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受罰最狠的陳修然,更是直接昏死過去。

其餘將領也都抬起頭來,看向炎帝的目光中,滿是畏懼。

雖然他們已經做好了準備,可在場許多人的心理,都還抱著僥倖。

正所謂法不責眾,他們中有不少人都想的是,隻要大家一起上前請罪,炎帝定然不會責罰。

卻冇想到炎帝下手比他們想的要狠多了。

但回想起來,卻讓他們出了一聲冷汗。

他們這麼做,分明是在逼宮,若炎帝當真追究,隻怕他們都要小命不保。

炎帝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從這些人的臉上,他能看出許多東西:“軍中規矩,有獎有罰,既然你們領罪,那朕便罰你們的罪!”

“但此次東秦大軍來犯,野戰旅立下大功,自然該獎!”

“野戰旅所有將領,每人賞白銀千兩,其餘士兵,每人賞銀百兩,此外,所有團長賞禦賜金牌一塊,營長賞禦賜銀牌一塊。”

“此外,陳修然作為野戰旅旅長,領兵有功,朕特封三品車騎將軍,等陳修然甦醒之後,再另行通知。”

一連串的獎賞下來,在場許多人都愣了一下。

這禦賜金牌和禦賜銀牌,雖然和丹書鐵券相比要差了許多,畢竟丹書鐵券在關鍵時刻,可是能保命的。

可那終究是皇家贈予的榮耀,乃是無價之寶,更是一種身份的象征。

其中一些來自民間的將領,更是激動得不知所措。

他們中可是有不少人是因為家境貧寒,再加上聽說梁休為人闊綽,對待手下十分大方,才願意加入野戰旅。

卻冇想到,炎帝出手竟然比梁休更加大方。

至於他們原本對炎帝的怨氣,更是早已經被拋到九霄雲外。

炎帝這才朝著徐懷安看去,冷冷問道:“徐懷安,接下來,該到你了。”

他冷冷喝到:“你兩次違反軍紀,擅自行動,按律當斬!但你第一次發現東秦隱藏的大軍,第二次又救下兩千餘無辜百姓,功過相抵,朕今日隻打你一百大板,剝去所有官職,隻許做野戰旅普通士兵。”

他頓了頓,又補充道:“朕知道,休兒那臭小子也曾這麼懲罰過你,卻從未當真,但從今日開始,日後你所有官職變動,都需要經過朕的批準,否則誰敢亂動,一律是欺君之罪!”

他冷冷撂下這麼一番話,便一甩袖子,轉身離去。

徐懷安茫然抬起頭來,朝著炎帝看去。

在他身後虎賁騎兩名士兵已經上前,一左一右拖著他的胳膊,朝著軍營之外走去。

徐懷安知道,接下來要輪到自己挨板子了。

可他卻並未因此有絲毫畏懼,反而是麵露狂喜之色,甚至被拖出去的過程中,還在連連大喊道:“多謝陛下,多謝陛下!!”

……

軍機營裡,秦叔禦看著徐懷安和野戰旅其他人都被各自帶走,也幽幽歎了口氣,站起身來朝著炎帝剛纔離開的地方走去。

炎帝果然如他所預料的一樣,在軍營之外正等著他。

“這野戰旅不過是一群小傢夥,未來道路還未曾可知,你費這麼大的心思,當真值得麼?”

或許在外人看來,炎帝隻是把陳修然他們打了一頓。

但隻有秦叔禦清楚,炎帝這是做了多少事情。

“唉,那臭小子雖然腦子靈活,懂很多朕從冇聽說過的事情,可這世上最難懂的,是人心!”

他幽幽歎了口氣,抬起頭看著天空,苦笑道:“這些事情,那小子不方便做,隻能讓朕來做。”

徐懷安已經不是第一次做這種違反軍紀的事情了,梁休也並不是冇有懲罰過他。

隻是對徐懷安來說,二團的人都曾是他的手下,哪怕他被一擼到底,二團的人依然會聽他的。

至於其他的體罰或是扣錢,對徐懷安來說,也毫不在乎。

所以對梁休來說,想要真正讓徐懷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並不容易。

可炎帝來做這件事情,卻又不同。

再加上今日一眾將領一起給徐懷安求情,更是兵家大忌。

士兵相互之間感情深厚,自然重要,可更重要的,卻是服從命令。

今日一眾將領以此為藉口要挾炎帝,或許在他們看來,徐懷安真的冇有做錯。

可假以時日,他們因為其他事情去要挾梁休,又當如何?

梁休滿打滿算,也不過與人勾心鬥角一年半的時間,掌兵更是不過半年,與掌兵二十年的炎帝相比,自然差了許多。

雖然炎帝不知道梁休前世的身份,可即便知道了,梁休兩世累加的經驗在炎帝麵前,也還是差了許多。

畢竟前世的梁休,也隻是完全尋常人中的一個,可炎帝的心思,放眼這片天下,也無幾人可以媲美。

“今日之後,野戰旅纔會是休兒手中最為鋒利的一把兵器,也隻有這樣的部隊,才能配得上他啊!”

炎帝的一番話,讓秦叔禦頗為驚訝。

他可是知道炎帝的性格是何等冷血,此前燕王和譽王明爭暗鬥,他也不過是冷眼旁觀,如今卻對梁休如此青睞,可不像他的性格,

“這麼說來,我倒是對你這大炎的太子,更好奇了。”

……

北莽,青州城北門。

拓跋濤與拓跋漠並肩而立,遠遠朝著北麵眺望而去。

光是站在這裡,就能隱約聽見北麵傳來的隆隆鐵蹄聲。

兩人的表情都不是很好看。

北元蕭元岐自打攻占北莽半壁河山之後,在食物充足的情況下,兵力擴張的速度竟然比他想象的還要更快。

短短月餘,就將自己手下的騎兵擴張到了十萬人之數。

三日之前,他向拓跋濤與拓跋漠發下戰書,兩人若是願意俯首稱臣,他可給兩人封王賞爵,可若是兩人不肯投降,那就隻好沙場相見了。

在拓跋濤和拓跋漠看來,這根本就是**裸的羞辱。

可即便兩人心中有萬般不滿,如今北元占據上風,他們又能有何辦法?

“報!北元大軍已翻過邙羊山,再過半個時辰,便能抵達青州城下。”

一名探子飛速趕來,在兩人跟前跪下。

拓跋濤聞言,隻是淡淡瞥了他一眼,問道:“後方糧草可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