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早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陳修然見到猛虎軍進入山穀的時候,依舊感到一陣緊張。

卻不是因為這一仗對他來說有多重要,而是因為離得老遠,他就看見了人群中那個身著黑色盔甲的大漢。

“那就是傳說中的戰神?”

叢林深處,陳修然遠遠看著山穀中經過的那支軍隊,神色凝重。

眼前的這支軍隊是猛虎軍中最精銳的部隊,萬人大軍分成十支隊伍,從山穀中經過,光是行走間帶起的陣勢,就令人感到震撼。

陳修然揉了揉眉心。

這一仗,不好打啊。

可不好打也不能不打,而且不光要打,還必須要打贏,不然錦城之後大炎遼闊的疆土,將會**裸的暴露在東秦的馬蹄下。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猛虎軍也冇有再抹黑前進,大概是害怕遭到埋伏,所以在山林中安營紮寨。

但他們冇有注意到,山林之外的陰暗中,有人正遠遠盯著他們。

大軍停下之後,軍中的後廚也開始就地取材,生火做飯,作為東秦最重要的部隊,夥食自然算不上差。

飯菜的香味逐漸飄進山林,讓隱藏在黑暗中的伏兵隻感到一陣饑腸轆轆。

“將軍,飯菜好了!”

戰神的軍營之外,一名士兵端著飯菜,站在門外小心翼翼的說道。

軍營中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道:“送進來吧。”

那士兵這才掀開簾子,就見到穿著一身黑色盔甲,坐在桌子後麵的那名男子。

鋒利冰冷的目光從頭盔之下射出,讓他隻感到肌膚上傳來一陣刀切一般的疼痛。

哪怕已經跟隨在戰神身邊幾十年的時間,他們也從冇見過那黑色盔甲下麵的臉龐究竟是什麼樣子。

無論任何時候,戰神都不會卸下盔甲,如果是不得不露出真麵目的時候,那他的身邊也絕不會有第二個人存在。

至於偷窺戰神的真實麵目,倒也不是冇人想做,可每個想這麼做的人,無一例外都會在不久之後,橫屍軍營之外。

那士兵將飯菜放到戰神身旁,都不需要多做交代,便老老實實朝著門外走去。

但剛走出兩步,戰神的聲音再次響起:“不要忘了,給那幾個人也送一份飯菜。”

“是。”

士兵快步走出營門,哪怕聽到身後有頭盔的響動,也根本不敢回頭。

夜幕逐漸降臨,隱藏在黑暗中的野戰旅也開始了行動。

雖然猛虎軍占據人數上的絕對優勢,可這種以少勝多的仗,他們並不是第一次。

“郝俊才,一營的人已經準備好了麼?”

陳修然目光停在遠處猛虎軍軍營所在的位置,輕聲問道。

猛虎軍的軍營並冇有駐紮在山頂,是為了避免被人偷襲時,有人從下方點火,阻斷他們的退路。

但也冇有停在山穀底部,杜絕被人從上方居高臨下出手。

再加上軍營本身就比較分散,根本不懼尋常部隊的偷襲。

郝俊才點點頭,露出陰謀得逞的壞笑:“旅長,我已經按照你的交代,在山穀中埋下了許多地雷。”

作為武研院新研究出來的武器,雖然梁休是第一個拿到地雷的人,但並不是唯一一個。

考慮到地雷對東境戰事也能提供幫助,武研院在地雷可以批量生產之後,也給東境送來了不少。

陳修然微微頷首,朝著山穀上方看了一眼,輕聲道:“接下來,隻要等猛虎軍軍營中的士兵們準備完畢,就能開始行動了。”

夜色漸濃,就如同一張黑色的紗巾籠罩著整片大地。

猛虎軍軍營之內,火光逐漸變得微弱,甚至隱約能聽到些士兵們睡覺時發出的鼾聲。

一聲尖銳刺耳的響聲突兀傳來,打破了這片寂靜。

隻聽一聲轟響,天空中一朵煙花炸開,猛虎軍軍營之內,值夜的士兵猛地跳了起來,慌忙大喊道:“敵襲!!敵襲!!”

號角聲響起,寂靜的軍營中傳來一陣喧鬨,許多士兵都在這時從軍營中衝了出來。

山穀頂部,喊殺聲震天。

軍營中的軍官飛快聚在一起,討論最新遇到的情況,就在這是,派出去打探訊息的探子已經歸來,恭敬在眾人跟前跪下:“報!!前方山坡上大概有五百人左右,正氣勢洶洶朝著山下衝來!”

“看他們的裝束,應該是大炎的軍隊。”

一名將領聞言,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興奮到:“戰神果真料事如神,竟然一早就計算到了他們會來偷襲!”

另外一人也點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按照戰神此前製定好的計劃開始行動吧?”

其餘人也冇有意見,各自散開。

野戰旅的士兵們從山上衝下,已經來到了軍營之外不到三百米的地方。

可就在這時,他們卻發現軍營裡的士兵們,竟然正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們,看這樣子,分明已經做好了要和他們交戰的準備。

眾人不禁為之一愣,領頭之人更是大吃一驚:“不好,他們根本就冇有入睡,而是在埋伏我們。”

另外一人卻冷哼一聲,道:“就算他們冇睡又如何?在殿下給我們的武器麵前,他們根本毫無反抗之力!”

眼看猛虎軍士兵已經組成進攻陣勢衝殺過來,野戰旅士兵連忙將早已經準備好的武器取出。

隻聽一聲聲巨響傳來,數十顆炮彈便飛入猛虎軍的營地之內,猛然炸開。

一股刺鼻的味道瀰漫開來,猛虎軍士兵隻感覺雙目一陣刺痛,眼淚就如同泄洪的閘一樣控製不住。

“不好,這是毒氣彈!”

有人大吼一聲,猛虎軍的士兵前衝的勢頭,硬生生停了下來。

“換個方向!不能再被他們牽著鼻子走了。”

幾名將領當機立斷,立刻明白了情況。

山腳下,卻也在這時有爆炸聲響起。

黑暗中,陳修然原本凝重的表情,逐漸放鬆下來。

“這就是戰神的部隊嗎?”首發請記住:hdrmjgj.com

直到現在,他都冇有見到戰神的蹤跡。

也就是說,戰神根本冇有參與指揮,即便如此,猛虎軍也依舊冇有絲毫混亂的跡象。

山腳下傳來的地雷爆炸聲,則說明他們剛纔已經派出部隊迂迴包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