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這一刻,趙嵩暗中咬了咬牙,終於下了決心,原本還算平和的目光驟然變得鋒利,露出一臉猙獰笑容,狂笑道:“哈哈哈,是麼?”

“咱家好歹你算是個長輩,若是那娃娃在場,咱家多少也得給他點禮物不是?”

他猛然一揮拂塵,臉上笑容陡然消失,隻聽一聲怒吼道:“全力出擊,攻打錦城!!”

“我倒想看看,這大炎太子該能有什麼能耐。”

作為東秦最為精銳的一支部隊,猛虎軍昨日一戰,卻被敵軍以十分之一的兵力大敗而歸,這對猛虎軍來說,簡直是天大的恥辱。

所以這一仗,在猛虎軍看來,便是洗刷屈辱的一戰。

左右兩軍將領同時出列,在他們身後的部隊立刻開始調動起來,分散成一個個小隊,相互間可以各自行動,卻又能在關鍵時刻遙相呼應。

“兄弟們,昨天前軍的那幫廢物在錦城城門之外大敗而歸,今日一戰,我們絕不可重蹈覆轍,定要讓大炎士兵們瞧瞧,我們東秦男兒的雄風!”

領頭將領一聲怒吼,猛虎軍士兵同時高撥出聲。

隻見將領振臂一揮,大軍同時怒吼出聲,眨眼間便從山頂之上衝了下去,氣勢如虹,竟是當真有幾分下山猛虎的意味。

便是讓炎帝來看,也不禁微微挑眉。

“士氣沖天,軍紀嚴明,陣型得當,不愧是出自那人之手的軍隊。”

“傳聞你用兵長於王道,正麵交鋒所向披靡,而那人用兵長於詭道,總能用最少的兵力發揮出最大得作用,當年你們兩人結拜為兄弟,各自將所擅長的戰術傾囊相授,如今卻要為我所用,隻怕是你做夢也想不到的吧?”

趙嵩看著眼前這支軍隊,眼裡滿是得意。

那個人用了十年時間,才調教出這麼一支部隊,更是花費東秦無數財力,可在趙嵩看來,這一切全都值得。

十年時間,他從猛虎軍中抽調了大量培訓出色的軍官,前往東秦的其他軍隊,哪怕他們隻能從那人手中學到一成本事,也已經遠遠超出東秦其他將領的水平。

一個人縱使有通天的能耐,也終究不過孤身一人。

可如果能讓他將自身本領傳授旁人,哪怕其他人不能全盤接受,也同樣能發揮出巨大的作用。

短短十年,東秦的軍事實力整整上升了一個台階,而猛虎軍的存在,就是這些變化最顯著的標誌。

大軍如同一股洪流,朝著山下洶湧衝去,氣勢如虹,恨不得吞冇千軍萬馬。

可麵對這麼一支雄兵,炎帝卻絲毫冇有害怕,哪怕身後空無一人。

趙嵩死死盯著炎帝,卻不知這個交手了幾十年的老對手究竟有什麼目的。

當然,不管他究竟打得什麼算盤,隻要派出大軍打上一場,豈不是全都知道了?

眼看大軍就要衝到炎帝跟前,炎帝身後的樹林裡,忽然傳來一聲驚天怒吼:“兄弟們,跟這群狗日的拚了!”

樹林裡有大軍衝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那是一群麵龐稚嫩的少年,其中年紀最大的,也不到三十歲,可他們身上散發出的滔天殺氣,卻絲毫不比那些征戰多年的老兵更弱。

“野戰旅五團在此,誰敢造次?”m.hdrmjgj.com

鄭野一馬當先,手中扛著一根大腿粗細的炮管,朝著猛虎軍衝去。

在他身後,整個五團士兵們緊隨其後,每五人分成一個小組,每個小組裡都有一個人扛著炮管。

趙嵩心頭一凜,不知為何,一股不祥的預感從心底傳了出來。

“怎麼可能?!”

他麵色微變,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語道:“你原本不是打算在這裡迎接那人麼?為何會用上這樣的武器?”

趙嵩的震驚,卻讓炎帝更加得意,捋了捋鬍子,笑意盈盈的對趙嵩道:“我說老閹貨,咱倆交手這麼多年,你能看穿朕的心思,朕難道就猜不出你的想法了麼?”

“哼,便是你早有準備又如何?這支軍隊不過千人,如何能是我兩萬大軍的對手?”

趙嵩不屑冷哼一聲。

炎帝不以為意,淡淡笑道:“慌什麼,朕敢這麼安排,自然有所依仗,你個老閹貨好好看著就是。”

這邊兩人還在談笑風生,好像兩個多年不見的老友一般,而在戰場那邊,卻已經有震天轟響傳來。

鄭野身後,一名士兵快速上前,將一枚炮彈塞進炮筒,另外一人也同時給炮筒裝上了引線,隻聽一聲巨響,巨大的後坐力將鄭野整個人都掀翻在地。

但是在炮膛裡的炮彈,也已經同時飛出,精準落入人群,猛然爆開,隻見一陣火光滔天,炮彈爆炸之後,更帶起一陣黃色煙霧。

煙霧飛速瀰漫,少說也將數百名士兵籠罩其中。

這些味道十分刺鼻的煙霧,讓士兵們都不禁劇烈咳嗽起來,一時間涕淚橫流,亂成一團。

五團其餘士兵也同時衝上前來,炮彈一發接著一發,短短幾分鐘的時間,竟然就製造出了一片厚厚的煙幕,將猛虎軍隔斷。

煙幕前方,是一支兩千人左右的軍隊,煙幕後方,餘下的士兵們隻能在煙幕中暈頭轉向,難以向前。

鄭野神色凜冽,雙目瞪圓,怒吼道:“全軍出擊,定要將這群被隔絕在煙幕之外的敵人全部給我消滅!”

“是!”

五團士兵們收到命令,立刻排成隊列,不過他們當然不會就這麼傻傻的衝上去。

雖然眼前這兩千人,不過是猛虎軍的一成人數,卻已經是五團的兩倍有餘。

貿然衝上去拚殺,隻會帶來不必要的傷亡。

而且和肉搏相比,五團的手中還有更強大的兵器。

燧發槍。

如今武研院已經研製出了可以快速換彈的火槍,燧發槍被淘汰也已經成了註定的事情,子彈就如同不要錢一般被髮射出去,成了一片槍林彈雨。

猛虎軍的士兵如同割麥子一般倒下。

但此時的煙幕也已經逐漸散去,後方的軍隊也在這時,衝了上來。

隻是在開戰之前,鄭野就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見到煙幕散去,自然另有對策。

他再次扛起炮管,之前所發生的的事情,又在猛虎軍的身上重演了一遍。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