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大炎,還是其他周邊小國,幾乎所有軍隊的主將都是實力遠超常人的高手。

大炎也不例外。

但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主將都不會輕易出手,哪怕他們實力強悍,可以憑著一己之力打敗許多人,可主將往往是一直軍隊的主心骨,萬一有個三長兩短,軍隊的士氣肯定會因此動搖。

更何況,主將是高手,卻不代表對方就冇法應付。

但炎帝還是出手了,他這一出手,也讓鄭野得以倖免於難,隻是他的做法,卻讓趙嵩感到極為不滿。

“老炎,你這麼做就有些過分了吧?”

趙嵩騰空而起,手中拂塵揮動,隔空朝著鄭野抽打過去,卻被炎帝抬手擋下,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次碰撞,卻瞬間帶起一陣風沙,周邊士兵都不禁下意識抬手遮住眼睛。

炎帝冷哼一聲,麵色陰沉,怒道:“過分?那你派人偷襲我大炎邊境城市的時候,就不過分了嗎?”

他冷哼一聲,抬手一刀朝著趙嵩砍去,但他手中的兵器不過是一把普通的斬馬刀,跟趙嵩手中拂塵碰在一起,竟然發出噹的一聲。

下一刻,卻化為碎片,朝著四周飛去。

炎帝眸子一沉,麵色微凝,抬手又是一掌,兩人同時騰空而起,在半空中纏在一起。

下方,鄭野卻根本顧不上多看幾眼,連忙對著手下喝道:“所有人,立刻撤退。”

野戰旅飛快往後退去。

猛虎軍緊隨其後,可追到那片樹林之外,卻還是停下了腳步,領頭將領看了一眼樹林之內,卻什麼都看不到。

但他稍作猶豫,立刻一咬牙道:“派出一支千人隊伍,給我進去搜,一旦發現情況。,立刻向我彙報。”

天空中,炎帝跟趙嵩兩人出手迅速,竟然成了一片幻影,但他們的表情卻都十分輕鬆,因為他們互相都很清楚,對方並冇有真動手的意思。

以他們現在的境界,如果真要拚出個你死我活,至少也要幾天幾夜的時間,趙嵩出手的目的也並不是為了打敗炎帝,隻是不給他再出手介入下方戰鬥的機會。

看著大軍已經衝到樹林之外,趙嵩更是桀桀笑了兩聲,一臉得意的對炎帝說道:“老炎,看樣子你的手下撐不了多久了阿?”

隻要錦城一破,大炎就會陷入戰火。

可趙嵩得意,炎帝卻顯得更加輕鬆,反問道:“是麼?那你又如何確定,你能攻破錦城呢?”

城門方向,猛虎軍再次出動,已經來到西門門外。

領頭將領的臉上,滿是興奮之色,要不是在兩軍陣前,他恨不得現在就仰天長嘯幾聲。

他做夢也冇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能在大炎的皇帝麵前,親手攻破大炎的城門,這還是多大的功勞,他不敢想象。

雖然這不能讓他坐上戰神那樣的位置,可隻要自己表現好點,一輩子衣食無憂,不成問題。

但他卻並不著急,隻是站在城門之下,遠遠朝著城門方向看去。

錦城西門之外,看不到有人防守,如果換成是之前,他肯定會下意識認為,這座城門之後,肯定另有埋伏。

可趙嵩卻已經不止一次的說話,炎帝手裡麵已經冇有兵力可以抵抗他了,所以他腦海中的第一反應,就是覺得這座城門之後,已經空空如也。

隻要自己將這座城門攻破,就能把錦城變成囊中之物。

天空中,趙嵩一邊和炎帝交手,一邊得意看向西門的方向,咧嘴笑道:“老炎,我馬上就要攻破錦城了,你感想如何?”

可他再次跟炎帝四目相對的時候,卻見到炎帝臉上竟然露出一抹奸詐笑容,讓他隻感到心中一驚,不知為何,他隻感到心中一陣驚慌。

這樣的笑容他自己你見到過很多次,每一次炎帝露出這種笑容的時候,就代表著他的陰謀又一次得逞了。

一種不安的感覺湧上心頭,趙嵩心中一驚,頓時勃然大怒,咬牙切齒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你在錦城裡還有後手?”

炎帝並冇有回答,隻是得意洋洋的看向他,卻讓趙嵩心裡更慌了,連忙朝著下方追去,想要提醒猛虎軍的將領,讓他立刻撤退。

隻是,炎帝似乎並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手中力量猛然變大,將趙嵩拖住,讓趙嵩更加氣急敗壞:“你乾什麼?快點給我滾開。”

聞言,炎帝卻露出一陣嘲諷笑容:“剛纔你對朕出手的時候,不是很得意麼?現在你怎麼不說話了?”

“你…”

趙嵩咬緊牙關,卻忽然冷哼一聲:“我不信你還有部隊可以調動,如果你還有人可以出手,那你為什麼不早點讓他們出來?”

與此同時,西門方向,猛虎軍猛地朝著城門殺了過去,攻城器械也已經被拿了出來,正準備去把城門攻破,卻突然發現,城門竟然主動從裡麵打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