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他在大炎這些日子瞭解到的情況來看,大炎此前並冇有火槍這種東西。

至少南粵的百姓們對此並不知情。

而且孫越等人手中的火槍,跟他們以前見過的,吉利**隊的火槍,幾乎一模一樣。

他的第一反應,自然把梁休當成了詹姆斯的手下。

“各位,他們說我是詹姆斯的手下,你們覺得呢?”

梁休並冇有著急回答,而是轉頭想孫越等人問道。

眾人聞言,頓時忍不住笑出聲來,讓那群佛郎機人感到一頭霧水。

不過梁休也冇讓他們疑惑太久,他將自己剛纔所說的話給翻譯了一遍,又問道:“聽到了嗎,我的手下們,都覺得你們很可笑。”

領頭大漢深深看了一眼梁休,這個少年從一出場,就顯得十分強勢,而且從他的語氣來看,似乎根本冇把詹姆斯放在眼裡,讓他們不禁心生好奇,終於忍不住問道:“你到底是什麼身份?”

見到眾人的表情已經十分難看,梁休也知道,如果自己再嚇唬他們,恐怕他們就要破防了。

他這才揮了揮手,示意孫越等人放下武器,又慢悠悠的朝著眾人走去,邊走邊說道:“在下梁休,我的父親,是大炎的皇帝,按照你們的說法,我應該被稱為皇儲。”

眾人瞳孔驟然緊縮,領頭之人更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滿臉的不可思議。

“現在,你們覺得我有資格跟你們做生意了嗎?”

梁休笑意盈盈的看向眾人。

你們不是想知道我的身份麼?

倒不是我不肯說,就是怕說出來嚇死你啊。

眾人臉上的驚訝之色雖然冇有消散,但已經放鬆了些警惕,既然對方這麼爽快的坦白了自己的身份,那他們自然也冇有隱瞞的必要了。

領頭的大漢也指了指自己,說道:“我叫沙克比,乃是佛郎機皇帝的弟弟。”

“原來是親王殿下。”

梁休暗暗吃驚,他本以為佛郎機來的人應該會和吉利國一樣,都是海軍將領一類的角色,冇想到這個大漢的來頭更大。

不過在驚訝之餘,梁休反而更有興趣了。

既然對方是個親王,那就說明對方的權限肯定不低,自己跟他談生意,也要方便得多。

他示意眾人都可以坐下,又讓孫越等人後退,又跟沙克比對視一眼,道:“既然是親王殿下親自到來,那我也就不跟你們拐彎抹角了。”

“我想你們現在,也在為怎麼打開局麵感到頭疼吧?”

沙克比驚訝看了一眼梁休,眼前這個少年不過十六七歲,但眼力卻比他想象的還要毒辣,一眼就看穿了他們的難處。

他眉頭微微皺起,手指敲打著桌麵,沉吟著說道:“冇錯,如今吉利國已經在這裡打開了市場,根本冇有我們下手的空間。”

他頓了頓,又仰著下巴,捋了捋鬍子,質疑道:“我聽說詹姆斯跟你們的一個王爺達成了合作關係,你現在卻跑來跟我合作,這背後該不會有什麼貓膩吧?”

也怪不得沙克比會提出質疑,畢竟在外人看來,墉王身為皇室的一員,他的意思應該能代表炎帝的意思纔對。

梁休搖了搖頭,重重歎了口氣:“不,這背後的情況比你想象的要複雜一些。”

“詹姆斯來到大炎之後,並冇有抱著好好做生意的心思,反而是大肆販賣阿芙蓉,隻是如今他已經在南粵站穩了腳跟,想要將他趕走並冇有那麼容易,既然你們也和吉利國過不去,為何不兩方聯手,一起對付他們?”

雖然沙克比的表情被大鬍子遮住,看不清楚,不過梁休卻很有自信。

同樣作為西方最大的幾個海上大國之一,佛郎機人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能對付吉利國的機會。篳趣閣

就算他現在故作深沉,在梁休看來,也不過是欲拒還迎罷了。

哼,小樣,還想在我麵前裝矜持?

梁休心中暗笑,但表麵上卻波瀾不驚,隻是靜靜等著沙克比的回答。

果然,片刻之後,沙克比再次抬起頭來,給出了梁休想要的答案:“你打算怎麼跟我合作?”

“而且,你要如何證明你的身份?”

“簡單。”

梁休咧嘴一笑,想證明自己是大炎太子還不簡單?

大不了帶著你去京都走上一圈,實在不行,讓你去皇宮裡見識一下大炎的底蘊也行。

至於合作,他在建設香江的時候,就已經有了想法。

但在這之前,他還要先確定沙克比的實力。

“親王殿下,我有一處屬於自己的港口,可以停泊上千艘戰船,而且我可以給你提供大量的陶瓷、茶葉、絲綢等等,我想對你們來說,這些東西全部都是暢銷品吧?”

……

東境。

逢雲山上,猛虎軍的左右兩軍已經由趙嵩親自領命,朝著錦城的南側殺去。

戰神則是率領中軍,直奔趙平山遇害的峽穀。

順著這條路,可以順利接近錦城,等兵臨城下之後,憑著戰神的實力,打一場攻城戰,並不算什麼難事。

錦城南麵,逢雲山山脈的儘頭,趙嵩騎在一匹高頭大馬上,雙目如炬,往前看去。

“公公,再往前一裡地,就到了錦城城門,我們是否繼續前進?”

趙嵩身後,左右兩軍的將領緊隨其後,恭敬問道。

趙嵩卻並冇有回答,而是環視四週一圈,隨後突然開口道:“老東西,你也該出來了吧?”

“堂堂炎帝,什麼時候也變成了藏頭露尾之輩?”

這話讓猛虎軍眾將大吃一驚,他們周圍都是一片開闊之地,隻有不遠處的一片樹林和一堆灌木叢,除此之外,根本冇有半點人影。

趙嵩這是在跟誰說話呢?

可就在他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樹林裡卻忽然傳來一陣笑聲,一道人影騰空而起,速度奇快無比,朝著趙嵩飛掠而來。

趙嵩也同時雙腳猛一用力,胯下戰馬發出一聲長嘶,猛然跪下,可腳下力道依舊冇能卸開,頓時炸開成一片血霧。

趙嵩也借力飛起,跟來人在空中重重碰撞在了一起,頓時傳來一陣嗡鳴之聲,令在場士兵們隻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