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境。

錦城西門之外,那片茂盛的樹林裡。

趙嵩與樹林中飛出的人影碰撞在一處,竟然在天空中接連交手,發出陣陣悶響,那轟鳴之聲傳入士兵們耳朵裡,讓他們隻覺得一陣頭暈目眩,連站穩都有些困難。

下方的士兵們隻能呆呆看向天空,兩人交手速度奇快無比,根本看不清動作,也不知過了多久,激戰中的兩人同時後退,緩緩落向地麵,趙嵩凝重朝著對方看去,沉聲道:“你又變強了。”

來人活動了一下手腕,伸手摘下遮住臉龐的鬥篷,一張中年男人的臉龐暴露在空氣中,麵容威嚴,雙目如刀,抬頭朝著趙嵩看去,忽然笑道:“老太監,一上來就對老朋友動手,你的做法,讓我很心寒啊。”

即便早已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可見到這張臉龐,趙嵩還是下意識的神經緊繃。

炎帝卻冇了再動手的意思,隻是就這麼背手站在原地,揚起下巴傲然看向猛虎軍,問道:“來我大炎做客,卻這般刀兵相見,恐怕有些不妥吧?”

趙嵩隻是輕哼一聲,卻已經收起周身氣勢,在他身後,兩萬猛虎軍蓄勢待發,隻等趙鬆一聲令下,立刻便能出擊。

“閒話少數,咱家今日既然來了,便不可能這麼輕易退去。”

“你便是有通天的能耐,還能將我身後這兩萬人係數消滅了不成?”

趙嵩的目光很快變得古井無波,上下打量著炎帝,想從他的表情和眼神中捕捉出一點資訊。

但他很快就失望了。

身為大炎的皇帝,又打了幾十年的仗,如果這麼容易被人看穿,那他也就不是炎帝了。

趙嵩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他領兵殺來,為的就是占領錦城。

兩萬人馬放在以往的其他戰場上,或許並不算什麼,可如今錦城防備力量空虛,人手嚴重不足,隻要趙嵩能攻破城門,錦城便是他的囊中之物。

隻是兩人交手數十年,趙嵩又怎會不清楚老炎的尿性,幾番試探,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摸清他的底細。

炎帝仰天大笑起來,不屑看了一眼趙嵩,輕聲道:“是麼?南楚宇文雄三十萬人犯我邊境,不一樣被我兒打了個落花流水?”

“你又怎麼敢肯定,這一次就不行了呢?”

炎帝滿臉得意,趙嵩卻是麵色鐵青,咬牙切齒道:“哼,不過是你生了個好兒子罷了,算得了什麼本事?”

“要不是你兒子研發出來的火雷和燧發槍,隻怕光是南楚的攻勢,你都無法抵擋吧?”

炎帝被趙嵩嘲諷,卻並不生氣,反而頗為得意道:“冇錯,朕生了個好兒子,那是朕的能耐,你這老閹貨,有本事自己也生一個啊!”hdrmjgj.com

一句話讓趙嵩頓時怒火滔天,目光鋒銳,恨不得直接撲上去跟炎帝拚個你死我活。

他是個太監,冇法留下後人,這是他心中一輩子的痛。

也正是因此,之前蚩璃告訴他,神宮裡的神藥可以讓人長生不老時,他冇有絲毫心動,可告訴他能修複軀體的時候,他立刻答應了蚩璃,要親自加入其中。

哪怕他明知道這件事情有極大概率隻是個騙局。

神宮計劃到最後不了了之,可他最疼愛的義子卻在昨日又被人設計擊殺,讓它對炎帝的恨意又增加了幾分。

但他忽然笑了起來,一揮拂塵,雙手攏在袖袍中,笑嗬嗬的說道:“我冇猜錯的話,你身後根本冇有兵力吧?”

“你在錦城城門外埋伏那麼強的火力,就是想拖延大軍前進的步伐,如此一來,你就能跟他見上一麵。”

“這麼多年過去,你也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我冇猜錯的話,你是想喚醒他的神智麼?”

趙嵩臉上原本的陰霾一掃而空,嘴角微微挑起,一副看穿了炎帝詭計的模樣。

“為了將他喚醒,你甚至不惜將你的親妹妹也給帶了過來。”

炎帝並不是個喜歡賭的人,但他這次的計劃,裡裡外外都充滿了不確定性,可以不誇張地說,這是他的一場賭博。

哪怕他已經想儘辦法提升自己賭贏的概率,但賭博終究是賭博,這種一反常態的手段,無疑跟炎帝以往總喜歡規劃好了全域性,再謀而後動的性格截然相反。

炎帝靜靜聽著趙嵩的描述,等他講完之後,麵色依舊古井無波,反問道:“你就如此篤定你的猜測當真?我大炎雄兵泱泱百萬,何須為了應付你這數萬軍隊,這般費儘力氣?”

趙嵩始終冇能從炎帝的臉上看出什麼,但在他看來,這卻再正常不過了。

堂堂炎帝這時流露出驚慌失措的表情,反而會讓他懷疑,自己是不是進圈套了。

麵對炎帝近乎炫耀的話語,趙嵩嗤笑一聲,緩緩道:“大炎的確有雄兵百萬不錯,可你要對付的敵人,又何止百萬?”

“東境邊關,十五萬鎮東軍枕戈待旦,時刻提防我東秦出手。”

“南楚邊境,二十萬虎賁騎蓄勢待發,盯著南楚皇室的一舉一動,北境二十萬大軍看守北莽,南境如今一片混亂,同樣需要有人做事,折算下來,你手中還能有多少人可用?”

趙嵩一臉看穿炎帝的表情,這一次,炎帝罕見的沉默了。

好一陣後,他才抬起頭來,與趙嵩對視一眼,咧嘴笑道:“是麼?既然你覺得自己勝券在握,那為何不立刻領兵出動呢?”

“朕剛纔就和你說了,朕這輩子最得意的事情,就是給自己生了個好兒子,你難道就不怕那臭小子此時就在我身後,下一刻就跳出來了麼?”

如果說之前的分析讓趙嵩隻是猜測,那這一句話說完,趙嵩便眼前一亮,更加可以確定,如今炎帝已經到了無人可用的局麵。

因為就在今日一早,他纔剛收到南粵送來的訊息,梁休在兩日之前,領兵跟吉利國的軍隊打了一仗,從他們的手中搶走了一座島嶼。

梁休是大炎太子,又不是神婆巫師,自然不會分身之術,又怎麼可能同時出現在兩個地方?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