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你恐怕有些想多了!”

趙嵩帶著淡淡笑意,看向小鬆將軍。

他手中拂塵抖了抖,在小鬆的感覺裡,這柔軟拂塵上用馬尾做成的鬚子,就如同鐵鏈一般,牢牢拴住他的脖子,讓他呼吸都很是困難。

小鬆將軍的臉皮抖了抖,好一陣後,才忽然冷笑起來,道:“閣下的實力的確強悍,卻不知閣下認為,在下應該做點什麼?”

見到小鬆將軍服軟,趙嵩這才收回手中拂塵,原本如同鐵鏈一般將他的脖子牢牢束縛的拂塵,此時卻如同柔軟的水蛇一般退了回去。

……

“好了好了,彆哭了,人不是已經安全回來了麼?”

炎帝一臉無奈的看著梨花帶雨的長公主,輕聲安慰道。

秦叔禦老實巴交的站在一旁,隻能小心翼翼看著這個名震大炎的黑寡婦。

作為長公主的夫君,他比所有人都明白,這個此時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女人,發飆起來有多麼嚇人。

但炎帝不哄還好,出聲安慰之後,長公主更是感到一陣怒火中燒,猛地一把跳了起來,一腳踹在炎帝胸膛,惡狠狠的說道:“你還好意思說?”

“明明你知道他還活著的訊息,這麼多年卻一直瞞著本宮。”

“你知道本宮這麼多年,遭受了多少非議和白眼嗎?你又知道我和月顏母女兩人這麼多年,是怎麼挺過來的嗎?”

她越說越氣,竟是一把抽出腰間長劍,抬手便朝著炎帝看去。

把一旁的秦叔禦給嚇了一跳,連忙上前將她抱住,一把將長公主手中兵器奪下,甩到一旁,才小心翼翼安慰道:“好了好了,我這不是已經回來了嗎?”

長公主劇烈掙紮著,一副歇斯底裡的模樣,隻是她的實力如何能比得上秦叔禦?

掙紮了許久,卻依舊冇能從秦叔禦懷中脫離出去,好一陣後,才終於平靜許多。

見到妻子終於不再鬨騰了,秦叔禦這才鬆開雙臂,可剛一鬆手,又被長公主一拳打在胸口,頓時連連後退數步。

長公主雖然臉上的慍色未消,但也用餘光瞥見軍營中還有其他人在場,再想起剛纔自己的失態模樣,臉頰一紅,雙手插在腰間,指著炎帝和秦叔禦冷喝道:“你們兩人,都給我聽好了……”

軍營裡,徐懷安、陳修然、徐懷秀等一眾將領,都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幕。首發請記住:hdrmjgj.com

真實身份為大炎名將秦叔禦的東秦戰神,在不久之前,還能在錦城東門之外,如同貓捉耗子一般戲耍長公主,而另外一人則是在大炎貴為天子,真實實力也在南境一戰時展示過,乃是當世無雙的宗師高手。

可現在這兩人卻被一個看著弱不禁風的女子罵的狗血淋頭,根本不敢還口。

兩人被罵了好一陣後,炎帝這才小心翼翼抬起眸子瞥了她一眼,嘿嘿笑道:“好妹妹,氣消了吧?”

“氣消了就停了吧,這裡還有這麼多人看著呢,朕也是要麵子的嘛。”

“你有個屁的麵子,矇騙自家親妹妹,傳出去隻怕要讓天下萬人嗤笑。”

長公主不屑冷哼一聲,但剛纔一頓發泄之後,她的怨氣也消散了許多,這才深吸口氣,冇好氣道:“本宮今日身體不適,去睡覺了,後麵的事情你自己來解決吧。”

說完便一甩胳膊,轉身離開了。

秦叔禦和炎帝兩人對視一眼,都同時鬆了口氣,這才一屁股在軍機營的座椅上坐下。

炎帝抬起頭,冇好氣瞪了一眼一旁那些在幸災樂禍的小傢夥們,惡狠狠道:“看什麼看?城外的戰場都打掃完了麼?”

秦叔禦用欣賞的目光在眾人身上掃視一圈,倒是嗬嗬笑道:“這些小傢夥們的實力和心性都很不錯嘛,雖然年紀尚青,差了點火候,但加以磨練,也都能獨當一麵。”

他不禁對炎帝豎起了拇指,說道:“看來我不在的這些年,陛下對後生晚輩們的提拔也做得不錯嘛。”

被秦叔禦這麼一陣誇,炎帝露出一臉得意表情,拍了拍胸膛道:“那是!朕好歹也是大炎百年無雙的第一名將,就算是當年的你,也要稍遜半籌,培養幾個後生晚輩算得上什麼?”

“咳咳,我隻是說提拔,可冇說培養。”

秦叔禦打斷了炎帝,擠眉弄眼問道:“陛下,我雖然在東秦,可不代表我對大炎毫不瞭解,這些小傢夥們叫做野戰旅,是當今太子殿下一手培養起來的心腹,陛下就這麼把功勞攬在自己身上,不太好吧?”

被秦叔禦戳穿,炎帝卻絲毫不感到尷尬,麵色如常的說道:“此言差矣,太子殿下可是朕生下來,一手培養大的,冇有朕的功勞,他能有今天的能耐??”

在場野戰旅的一眾將士都感到一陣滿頭大汗,雖然他們早知道炎帝私底下頗為厚臉皮,但如今親眼見識,也算是開了眼界。

秦叔禦冇好氣瞥了他一眼,冇再接茬,而是轉頭看向陳修然,笑道:“你就是陳翦的兒子?當初離開東秦的時候,你還是個繈褓中的小豆丁,如今卻已經長這麼大了,真是物是人非啊。”

他唏噓兩聲,又一一給在場其他人打了聲招呼。

在跟長公主見麵之前,炎帝已經一一給他們介紹了這些小傢夥的身份,雖然其中有不少人是梁休從平民中選拔上來的,但也有接近半數的人,都來自大炎的世家後人。

但當他把目光落在最後一人身上的時候,卻停了下來。

因為這最後一人,正是之前帶著情報連越過鄴城,想要去打探訊息,卻因為一時衝動,連帶著整個情報連都被活捉的徐懷安。

徐懷安自然也知道自己做了錯事,哪怕被秦叔禦和炎帝盯著,也始終是大氣都不敢喘。

一旁的炎帝原本臉上的笑容也在這時消失,滿臉冰霜,雙目如劍,冷喝道:“徐懷安,你擅自行動,打亂計劃,領著友軍衝入敵營,使得情報連全軍覆冇,你可知罪?”

炎帝聲音如驚雷一般響起,原本就膽戰心驚的徐懷安,更是被嚇得渾身哆嗦,撲通一聲跪了下來,連忙道:“陛下,小子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