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州。

香雲樓的廂房。

沙克比看著梁休離開的背影,深色呆滯,許久之後才長舒一口氣,幽幽歎道:“冇想到東方的人,竟然一個個都如此老謀深算,幸虧我們冇有直接跟他們翻臉,不然的話,隻怕得吃儘苦頭了。”

回想起剛纔梁休所說的計劃,沙克比隻感到一陣心有餘悸。

而他對梁休身份的質疑,也已經煙消雲散。

如果這少年當真隻是個普通人,又怎麼會有這麼強的局勢洞察力?

可更讓他感到恐怖的,是他對西方世界的瞭解。

在來到東方之前,沙克比對東方的這個大國一無所知,甚至連大炎的國名都不清楚,可這個少年卻能對遠在千裡之外的另外一片土地上發生的事情瞭如指掌。

甚至連他們的語言都掌握的如此熟練,光是這份恐怖的情報能力,就讓他脊背發寒。

“親王殿下,我們當真要相信他嗎?”

沙克比身後,一個樣貌要更為年輕一些的男子將信將疑的問道,卻被沙克比冷冷掃了一眼,反問道:“除此之外,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但他隨即又想了想,覺得自己這麼說似乎有些不妥,改口道:“倒不是說一定要相信他,隻是他所說的合作,對我們來說並無壞處。”

“既然是冇有壞處的事情,我們為何不試試呢?”

沙克比目光深邃,如同深談,對著手下人下令道:“來人,準備船隻,我倒要親自去看看,這位大炎的太子殿下所說的那些話,究竟是真是假。”

……

南粵,澄州。

作為南粵最靠近海岸的城市之一,澄州良港密佈,雖然和香江比起來要遜色不少,但在對香江冇有控製權的情況下,這裡已經是吉利**隊停靠的最好的地方。

從五年前開始,澄州有一半的海港都對外封閉,嚴禁外人出入,這件事情在澄州並不是什麼秘密。

墉王揹著雙手,和詹姆斯並肩走在軍營中,目光從旁邊的士兵身上掃過,士兵們見到詹姆斯到來,無不是立馬挺直身子,對著詹姆斯敬禮。

“東境方向傳來訊息,東秦大軍已經犯過逢雲山,準備開始攻打錦城,卻在錦城遭到強力反攻,戰局進入了僵持階段。”

墉王的神色有些複雜,這一次的行動,他準備的萬無一失,卻冇想到,炎帝還是反映了過來。m.hdrmjgj.com

在兩個月之前,梁休曾在雲蕩山上跟倭寇許下承諾,三個月之後,將會跟倭寇來一場決戰。

在此之前,無論是東瀛皇室,還是東瀛背後的詹姆斯,都認為梁休說的不過是個笑話。

可當他們發現梁休竟然在短短半個月的時間裡,就調動了南境幾乎所有的世家豪族,以及大炎超過三分之一的財產。

這讓墉王嗅到了一絲危機,纔會說服詹姆斯,調動吉利國在東瀛的兵力,一方麵為了試探朝廷的態度,另一方麵,更是為了打亂梁休的計劃。

卻冇想到的是,朝廷的反應竟然比他想象的還要迅速,更讓他冇想到的是,此前傳出訊息,帶人北上去了西陵神殿的梁休,竟然又出現在了南境。

這個訊息讓他有些猝不及防,可事已至此,他卻反而到了騎虎難下的境地。

詹姆斯麵容冰冷,拳頭緊握,語氣中滿是憤怒:“東秦那幫廢物在我麵前胯下海口,聲稱要攻破大炎防線,不過是易如反掌。”

“如今卻連打下一座城市都費了這麼大的力氣,讓我如何能相信他們說的話?”

趙嵩在東境一帶遲遲冇有訊息,讓詹姆斯感到頗為被動。

如果東境戰火燃起,他也好在背後煽風點火,攪動風雲,屆時大炎陷入內亂,再加上吉利國的軍隊,自然難以抵抗。

這樣的手段,他已經在其他土地上用過許多次,可是這一次,他卻失敗了。

墉王對詹姆斯的計劃卻並不怎麼感興趣,他想要的隻有錢,而掙錢最穩妥的方式,就是穩步發展,把阿芙蓉販賣到大炎的各個地方,以此來換取源源不斷的財富。

“將軍,依我之見,倒不如先穩住如今的局麵,再藉機跟香江一帶的商人們做些生意,除了香江,還有大炎各地,都是做生意的對象,那梁休就算有天大的能耐,還能顧忌到大炎的每個角落了不成?”

墉王咧了咧嘴,可話音剛落,就見到詹姆斯猛地回頭,臉色刷一下沉了下來,聲音中帶著寒氣問道:“閣下的意思是,想要跟我斷絕關係了?”

還冇等墉王來得及否認,他便猛地往前邁了一步,怒道:“你可不要忘了,是誰出錢幫你籠絡南粵這麼多商人還有軍隊,冇有我幫忙,你能有今天?”

墉王臉色有些難看,卻不敢在這時反駁,語氣軟了許多,對詹姆斯解釋道:“將軍你誤會了,我隻是覺得跟朝廷翻臉要承擔太多風險,我們為何不采取穩妥一些的方式呢?”

彆看詹姆斯平時跟他說話的時候,都是用商量的語氣,可墉王很清楚,這個來自西方過度的將軍一旦發怒,光靠他手裡的部隊根本擋不住。

更何況南粵許多軍隊都是詹姆斯出錢收買的,雖然他們名義上是為墉王做事,可並不代表他們不知道詹姆斯的存在。

如果詹姆斯和墉王翻臉,再去拉攏這些軍隊,墉王可不覺得自己有那麼大的凝聚力,可以讓南粵大軍依舊支援自己。

可若是向朝廷求助,豈不是代表著自己主動服軟了?

想到這裡,墉王就感到一陣鬱悶,自己好歹也是堂堂王爺,卻要處處受到掣肘,若是傳出去,豈不是要變成笑話了。

他本以為自己語氣已經十分委婉了,詹姆斯多少也該給自己一點麵子,可讓他冇想到的是,詹姆斯依舊滿臉不屑,冷哼道:“穩妥?隻要大炎朝廷一日還能當權,那他們就隨時可以將吉利國大軍從大炎驅逐出去。”

“對我來說,就不算穩妥。”

在來到大炎之前,吉利國的軍隊已經攻占了數個國家,無一不是將這些國家的朝廷徹底擊碎。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