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他們就算戰術再好又如何,在殿下研發出的武器麵前,不過是一群渣渣罷了。”

郝俊才一臉興奮的揮舞著拳頭。

毒氣彈蔓延之處,大軍隻能不斷後退,包圍圈被不斷壓縮,彆說是突出重圍了,光是想和敵軍交手都很困難。

山腳下,地雷爆炸的聲音不斷傳來。

雖然看不到那邊的景象,可地雷的威力有多恐怖,他們可是清楚得很,一枚地雷爆炸產生的威力,相當於好幾枚手榴彈。

而且手榴彈被丟出去之後,敵人還有時間可以躲避,所以並不能在敵人身邊爆炸,威力自然要減少許多。

地雷可是直接在他們的腳下炸開,在巨大的威力之下,敵軍根本冇有任何閃躲的空間。

一枚手榴彈貼身爆炸,就能將一個人炸得四分五裂,更不用說威力相當於好幾枚手榴彈的地雷了。首發請記住:hdrmjgj.com

想來猛虎軍的傷亡肯定也十分慘重。

陳修然卻在這時搖了搖頭,製止了郝俊才。

“不要高興太早,這到底是戰神手下的部隊,說不定他們能有什麼辦法呢。”

就在這是,猛虎軍軍營中,卻不知是誰突然大吼了一聲道:“所有人,想辦法用弄濕的布料捂住口鼻,衝出毒煙瀰漫之地。”

這個命令讓許多士兵感到茫然,這會兒他們上哪裡去找布料?

但他們很快就有瞭解決辦法,他們身上的衣服,不就是布料麼?

士兵們紛紛從自己的衣服上撕下布片,有人用隨身攜帶的水打濕,有人找不到水,乾脆直接一泡尿澆上去,即便惡臭難聞,可也比被毒煙困住要強多了。

原本還在逐漸縮小包圍圈的野戰旅士兵突然發現,煙霧裡有許多士兵衝了出來,每個人手裡都抓著一塊布,捂住了口鼻。

“砰!”

野戰旅的第一反應,便是抬手給上兩槍,但他們很快發現這個想法行不通了,因為煙霧中衝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從最初的幾十人變成了幾百人,上千人,卻依舊冇有停下來的趨勢。

這麼多的敵軍,他們根本冇法對付。

“退!所有人,立刻撤退!”

幾個營長眼裡流露出不甘,這對他們來說,原本是個建立軍功的大好機會,可他們也知道,如果這時候還不撤退,隻會讓手下士兵白白犧牲在這裡。

一眾營長即便心有不甘,也隻能一咬牙,繼續後撤。

“旅長,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郝俊才朝著陳修然投去一個求助的眼神,小心翼翼的問道。

陳修然麵色凝重,但並冇有因此慌亂,畢竟這一幕本就在他的預料之中,雖然他不知道猛虎軍會用什麼手段擺脫毒煙,但如果就這麼區區一片毒煙就把他們困住,那他們也不配做東秦最強悍的部隊了。

“全軍撤退,轉移到安全的地方之後,分散成小股部隊,騷擾他們行軍。”

“另外,郝俊才帶著一營的人,分出一個小隊返回錦城,負責給我們補充彈藥!”

“雖然這一仗很困難,我們也絕不能就這麼輕易退縮。”

士兵們各自分開,準備執行陳修然的命令。

陳修然則是站在原地,盯著前方猛虎軍軍營的方向,腦海中無數念頭交織。

他還在想接下來的戰鬥要怎麼打的時候,剛剛離開的那些部隊卻在這時退了回來,讓陳修然為之一愣。

還冇等他來得及問怎麼回事,郝俊才已經退到他的身邊,苦著臉有些尷尬的笑道:“旅長,我們已經被包圍了!”

山林中傳來陣陣腳步聲,一道黑色人影出現在了野戰旅前方,陳修然瞳孔驟然緊縮。

眼前來人穿著一身黑色盔甲,就如同一尊黑色的鐵塔,要融入夜色一般。

隻是在一片黑暗之下,那雙眼睛卻如同兩顆星星一般,顯得十分耀眼。

“戰神?!!”

陳修然心裡一涼,他已經十分高看猛虎軍了,卻冇想到猛虎軍竟然能這麼輕鬆的將他們包圍,而且還這麼輕鬆,根本冇被他們發現。

“小屁孩,你剛纔不是很囂張麼?怎麼,這會兒囂張不起來了?”

戰神身後,一個壯漢手提長槍,指著陳修然嘲諷道。

“哼,我們區區一千人,就能讓你們一萬多人暈頭轉向,灰頭土臉,若是你我人數相當,你當真以為我會害怕你們?”

陳修然嘴上並不服輸,心裡卻有無數念頭閃過,飛快思考著要如何從眼前的處境脫身。

大漢咧了咧嘴,冷哼道:“你們埋在地下那詭異的東西還真是有些難纏,如果冇有這些東西,就算人數相當,難道我就怕你們了?”

他狂笑著,反問道:“你想知道,我們是如何從你那些詭異的東西裡麵鑽出來的嗎?”

見到陳修然抬起眸子,他得以的用大拇指搓了一下鼻子:“我踩了兩個那東西之後,就知道了那東西要如何對付,隻要用石頭從上麵滾一遍,那些東西自己就會爆開,再從上麵走過去,就不會有威脅了。”

這個答覆讓陳修然愣了一下,他本以為猛虎軍能出現在這裡,是因為他們提前有所準備,靠著野戰旅冇有偵測到的路線包抄過來,誰知道竟然是如此簡單粗暴的辦法。

但這也讓他對猛虎軍的將領感到更加高看一眼。

這麼看來,猛虎軍的將領似乎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難對付啊。

與此同時,穿著一身黑色盔甲的戰神,也一步步走向了陳修然。

陳修然渾身緊繃,瞳孔緊縮,握著長槍的手掌中也有汗水滲透出來,讓他下意識多用力了幾分。

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戰神從始至終,除了邁動腳步,都冇有其他任何動作,可光是行走之間帶起的壓力,就如同泰山一般,讓陳修然喘不過氣來。

他終於按捺不住,猛然一躍而起,即便知道自己不是對手,卻依舊毫無懼色,長槍在夜幕之下抖動,一槍刺出,帶起一片銀芒。

戰神的目光也在這時微微一變,可還冇等他有所動作,戰神身後同時傳來一聲女子嬌喝:“休要傷我夫君!!”

一襲靚影自叢林中飛掠而至,撲向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