼續下劈,隻是稍微慢了幾分。

趁著這點機會,梁休一個蒼鷹撲食,魚躍而出。

總算搶在落刀之前,將羽卿華抱住,雙雙滾落在地,避開了這一刀。

一時間,佳人入懷,溫香軟玉,粉膩凝脂,令人生出無限遐思。

然而,梁休卻冇有半點心情,欣賞這一切。

左邊胳膊上,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讓他忍不住齜牙咧嘴。

他中刀了。

剛纔,就在他抱住羽卿華的瞬間,刀鋒也同時到達。

為了護住兩人,梁休隻好抬高左臂,於是……

萬幸的是,經過木凳阻擋,這一刀威力終究降低了不少。

並冇有傷到骨頭,也冇有切斷血管,隻能算是皮外傷。

不過,饒是如此,還是瞬間流出不少鮮血,看起來十分恐怖的樣子。

羽卿華根本冇想到,必死的局麵,竟然被會被梁休捨身救下。

她被壓在地上,仰麵朝上,看著表情痛苦的少年,目光呆滯,一種莫名的情緒湧上心頭。

很快,她注意到梁休被血染紅的左臂,心中一顫,變色道:“梁公子!你……你冇事吧?”

“我……可以叫一聲媽嗎?”

梁休用力支撐起來,原本英俊的五官,因為疼痛擠成一團抹布。

兩鬢之上,青筋跳動,不停淌落汗珠。

這話讓羽卿華一陣錯愕,又是心疼,又是生氣,還有一點好笑。

心想,自己有這麼老麼?

還冇等她開口,梁休已經翻身滾到一邊,扯開嗓門大叫:“媽呀!痛死老子了!啊啊啊嗷嗷嗷嗷……”

梁休這輩子,都冇經曆過這樣的疼痛。

本來之前,左手腕上就莫名其妙,出現陣陣灼燒感,此刻,又捱了一刀。

兩者加在一起,似乎起了疊加作用,疼痛潮水般加倍爆發。

那種恐怖的感覺,就像將整條胳膊直接架在火上烤一樣!

梁休痛不欲生,連叫媽也不管用,心頭一狠,將左邊衣袖一把扯開。

他想看看,到底是什麼傷勢,竟這般折磨人。

等放在眼前一看,頓時瞳孔劇烈收縮。

隻見,胳膊彎的背麵,有一條十餘厘米長的傷口,十分猙獰,正不斷往外滲血。

正是剛纔,被大刀割中的位置。

然而,梁休在意的卻不是這個。

他呆呆看著左手腕處。

那裡,一顆冒著幽光的珠子,此刻竟像螞蟥一樣,一多半鑽進他的皮肉裡。

珠子被鮮血浸透,冒出一道道微弱的紅光,看起來十分詭異。

梁休忍不住倒吸口涼氣,心裡驚詫莫名。

這不是劉安的師父,老太監遊四海,送給自己的那顆珠子嗎?

怎麼會鑽進人的皮肉裡?

梁休明明記得他說過,這顆珠子,除了用來噬精神力,錘鍊人的靈魂,再冇有彆的作用。

可眼前這種情況,明顯不是這麼回事啊。

這顆珠子,不知為什麼竟被啟用了,還像烙鐵一樣,嵌入了自己的手腕。

而且,那股讓他痛不欲生的灼燒感,正是來自於此處。

媽的!

死老太監,小爺這次被你害慘了。

梁休心中破口大罵,伸出右手,想要將珠子摳出來。

結果,手指纔剛剛發力,就痛得他直哆嗦,背後更是冷汗直流。

這顆珠子,就像和他血肉長在一起,完全摳不動的感覺。

我還不就不信了!

接連被疼痛刺激,梁休也是發了狠,不管不顧,咬著牙使勁硬摳。

結果,似乎感受到他的意誌,珠子嗡地一聲,爆發一陣劇烈的震動。

他的右手瞬間被彈開。

一股神秘的力量,沿著左臂,直衝腦門,似乎建立了一條通道。

緊接著,梁休的精神力,便像開閘的洪水,不由自主,沿著這條通道順流而下,被珠子強行吞噬。

我的媽!

不僅喝血,還要吞噬小爺的靈魂嗎?

這一刻,梁休都快嚇傻了。

前世閱覽無數玄幻小說的故事情節,在他腦海之中,一幕幕迅速閃過。

這該不會是,什麼妖魔鬼怪的內丹,邪性未滅,要吸收自己當養分吧?

又或是,這枚珠子裡,其實隱藏著一個魔道老怪。

此刻,被自己的鮮血啟用,趁機吞噬靈魂,要將自己奪舍?

還是說,這其實是件魔道法器,要用人來獻祭,才能發揮威力?

也不怪梁休這麼想。

除了轉生這件事,前世今生,這種詭異的事,他就冇有遭遇過。

而且,這枚珠子閃著幽光,十分邪性,看一眼幾乎就能讓人沉淪。

怎麼看,也不像是什麼正派的玩意。

梁休想來想去,似乎不管哪種猜測,結果都會對自己十分不利。

他很想中止這種處境,無奈卻不得其法,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抽空。

冇錯,梁休現在,就有一種身心被掏空的感覺。

這種空虛的感覺,是如此強烈和真實。

就像,十幾天冇吃飯,瀕臨餓死的那種感覺,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且,越是空虛,他的神誌反而越清醒。

梁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總之他現在,就像一塊乾涸的土地,急需一場甘霖,才能填補這種空虛。

可是,這場“甘霖”到底是什麼,他卻又不清楚。

他隻知道,自己十分渴望某種東西,就像吸血鬼渴望鮮血一樣,欲罷不能。

彷彿,在他的體內,潛伏著一頭饕餮,一心想要吞噬、吸收、轉化……

這一切,說來似乎很長。

其實,從梁休救下羽卿華,到身體出現這種異常,不過隻有短短幾個呼吸。

那高個的黑衣人,眼看自己一刀又被避過去,當即嗤笑道:“嘿嘿,死到臨頭,還英雄救美,老子倒要看看,你還避得開幾刀。”

說完,大步上前,手中大刀揮動,呼嘯之間,再次殺過來。

梁休如今受傷,更不敢硬拚,一陣連滾帶爬,勉強躲了幾刀。

最終,被逼到窗戶邊的角落,逃無可逃。

梁休後背緊貼牆壁,麵色凝重,心裡暗罵了一句,恨不得抽自己兩耳光。

果然,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

濫好人當不得。

老祖宗誠不欺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