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城,西門之外。

趙嵩麵色瞬間變得慘白。

城門中衝出的軍隊氣勢如虹,一個個虎視眈眈,隊伍整齊,光是看著就能知道,眼前這支隊伍絕對是百戰之師,實力不容小覷。

再加上他們標誌性的黑色盔甲,更是直接表明瞭他們的身份。

“這……這怎麼可能?宇文雄不是還在東境前線麼?為什麼虎賁軍會出現在這裡?”

冇錯,眼前這隻部隊的身份並非旁人,正是炎帝手中最為精銳的王牌部隊,虎賁騎。

見到這支部隊出現的一瞬間,趙嵩的心就涼了半截。

虎賁騎是什麼實力,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隻靠他身後的猛虎軍,絕不可能是虎賁騎的對手。

見到趙嵩一臉震驚的模樣,炎帝不禁放聲大笑了起來:“老閹貨,現在知道怕了?”

“怎麼,剛纔挑釁朕的時候,那股子銳氣去什麼地方了?這可不像是你的做派啊。”

他揹著手在趙嵩跟前來回踱步幾次,言語間滿是嘲諷之色。

讓趙嵩不禁被氣得一佛出世,二佛昇天。

與此同時,城門方向已經有傳令兵飛快退了回來,在趙嵩跟前恭敬跪地,小心翼翼問道:“公公,前方錦城中突然有大量敵軍出現,讓我方大軍節節敗退,傷亡慘重,還請公公指示。”

趙嵩一腳將那傳令兵踹飛出去,看著他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著鮮血。

“指示個屁,傳令下去,全軍撤退。”

傳令兵慌忙從地上爬了起來,卻也不敢有半句怨言,連忙轉身回到前線,報信去了。

西門之外,已是血流遍地,放眼望去,到處都是猛虎軍的屍體。

城門之內,虎賁騎就如同神兵天降一般殺出,喊殺聲震天響起,讓東秦大軍竟是無一人膽敢反抗,飛快往回撤退,那場麵就如同一群鴨子,被虎賁騎一路窮追猛打。

“哈哈哈,什麼狗屁猛虎軍,一個個膽小如鼠,我看你們改名叫猛狗軍得了。”

虎賁騎一名將領放聲大笑起來,引得猛虎軍眾將一個個麵色鐵青,卻根本不敢反駁。

大軍逃跑進了城外樹林之後,卻突然聽到樹林裡傳來一聲怒吼,還不等他們看清楚怎麼回事,就見到樹梢頂端一道人影從天而降,手提一把長刀,便殺入人群。

竟然正是剛纔被猛虎軍打得倉皇逃竄的鄭野。

“奶奶的,你們這群王八蛋,剛纔不是很囂張麼?”首發請記住:hdrmjgj.com

“來啊,有種來殺了我,小爺今天就算是死在這裡,也要為兄弟報仇。”

鄭野雙目通紅,響起自己那些死在猛虎軍手中的,同樣來自鹽湖的其他兄弟,便是心如刀絞。

在他身後,鹽湖幫其他弟子也都同時衝了上來,個個揮動手中兵器,氣勢洶洶,絲毫不給敵人逃跑的機會。

引得猛虎軍眾將一陣膽戰心驚。

“媽的,你個小兔崽子,有什麼好囂張的?”

一名猛虎軍將領氣急敗壞,停下腳步便朝著野戰旅衝去,卻被蜂擁而上的鹽湖弟子們給砍翻在地,其餘猛虎軍將領正要上前幫忙,卻被猛虎軍的將領硬生生給攔下:“站住!”

“所有人繼續撤退,誰也不許停下,否則一律軍法處置。”

話音落下,那名將領更是一刀砍掉了一個準備停下腳步的士兵的頭顱。

這一步把在場的其他士兵都嚇得夠嗆,哪裡還敢在停留腳步?

與此同時,錦城城中已經有虎賁騎追殺的聲音傳來。

士兵們這才明白,一眾將領之所以不準他們停下腳步,正是因為擔心虎賁騎追趕上來。

猛虎軍一路後退到山上,纔看到後方的追兵逐漸停下了腳步,趙嵩暗中鬆了口氣,抬頭朝著炎帝看去,眼神陰冷,咬牙切齒道:“很好,姓梁的,算你狠!”

“但你以為你有後手,咱家就冇有了麼?”

他咧嘴不屑笑了一聲,指著錦城西門的方向,得以道:“在咱家下山之前,就讓猛虎軍的中軍前往攻打錦城西門,算算時間,隻怕西門已經破了吧?”

見到炎帝一臉不屑的模樣,他彷彿生怕炎帝不相信一般,又補充道:“猛虎軍中軍領兵那人的實力,拿下你區區一座錦城,算不得什麼大事吧?”

可他這番話卻又引得炎帝一陣哈哈大笑,讓趙嵩更是感到莫名其妙,好一陣後,炎帝才停下笑聲,抬起頭跟炎帝四目相對,笑問道:“你以為朕領兵至此,是為了找他的麼?”

“還是說這麼多年,你始終都冇有發現,他根本就冇有失去記憶,他所做的一切,都不過是演戲的罷了。”

炎帝說到這裡,嘴角笑意變得更濃。

再朝著趙嵩看去,趙嵩已經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但炎帝卻生怕自己對趙嵩的打擊還不夠一般,揹著手繼續說道:“忘記告訴你了,朕其實也已經知道了你在逢雲山上安排的後手,那些來自東瀛的忍者們實力的確強悍。”

“就是不知道,在秦叔禦麵前,他們能撐多久呢?”

炎帝顯得十分自信,甚至說話的時候,都隻是說東瀛軍隊能撐多久,卻絲毫冇想過自己可能會輸。

因為那個在東瀛隱姓埋名十幾年時間,如今又重返大炎的將領並非彆人,可是大炎百年來唯一能和他比肩的名將,秦叔禦啊。

他再次看向趙嵩,露出一抹憐憫之色,嘲諷道:“可惜這麼多年過去,你自以為天衣無縫的計劃,以為被你玩弄於股掌之間的人,從頭到尾都在玩弄你而已,這個結果對你來說,不太好接受吧?”

見到趙嵩的表情跟吃了屎一樣,炎帝隻感到一陣心情大好。

見此一幕,趙嵩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隻能咬牙切齒用陰冷目光死死盯著炎帝,冷哼道:“給我等著瞧!”

說完便轉身往後退去,還不忘給身後一眾將領下令道:“全軍撤退!”

炎帝身後,虎賁騎和野戰旅的士兵,也已經同時跟了上來。

見到猛虎軍就要撤退,自然不肯放過,正要追上前去,卻被炎帝攔住。

“停下來吧,朕今日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傳令下去,今晚軍中煮肉湯喝,犒勞全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