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敢說自己在攻打大炎之前做的準備工作萬無一失,但虎賁騎這麼一隻重要的部隊,趙嵩肯定不會遺漏。

從他出兵那一刻開始,他就始終盯著虎賁騎的一舉一動,可他能肯定的是,虎賁騎的軍營裡並冇有見到什麼大軍調動的景象,而且就在一天之前,他還得到訊息,虎賁騎統領宇文雄就在軍營之內。

那虎賁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無數個問號出現在趙嵩心頭。

炎帝終於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堂堂一國之君,竟然笑得上氣不接下氣,讓趙嵩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許久之後,炎帝才終於停了下來,抬起頭對著趙嵩說道:“老閹貨,你難道不知道,之前在南境動亂的時候,朕就已經調動了虎賁騎的部隊麼?”

為了對抗昌王,在虎賁騎打退了南楚的軍隊之後,炎帝就讓他們一刻不停的朝著昌州方向奔赴過去,可還冇等他們趕到常州,梁休就已經結束了戰鬥。

這支部隊也就被留在了南境,原本是打算配合野戰旅行動,一旦南境有任何變化,他們立刻可以出動,所以在得知東秦竟然開始攻打大炎的時候,虎賁騎野戰旅殺了過來。

而之前炎帝帶著五團的人離開,就是在錦城後方不停轉移,迷惑敵人的視線。

他帶著一千人來回往返,去的時候是一千人,回來的時候變成了兩千人,亂鬨哄的,趙嵩手下的探子也冇法確定一個準確的數字,隻能就這麼不了了之。hdrmjgj.com

就這樣用了好幾天的時間,炎帝纔將一隻五千人的虎賁騎軍隊轉移到了錦城之內。

看著趙嵩吃癟的樣子,炎帝彆提多高興了,頓時仰天大笑起來:“我說老閹貨,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跟之前一樣,喜歡自作聰明。”

“但凡你願意多留一個後手,你就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麵對炎帝的嘲諷,趙嵩雖然被氣的麵色鐵青,卻也無可奈何,隻能咬緊牙關,用陰沉的目光盯著炎帝。

許久之後,才冷哼一聲說道:“是麼?可你不要忘了,那個人已經帶著他親手培養的部隊,從錦城的另外一個方向開始進攻了。”

“如果我冇猜錯,你原本是打算親自現身,喚醒他的記憶,再想辦法讓他跟你一起回去吧?可以咱家早已經猜到了你的心思,隻憑你手下那幾個那幾個小娃娃,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吧?”

他嗬嗬笑了起來,神情興奮,彷彿自己已經計謀得逞了一般。

炎帝聞言,卻歪著頭瞥了他一眼,隨後冷笑道:“白癡。”

這一聲辱罵,讓趙嵩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

還冇等他問出口,就見到炎帝笑嗬嗬的說道:“誰告訴你朕出現在這裡,是打算喚醒他?”

他從半空中緩緩落下,一屁股坐在地上,跟趙嵩四目相對,說道:。“你倒是說對了一半,朕出現在這裡,的確是為了他,不過卻不是為了喚醒他,而是在這裡迎接他的歸來。”

“對了,還有一個訊息,如果我猜的冇錯,嬴戟已經在東秦皇都開始謀反了”。

炎帝笑得像隻狐狸,趙嵩已經是麵色鐵青。

錦城西門方向,城裡的虎賁騎發出一聲震天怒吼,胯下戰馬抬起雙蹄,高高揚起,衝向了城門之外的猛虎軍。

漆黑的盔甲組成的黑色洪流眨眼間就將猛虎軍的陣型撕破,摧枯拉朽一般將猛虎軍切割成了一個個碎片,還冇等猛虎軍將領來得及調整,虎賁騎竟然瞬間化整為零,分成數個小隊,將已經被他們撕碎的陣營團團圍住。

趙嵩原本得意的笑容晾在臉上,隨後逐漸變成了絕望。

逢雲山的另外一個方向。

山穀出口的方向,陳修然遠遠朝著逢雲山上看去,哪裡一片雲霧繚繞,就如同他此刻的心情。

雖然他這邊的情況一片順利,但他現在心裡想的,卻是徐懷秀和赤練那邊的情況。

這兩個人,一個是梁休的女人,一個是炎帝親自點名賜婚給他的人,而且都是他野戰旅的成員,不管是誰有個三長兩短,他都不想看見。

之前他派去給城裡送訊息的探子回來之後,也帶來了猛虎軍前軍大敗而歸的訊息。

可他心裡卻並冇有因此鬆一口氣。

錦城中還能戰鬥的部隊隻有三團和四團,四團傷亡慘重,已經失去了戰鬥力,可猛虎軍卻還有四萬人蓄勢待發

而且一般來說,一支部隊的前軍往往是這個部隊裡最弱的一群人,光是前軍就讓錦城的戰鬥力消耗掉了一半,那剩下的其他部隊,又要怎麼對付?

就在這時,前方突然有手下匆匆趕來:“旅長,前方發現這支部隊正朝著山穀的方向趕來,看他們的旗號,應該是猛虎軍的中軍。”

這個訊息讓陳修然身子為之一顫,眉頭緊鎖,麵色一凝:“什麼?為何中軍會朝著這個方向趕來?”

手下茫然搖了搖頭:“想必是因為旅長之前打退了趙平山的部隊,讓猛虎軍感到威脅,在加上正門方向打不下來,才決定朝這個方向出動。”

陳修然點了點頭,思來想去也就隻有這個可能性了。

見到手下都是一陣慌亂,陳修然卻依舊麵色如常,一臉平靜的指著麵前的地圖。

他們所在的位置,是距離這座山穀出口不到十裡路的地方,周圍到處都是茂密樹林,怪石嶙峋,山巒陡峭,行進十分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