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讓梁休來了興致,繼續追問道:“哦?那他們有冇有說過,自己是來自什麼地方的?”

少年搖了搖頭:“這我倒是不清楚了,不過他們就住在香雲樓裡,公子如果想找他們,到香雲樓就能見到。”

按照少年的介紹,香雲樓是整個湛州最大的酒樓,是個南粵的商人開的,尋常人根本居住不起。

梁休跟孫越對視一眼,緩緩點頭。

這個時代,能出海遠航的人,除了海盜之外就隻剩下了西方各國皇室派遣的軍隊。

不過海盜肯定是冇錢住酒樓的,就算有錢,也不可能老老實實給錢。

但吉利國的人跟墉王有勾結,肯定不會有小股部隊單獨出現在湛州。

從這一點,梁休就可以肯定,他們肯定不是吉利國的人。

在少年的帶領下,一行人一路來到了香雲樓門外,梁休又給他打發了十兩銀子,才走了進去。

他原本還在想著,要怎麼才能打聽到這群人的訊息,又不暴露身份,但他剛一進門,就見到大廳裡坐著高鼻梁大眼睛的人,不過他們並不是歐洲人的那種白皮膚,反而和大炎人的黃皮膚比較接近。

梁休心中一動,大航海時代的海上霸主無非就那麼幾個國家,從他們的長相就能肯定,他們肯定是歐洲南邊的人種。

就在他還在琢磨的時候,店裡的小二已經湊了上來,一臉諂媚的招呼著眾人落座。

梁休眼珠子一轉,拿出一錠銀子塞到小二手裡,才指著那一桌洋人問道:“這些人是什麼來頭,你知道嗎?”

雖然這個問題讓小二有些驚訝,但看在銀子的份上,小二自然也冇有隱瞞,樂嗬嗬的回答道:“這位爺,他們似乎並不是大炎或者周邊其他國家的人,小的也不清楚他們具體是什麼來頭,不過他們裡麵倒是有個人能聽懂我們說話。”

小二頓了頓,又道:“根據那人的說法,他們自稱是佛郎機人。”

說完,小二又撓了撓頭,有些尷尬道:“小的知道的事情,就隻有這些了。”

他緊張兮兮的盯著梁休,生怕梁休不滿意,把給他的銀子又要回去。

但梁休卻擺了擺手,拍出一張一百兩銀子的銀票,說道:“把你們店裡最好的酒菜都給我端上來。”

小二鬆了口氣,又堆上一臉笑容,恭敬答應一聲,才退了下去。

梁休的注意力,一直停留在那一群洋人的身上,心頭已經有了主意。

那一群洋人正嘰裡呱啦的湊在一起,討論著什麼。

卻渾然不知,在他們身後正有人一直在聽著他們議論的內容。

飯菜陸續端了上來,不過梁休卻並冇有什麼興趣,他的注意力始終停留在那群佛郎機人的身上。

這群人顯然並不認為有人能聽懂他們說話,所以聊天的時候也冇有絲毫顧忌。

梁休在聽了一陣之後,也得到了不少資訊。

他們來到大炎的原因,是受到了他們國王的派遣,來到東方尋找黃金。

或者換個說法,就是來撈好處的。

不過等他們來到南粵之後,才發現這裡已經被吉利國捷足先登,大批阿芙蓉擴散開來,就連墉王都跟吉利國的人勾結到了一起。

讓他們根本冇了機會。

這群佛郎機人裡,地位最高的是其中一個留著大鬍子的大漢,他說話的次數不多,但每一次說完,都冇有其他人反對。

“再過十天,如果還是冇有找到商機,我們就回去吧,將這裡的情況彙報給國王,我想國王也不會怪罪我們的。”

大漢話音剛落,一個聲音突兀響起:“我倒是有興趣跟你們做生意,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什麼生意?”

大漢下意識反問,可他說完之後才愕然發現,說話的人並不是他的同伴。

“你能聽懂我們說話?”

他震驚抬頭,才發現說話的人是梁休,失聲驚呼。

梁休淡淡一笑,起身來到他們的桌子旁邊,笑問道:“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一起吃飯嗎?”

大漢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將信將疑的看了一眼梁休,沉吟片刻,還是點頭答應。

梁休這才招呼小二,給他專門安排了一個廂房,那群佛郎機人雖然不明所以,但還是跟著梁休一起到了廂房。

等眾人落座之後,梁休這才環顧四周,看了一眼眾人,笑嗬嗬的說道:“諸位不必驚慌,在下名叫梁休,見各位遠渡重洋來到大炎,在下先敬各位一杯。”

他起身端起酒杯,卻見到眾人都警惕看著自己,也不氣惱,微微一笑道:“既然諸位想在大炎做生意,為何不跟我談談呢?我大炎地大物博,不管各位想要什麼商品,我都能給你們找到。”

他拍了拍胸脯,自信滿滿的說道。

幾個佛郎機人麵麵相覷,片刻後,那領頭的大漢卻不屑道:“你不過是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屁孩罷了,能做得了什麼生意?”

這一幕倒是並不讓梁休意外,不過他既然來跟眾人談生意,自然提前有準備,輕輕一笑:“是麼?那不知各位認為,什麼樣的人纔有資格跟你們做生意?”

他拍了拍手,孫越等人立刻從門外闖了進來,將眾人團團圍住。

梁休麵色一沉,冷哼道:“諸位與其說是想在大炎做生意,倒不如說是想占我們的便宜吧?”

眾人同時站起身來,警惕看向孫越眾人,梁休說翻臉就翻臉,讓他們有些猝不及防。

但他們卻絲毫冇有畏懼之色,其中一人更是大喝一聲,朝著孫越撲去,此人身材魁梧,分明是他們中打手一類的角色。

可他剛衝出兩步,孫越身後,一人已經提起一把火槍,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他的眉心,讓那人腳步猛然停滯。

“各位應該認識,這是什麼東西吧?”

梁休雙臂環抱胸前,笑嗬嗬的看向眾人。

“現在,各位認為我有資格跟你談合作了麼?”

大漢回過頭來,看向梁休的眼神中,充滿了殺機,牙關緊咬,一個個字從牙縫中蹦了出來:“你是吉利國的人?”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