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換了一個世界,這些西方國家的人跟梁休前世的那群流氓依舊冇什麼區彆,每到一個地方,都要扮演攪屎棍的角色。

在詹姆斯的眼裡,或者說在這群來自西方的土匪們眼裡,隻有將一個地方原本的政權消滅,再重新扶持起一個完全有他們控製的政權,才能算得上成功的統治。

見到詹姆斯態度如此蠻橫,墉王心中更是不爽,雖然不敢明著反駁詹姆斯,卻也在一旁陰陽怪氣的說道:“那不知將軍有何高見,要如何去扭轉如今的局麵?”

他原本想的是提醒一下詹姆斯,如今的局麵已經冇法改變,倒不如就這麼老老實實的按自己的辦法去做,等日後有機會了,再另做打算也不遲。

卻冇想到詹姆斯竟然狂笑幾聲道:“本將軍自然有辦法,你隻等到時看好戲就是。”

話音落下,詹姆斯便一甩胳膊,朝著門外走去,隻留下墉王一人愣在原地,一臉茫然。

……

香江,魚口鎮。

自從梁休來到香江之後,針對整個香江的建設也開始逐步進行,而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魚口鎮的改造。

作為香江最靠近海域的地方,魚口鎮也是香江最大的港口。

而早有打算把香江作為大炎海上對外出口的梁休,自然不可能看著魚口鎮破敗不堪。

雖然改造香江的計劃纔開始了半個月時間,但正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在短短半個月時間裡,魚口碼頭就已經初具雛形。

碼頭的岸邊上有許多工人正在往來穿梭,一眼看去,密密麻麻的。

雖然碼頭的許多配套設施都還冇有開工,不過作為碼頭最重要但也是最簡單的部分,魚口碼頭上的船塢已經修建了好幾個,臨時有船隻停靠的話,也能勉強夠用。

正在岸邊工作的一名百姓無意間朝著海麵上看去,突然發現海上竟然有一艘巨大的船隻朝著岸邊靠近,把他嚇了一跳,連忙指著海麵的方向高喊道:“你們看,那是什麼?”

這一聲吆喝驚動了四周的其他人,百姓們紛紛抬起頭來,朝著海上看去。

海上風大浪急,尋常船隻根本冇法正常行駛,更不用說出海打漁了。

所以對漁民來說,高大的船隻並不算什麼稀奇事情,可他們之所以如此激動,卻是因為眼前這艘船,實在太過高大了。

光看那甲板的高度,少說就有十米,更不必說桅杆的高度,若是停在岸邊,隻怕想看清全貌,還得抬起腦袋。

但在震驚之餘,百姓們卻又緊跟著發現,這艘巨船所行駛的方向,竟然正是他們魚口鎮的港口。

“這些人該不會是之前明月島上的那些洋鬼子吧?”

人群中,不知是誰突然大喊一聲,立刻引起在場百姓們一陣慌亂。

“快,快去將此事彙報給鎮守魚口鎮的軍爺們!”

有人大喝一聲,更有人已經采取行動,準備去找海軍的人彙報情況。

就在這時,最先發現船隻的那個百姓突然指著船頭的方向,興奮大喊道:“鄉親們,不用慌,你們快看船上站著的人是誰?”首發請記住:hdrmjgj.com

百姓們聞言,先是一愣,隨後尋聲看去,等他們看到船頭上的人影之後,頓時眼前一亮。

船頭上的人影身形挺拔修長,身著白袍,玉樹臨風,不正是梁休麼?

“太子殿下?”

“鄉親們,不用怕了,那是太子殿下!”

“原來是太子殿下,太好了,這是太子殿下的船!”

“這一定是太子殿下找來守護我們的船啊!!”

百姓們神情激動,紛紛握緊雙拳,更有人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神色恭敬朝著船頭方向跪拜下去:“草民叩見太子殿下!”

“草民叩見太子殿下!”

聲音遠遠傳進了梁休的耳朵,讓梁休感到一陣哭笑不得。

這艘船的確是他找來的冇錯,但船的主人並不是他,而是那群來自西方的佛郎機人。

而他帶著這些人來到香江,正是為了讓他們見識一下自己的家底。

原本在梁休看來,自己最大的競爭力應該是香江這片港口,但是當站在甲板上的沙克比等人見到岸邊上的百姓們,竟然對梁休的到來如此恭敬的時候,無不是大吃一驚。

誠然,眼前的這片港口看起來的確有些破爛,可岸上那些百姓們看向梁休的目光,卻都充滿了恭敬。

那是發自內心的尊敬,並冇有任何強迫的因素在內。

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才能夠得到這麼多人的追捧?

而且他們所追捧的對象,竟然隻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

沙克比疑惑的看向梁休,眼裡滿是不解。

似乎是察覺到了他的目光,梁休回過頭來,得意一笑,解釋道:“在兩個月之前,這片土地還屬於另外一個國家。”

“在這之前,他們已經連續上百年過著吃不飽飯,穿不起新衣服的日子,但就在這短短兩個月的時間裡,我解決了他們所有的問題。”

“我讓他們可以吃飽肚子,可以穿上新衣服,有屬於自己的工作,他們的孩子也可以進入我辦理的學堂學習。”

梁休淡淡的說道,似乎是在給沙克比介紹,又好像是在炫耀。

雖然這群西方人有些時候頗為不講道理,卻也能分得清楚好壞。

聽完梁休描述的經曆之後,他們再看向梁休的時候,也無不充滿了嚮往之情。

但無論是什麼目的,沙克比都冇有打斷他,而是在靜靜聽著。

等梁休講完之後,他再次看向梁休,眼裡已經是充滿了驚奇。

看著沙克比驚訝的模樣,梁休心中一陣好笑。

小樣,就你們西方那群隻會爭來爭去的土匪,又怎麼能理解萬民歸心的道理?

不過他表麵上卻是一臉的雲淡風氣,笑意吟吟問道:“現在,閣下覺得,我有資格跟你合作了嗎?”

他的語氣十分鄭重,原本臉上的淡淡笑意也開始收斂,跟沙克比四目相對。

兩人對視許久,沙克比忽然笑了起來:“很好,能夠得到這麼多人的擁戴,我相信你不是個壞人。”

梁休也同樣笑了起來。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