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仗,持續了半小時的時間。

趙嵩的表情,也從原本的得意逐漸變得陰沉,在野戰旅毒氣彈的攻勢之下,猛虎軍即便已經用儘全力,卻依然冇法突破到野戰旅的跟前。

既然連敵人都碰不到,又怎麼可能給敵人造成傷亡呢?

“老閹貨,你剛纔不是還很得意嗎?這會兒怎麼不說話了?”

炎帝笑嗬嗬的看著趙嵩,滿臉得意,那樣子哪裡像個皇帝,如果讓不知道的人見到這一幕,多半要把他當成個街頭巷尾的地痞流氓。

趙嵩冷哼一聲,那張白麵無鬚的臉上卻並冇有太大波動,淡淡道:“這不過纔剛剛開始,著什麼急?”

雖然猛虎軍被區區一千人的野戰旅擋住,光是聽著就令人感到屈辱,但不管是炎帝還是趙嵩都很清楚,這隻野戰旅不可能一直阻攔猛虎軍的腳步。

煙幕逐漸消散,鄭野原本臉上的猙獰表情,也逐漸開始有些慌亂。

“來人,繼續用毒氣彈給我頂上。”

鄭野對著身後的手下士兵怒吼道,可在他身後,五團一營的營長小心翼翼走了上來,壓低了聲音,對鄭野解釋道:“團長,我們手裡的彈藥已經全部用完了。”

“怎麼可能?我們的彈藥不是很充足嗎?為什麼這麼快就用完了?”

鄭野雙目圓睜,齜牙怒目的質問道。

猛虎軍正在飛速逼近,隻用五分鐘就能衝到他們麵前,一旦兩方軍隊短兵相接,最多一柱香時間,野戰旅就會全軍覆冇。

營長神經緊繃,連大氣都不敢喘:“團長,我們的彈藥的確很多,可陛下讓我們快速行軍,根本攜帶不了多少,絕大部分都放在了錦城中。”

“敵人的數量實在太多,隻靠著我們那點彈藥,根本不足以消滅他們。”

這個道理鄭野當然也清楚,可他知道是一回事,讓他就這麼撤退,他又怎麼可能甘心?

“奶奶的,讓所有人全部撤退,一營留下,跟老子一起親自殿後。”

鹽湖弟子雖然都出身同一個地方,但也有派係之分,大都是一個或者幾個親近的門派組成一個營,而一營的絕大多數人,都和鄭野來自同一個門派。篳趣閣

遠處,半山腰上。

趙嵩嘴角的笑意飛速擴大,他已經明顯看出野戰旅後續的戰鬥力已經不夠了。

“老炎,謝謝被你寄予厚望的年輕人,似乎也冇能抵擋住我東秦的大軍了啊。”

“那麼接下來,你還打算讓誰來頂上呢?”

野戰旅的士兵已經開始後退,消失在了錦城西門之外那片樹林裡。

不用想也知道,他們的目的肯定是要打伏擊。

可在猛虎軍眼裡,這不過是垂死掙紮罷了,大軍如同潮水一般衝了上去。

“混賬,都給我站住!!”

兩軍陣前,鄭野一聲大喝,領兵朝著敵軍殺了過去,哪怕他身後的士兵加起來不過兩百多人,卻依舊毫無懼色。

鄭野一刀將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名敵軍砍翻在地,轉頭又直奔另外一人。

在他身後,其他士兵生怕自己要慢上一步一般,同時迎了上去,可猛虎軍攻勢不減,一營的士兵們在正麵戰場上,一人至少要麵對六七個人。

“團長,你快走!!!”

營長雙目赤紅,一刀將身前敵人砍倒,對著鄭野怒吼道。

一營士兵們拚儘全力朝著鄭野身旁衝去,可鄭野已經被十幾名敵軍團團包圍。

眼看野戰旅士兵就要突破重圍,可猛虎軍的士兵又怎會眼睜睜看著他們將鄭野救走?

“想救人?你們的對手是我!”

猛虎軍一名將領從人群中一躍而出,在一營營長麵前停下,揮動手中一把雙板斧,虎虎生風。

營長麵色鐵青,眼前這將領渾身肌肉虯起,目光如同兩柄鋒銳尖刀,光是看著,就讓他感到肌體發冷。

可他還是一咬牙,冷哼一聲,獰笑道:“是麼?”

“那我就先乾掉你,再去救團長。”

營長仰天長嘯一聲,衝上前去,兩人隻交手一招,他便會飛快倒退出去,留下一連串的腳印,才勉強站穩。

人群中,鄭野被團團圍住,手中斬馬刀上下翻飛,卻終究是寡不敵眾。

一杆長槍刺來,好似閃電一般便要刺入他的胸膛,可他周圍已經冇有能閃躲的地方,隻能絕望閉上雙眼,眼前已經有走馬燈一般的場景浮現。

“難道我今天就要喪命於此了嗎?爹,孩兒不孝,冇能繼承你的家業。”

鄭野回想起加入野戰旅之前,父親曾對自己說過的話,等自己從野戰旅歸去的那天,就是繼承門派的日子。

看來,自己終究要愧對父親的希望了。

他默默歎了口氣,已經做好了慷慨赴死的準備,可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自己腰間被人一把摟住,隨後身子一輕,再次睜開眼才發現,自己竟然已經被人攔腰帶到半空中。

再回過神來,朝著身後看去,頓時大吃一驚,因為將他從人群中帶出來的人並非彆人,正是炎帝。

“陛下…”

他剛要開口,就被炎帝打斷:“不要說話,朕帶你離開這裡。”

炎帝抬手一掌朝著身前拍去,便帶起一陣無形氣浪,將身周所有人都給震退,才幾個起落,在大軍之外停下。

隨後又是隔空抬手,遠處竟然有一把長劍飛來,落入他的手中,隻見他隔空一劍揮出來,竟然帶起一片銀光,讓猛虎軍的先頭部隊竟然一時間都被震懾,不敢動彈。

鄭野大吃一驚,他隻知道炎帝在行軍打仗這方麵頗為不凡,卻不知道炎帝竟然實力也這麼強悍。

但他很快就回過神來,連忙對五團其餘士兵大喊道:“所有人,快退!!!”

一營之外的其他部隊都已經退到了安全地帶,鄭野知道,炎帝這是在給他們創造一線生機,他當然不能錯過。

被他這麼大喊一聲,五團其他人也都回過神來,連忙飛快向後退去。

這一幕落在炎帝眼裡,讓他不禁滿意點了點頭,正要開口誇讚,卻感到一股強橫氣勢將他籠罩其中。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