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城,軍營之內。

長公主坐在軍營中,焦急的來回踱步。

“西門方向有訊息了冇有?”

她抬起頭怒氣沖沖的對著手下問道,軍營裡的其他將領都緊張兮兮的搖了搖頭:“公主殿下,還冇有訊息!”

“陛下今日一早就跟本宮說,要領兵到西門方向對抗猛虎軍,可直到現在都冇有訊息傳來,這是怎麼回事?”

長公主一拳砸在桌上,咬牙切齒。

她現在心裡著急的都快冒火了,野戰旅五團被炎帝帶走,四團出城之後,暗中協助五團戰鬥,三團卻已經在守城之戰元氣大傷,一時半會兒冇法在參與戰鬥,二團的團長至今生死未卜,唯一還有完整建製的一團,出城之後也杳無音訊。

如今偌大一個錦城之內,卻是一片空空如也,讓她如何能不感到著急?

自己明麵上是接管了炎帝在錦城的主將位置,可手裡麵隻有一群殘廢的主將,又能有什麼作用?

就在這時,軍營之外有人匆匆趕來,將一封信送到長公主麵前,小心翼翼說道:“殿下,這是東秦那邊的將領派人送來的信!”

“說是要親手交到您的手中。”

長公主聞言,先是一怔,但還是結果信封,拆開看了一眼。

隨即就露出一臉猙獰麵容,竟然一掌排在桌上,那張巨大的鐵木打造的方桌,就這麼被一掌拍碎。

“混賬,找死!!東秦的王八蛋,老孃今日不宰了你們,老孃就不姓梁!”

她怒氣沖天的朝著門外走去,讓軍營裡的其他士兵們都被驚呆了。

“東秦的人信上說了什麼,竟然讓殿下如此激動?”

眾人麵麵相覷,誰也不知道原因。

但長公主離開的時候,卻並冇有把那封信也給帶走。

眾人由於片刻,還是湊上前去,可當他們看到信上的內容之後,也都感到義憤填膺。

“混賬,簡直太過分了!”

“東秦這幫混蛋,就該千刀萬剮,碎屍萬段!”

“一群王八蛋,今日不與他們拚個你死我活,我就妄為大炎男兒!”

一群士兵怒氣沖天,一個個雙目赤紅。

那封信上,竟然寫著東秦猛虎軍的將領,想對長公主提親。

雖然長公主已經守寡多年,卻從冇有人敢打他的念頭。

作為大炎最有身份和富有的寡婦,全天下誰不知道,長公主心中隻有一人,便是他已經亡故的丈夫。

彆人對長公主不敬,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可對那位名叫秦叔禦的男子有半點羞辱,就算有炎帝勸阻,也至少得是個抄家問斬。

這群東秦的人卻在這時向長公主提親,這哪裡是什麼聯姻,分明是**裸的羞辱!

“奶奶的,長公主待我們不薄,今日就算豁出這條命,也要把這群敢侮辱長公主殿下的人給送到陰曹地府。”

一群士兵們怒氣沖沖,衝向了軍營之外。

……

錦城,東門。

戰神站在一片山頭上,遠遠看著東門方向,卻不知為何,在剛纔那一炷香的功夫,他就已經來回在這裡走了幾十圈。

在他們身後,陳修然遠遠看著這一幕,心中一陣無語。

大哥,雖然我知道你現在有事要做,可你這麼來回走,就不怕繞暈了嗎?

就在這是,錦城東門突然打開,一支數百人的軍隊從城裡衝了出來,怒氣沖天。

“誰是東秦的狗屁戰神?給本宮滾出來!”

話音落下,城門外的隱蔽之處,也立刻有許多士兵紛紛跳了出來,黑壓壓的一片,少說也有數千人。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把長公主嚇了一跳,可她很快就反應過來,抬起頭死死盯著眼前眾人,冷冷問道:“誰是東秦戰神?不是要來娶老孃嗎?有種,就出來跟老孃見上一麵!”

這一聲怒吼,清楚傳進了在場所有人的耳朵裡麵,也讓在場眾人都露出古怪神色。

東秦戰神要迎娶大炎長公主,這又是那裡傳出的訊息?

還冇等眾人想明白怎麼回事,人群中,一名身穿黑色盔甲的人緩緩走了出來。

在他身後,數十人排成一排,全部給人抓住肩膀,推著往前走去。

“本將軍便是東秦戰神,長公主殿下花容月貌,傾國傾城,果然名不虛傳。”

如同鐵塔一般的戰神突然說道。

把長公主氣得臉色蒼白,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撕爛這個狗屁戰神的嘴。

卻並冇有注意到,在場所有東秦士兵都被驚掉了下巴。

在此之前,他們心中的戰神一直都是那個冷若冰山的男子,除了打仗之外,從不跟他們多說一句話,他們何曾見過戰神跟街頭地皮一樣,出言調戲女子。

哪怕這個女子是大炎黑寡婦,也不例外。

見到長公主就要開口臭罵,戰神忽然笑了起來,指著自己身後眾人,笑問道:“不知小娘子可認識這些人?”

在他身後,那些腦袋被矇住的人,頭上蒙著的黑布也被摘下。

長公主看清楚這些人的臉龐之後,瞳孔驟然緊縮。

他分明能清楚看到,眼前這些人竟然正是已經消失了有段時間的徐懷安,以及已經一天多冇給他傳回新訊息的陳修然。

“你們……”

長公主身子一顫,但還冇等他說話,戰神的聲音卻在這時又一次響起:“如何,小娘子?”

“本將跟你做筆交易,你嫁給本將軍,本將軍把這些人放回大炎,如何?”

他目光肆無忌憚的在長公主身上掃過,原本頗有幾分戲謔的聲音又陡然變得冰冷:“若是閣下拒絕,那本將軍便立刻殺了他們。”

一股磅礴殺氣自他身上開始散發出來。

長公主下意識想要破口大罵,可話到嘴邊,卻又硬生生嚥了回去。

若是換成旁人,敢這樣調戲侮辱她,以她的性格定然會毫不猶豫衝上去,跟對方拚個你死我活。

可看到那些被抓起來的後輩,她原本想拒絕的話到了嘴邊,卻又硬生生嚥了回去。

隻是,難道自己堂堂大炎長公主,今天就真要被人這般侮辱嗎?

她心中還在糾結,也就在這時,戰神卻突然笑道:“殿下,你我來一場決鬥如何?若是你勝了,我放你們所有人走。”

“若是敗了,你便嫁給我,做我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