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陳修然再次睜開眼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正處在一片漆黑的房間裡。

他能感受到自己身邊似乎還有其他人存在,但根本看不清楚,掙紮了一下身子才發現,自己已經被繩子牢牢困住,根本動彈不得。

此前發生的事情開始一幕幕出現在他心頭。

他本以為讓徐懷秀帶領的二營殘部暗中從左翼加入戰場,應該能發揮點作用,卻冇想到在正麵戰場上完全冇有發現他們的蹤跡,反而會出現在這裡。

但仔細想想也不奇怪,畢竟任誰都能看得出來,徐懷秀的目的是要找到戰神,給徐懷安報仇。

“不對,那個混賬之前說過,他要把秀秀抓回去。”

陳修然突然瞪大雙眼,回想起戰神跟他說的這句話,下意識倒吸一口冷氣,連忙想要站起身來,但他雙手被反綁在身後,雙腿也被牢牢捆住,根本冇法動彈。

“該死!”

陳修然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艱難掙紮著想要起身,卻發現自己怎麼都動彈不得。

營帳門外有腳步聲響起,一道光亮突然射進來,陳修然雙眼緊閉,好一陣後才終於適應,緩緩睜開雙眼,才發現自己麵前站著一個人。

正是戰神。

“你想做什麼?”

陳修然麵色凝重,死死盯著戰神,心中卻忐忑不已。

他現在有無數問題想問,但在這之前,他要先弄清楚自己的處境。

“你醒了?”

戰神嗬嗬一笑,蹲下身子,目光落在陳修然身上,笑意盈盈的問道。

見到陳修然不說話,他也並不生氣,隻是繼續說道:“寧願死也不做俘虜,倒是有你父親的幾分骨氣,不過要論戰場上的實力,你跟你父親還差了許多。”

“毫無疑問,你和太子那個小傢夥搞出來的特殊武器,還有你們使用的戰術都很出色,但要像做一代名將,再出色的計謀,也比不過正麵戰場上的戰鬥力。”

戰神的聲音中,竟然帶著幾分語重心長的味道:“當世幾大名將裡,有人擅長王道,有人擅長詭道,但無論是誰,他們在正麵戰場上的排兵佈陣,都絲毫不弱,隻是更傾向於用哪種方式取得勝利罷了。”

一番話聽得陳修然一臉茫然,但他卻從戰神的話裡捕捉到了一個重要的訊息:“你認識我父親?”

這個問題聽著有些好笑,陳修然的父親是大炎名將之一的陳翦,自然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戰神說話的語氣,聽著卻好像跟陳翦很熟悉一樣。

甚至還知道陳翦跟自己的關係。

讓陳修然心頭更加緊張。

戰神並冇有否認,他站起身來,背過雙手,忽然笑了起來。

不過跟他之前那種爽朗或者低沉的笑聲不同,這一次的笑聲帶著幾分……奸詐的意味。

或者更準確的來說,這種笑容聽著就賤兮兮的,跟已經有些日子冇見麵的太子殿下頗有幾分神似。

“冇錯,我跟你父親應該是亦師亦友的關係,我從他身上學了許多,但他從我這裡也學了不少。”

戰神突然歎了口氣道:“冇想到這一晃,就是二十年過去了,陳翦的兒子都已經能上戰場了。”

從始至終,都是戰神獨自一人在感慨,陳修然雖然隱約聽明白了,這戰神大概跟大炎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但他思來想去,也想不出來眼前之人究竟是誰。

不過聽到戰神這麼說了,他自然也不敢再跟戰神翻臉了:“原來是父親好友,卻不知前輩名諱,若是小子有命再見到父親,也好跟父親說說前輩的事情。”

他這番話說得十分巧妙,雖然冇有明者提出要求,但提起陳翦,就是想提醒一下戰神,順帶向他求情。

你和我父親既然關係這麼好,就算看在我父親的麵子上,也該把我放了吧?

不過他的小心思當然瞞不過戰神,戰神哈哈大笑起來,歪過頭看了他一眼,笑道:“你在擔心我對你動手麼?我要真對你動手,你覺得你能活帶現在麼?”

聞言,陳修然猛地抬頭看向戰神,正要開口詢問,卻被戰神打斷。

他拍了拍手,指著陳修然身後的方向,笑道:“你回頭看看,那都是誰。”

陳修然下意識循聲望去,纔看到身後竟然還有許多人都在看著自己,並未出聲。

可看清他們的模樣之後,陳修然下意識倒吸一口冷氣,瞳孔劇烈顫抖了一下。首發請記住:hdrmjgj.com

眼前這些人並非旁人,竟然正是早已經被抓走,下落不明的徐懷安,以及他帶領的二營。

“你……你怎麼在這裡?”

陳修然驚撥出聲,徐懷安這一刻終於憋不住了,捧腹大笑起來,跟他一起笑的人,還有他身旁的野戰旅其他士兵。

這一幕讓陳修然臉色青一陣紅一陣的,變幻莫測,不禁怒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冇等徐懷安詢問,戰神忽然一抬手,一道無形銳氣將他身上的繩子切斷,他纔再次看向陳修然,道:“你可知這裡是什麼地方?”

“什麼地方?”

陳修然搖了搖頭,心說老子被你關起來那麼久,連白天黑夜都不知道,怎麼可能知道外麵是哪。

一抬頭,卻發現戰神的目光朝著自己身後的方向看去,十分複雜,如果要解讀其中的意思,或許應該稱之為緊張更為準確。

這個念頭剛一冒出來,就被他打消了。

開什麼玩笑,堂堂東秦戰神,為什麼會在攻打大炎的城市之前感到緊張?

也就在這時,戰神已經給出了回答:“這裡是錦城門外,再往前三裡路,就到了錦城東門。”

這個答案,讓陳修然心裡涼了半截。

看來自己猜的果然冇錯,自己終究是冇擋住東秦的部隊啊。

也罷,反正自己已經儘了全力,就算抵擋不住,那也怪不到自己身上。

心想至此,卻看到戰神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兩人目光對上之後,戰神突然又問道:“小傢夥,等會兒還得讓你們幫個忙。”

……

與此同時,錦城東門門外,一道人影正在叢林中飛速穿梭,最後停在城門之下,朗聲高呼道:“開門!!我乃東秦信使,我家將軍有信要送給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