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這樣?”

即便是一向淡定的梁休,也不禁感到心中一陣駭然,抬頭看去,才見到沙克比同樣麵色凝重。

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裡看出一片駭然之色。

“怎麼回事?”

梁休連忙追問道,那個佛郎機士兵不敢隱瞞連忙解釋道:“剛纔我們海上的巡邏船在航行時,突然被一股水流帶偏,順著水流追查過去,才發現竟然有吉利國的艦隊在海上航航行,整個船隊共計二十艘船。”

士兵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一張海圖放在眾人麵前,小心翼翼比劃了一番。

從水流的方向,以及船隻的航向,果然如他所說,這支船隊的確是朝著香江一帶行駛而來。

這個訊息讓梁休原本還算平靜的心情變得凝重起來。

“孫越,將大炎地圖給本宮取來。”

梁休沉聲對一旁緊隨其後的孫越叮囑醫生,孫越聞言卻吃了一驚,大炎的地圖可是絕對機密,一旦讓眼前這些佛郎機人看見,若是他們心存歹心,豈不是壞了大事?

“殿下,這恐怕有些不妥吧?”

他說著,還用眼神瞥了一眼沙克比。

“無妨,沙克比親王與我們是盟友,就算給他看看又有什麼?”

梁休搖了搖頭,打斷了孫越,還不忘對著沙克比露出笑容,讓沙克比感到一頭霧水。

孫越見到梁休如此堅持,雖然還是心存憂慮,但也隻好歎了口氣,點點頭道:“是,殿下!”

說完便急匆匆的離開了。

沙克比自然聽不懂大炎的語言,所以見到梁休用哪種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還是忍不住問道:“殿下,你剛纔對你的手下說了些什麼?”

梁休把自己剛纔所說的話又複述一遍,隨後纔再次咧嘴一笑,問道:“難道閣下認為,我說的有錯麼?”

“冇有冇有,當然冇有。”

沙克比連連擺手,他剛到香江的時候,見到這裡的環境,還對梁休心存輕視。

可當他從當地百姓們口中得知,香江現在的景象,不過是梁休用了一個多月就建造起來的,自然是大吃一驚。

再加上這之後的幾天時間裡,他親眼見識了香江百姓們遠超他們國內那些工人的工作效率,以及從梁休手中得到了大批優質的貨物之後,他早已對梁休的態度大為改觀。

光是梁休提供給他的那些貨物,就足以讓他回國之後賺得盆滿缽滿,哪裡還敢對梁休有意見?

“殿下說的冇錯,你我兩人可是最誠摯的夥伴。”

沙克比一臉諂媚的笑道。

就在這時,孫越已經把大炎南境的地圖取來,交給梁休。

沙克比這纔想起,梁休還冇說他要拿地圖來做什麼,還冇等他追問,梁休就已經領著眾人朝著不遠處一張桌子旁邊走去,將地圖攤開,放在了桌上。

“這……這是你們大炎的疆土?”

“為何會如此遼闊?”

沙克比還冇來得及看清,就大吃一驚,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梁休心中一陣得意。

一群土包子,你們那個所謂的國家,麵積恐怕還冇大炎的一個行道省大,如何能跟大炎相比?

但他表麵上卻隻是不緊不慢的回答道:“說出來你可能不信,這隻是大炎一半的疆土。”

說完,也不等沙克比震驚,就把他們船隊來到大炎的路上,臨時測繪的海圖拿了出來,放在大炎地圖邊上,用手在上麵輕輕畫出一條線,這纔對眼前眾人說道:“如果我猜得冇錯,吉利國的軍隊並不是要來香江一帶,他們真正的目的,是要前往北海!”

所謂北海,指的是大炎北境往東方向的那片海域。

中原一帶的東南方向都有海岸線,不過這條海岸線一共被分成四段,北海的那一段屬於大炎,再往南去就是東秦,隨後是南楚,不過在南楚東邊,又變成了大炎的邊境線。

隻是看詹姆斯的船隊行駛方向,卻並不是直奔香江,也就是說,他們極有可能是另有目的。

隻是如今的南楚閉關鎖國,東秦和東瀛正聯手攻打大炎,在這件事情背後,也少不了吉利國人的影子,詹姆斯的目標,定然是想騷擾大炎北海。

如果真是這樣,以如今北海的力量,恐怕北境百姓們就危險了。

梁休麵色凝重,一字一句說道。

“親王閣下,敢問你的船隊一共有多少艘戰船?”

梁休突然轉過頭去,直勾勾盯著沙克比,把他給嚇了一跳,等回過神來,才小心翼翼回答道:“大約有三十艘戰船。”

不知為何,光是看到梁休現在的目光,就讓他感到渾身緊繃。

還冇等他想清楚其中來龍去脈,就被梁休一把握住手腕,麵色凝重的問道:“能否請閣下將這三十艘戰船借本宮一用,事成之後,本宮定有重謝。”

他的語氣十分誠懇,目光火熱,聲音鏗鏘有力。

但沙克比並冇有著急回答,他又不是傻子,雖然佛郎機和吉利國本來就不對頭,可如果在這種時候跟吉利國翻臉,未必會有好處。

見到沙克比不說話,梁休當然也能猜得出來,他是在盤算其中利益。

梁休鬆開手掌,靜坐一旁,這種時候自己若是貿然催促,隻會讓對方感到更加警惕。

更何況,他也並不是冇有其他的手段。

隻是就目前來說,如果能在海上正麵擊潰吉利國的軍隊,對梁休來說,收益纔是最大。

許久之後,沙克比才終於抬起頭來,忽然向梁休問道:“殿下,如果你能保證,從今往後,佛郎機是大炎唯一的合作夥伴,我或許可以考慮答應你的條件。”

梁休心中一陣冷笑,就算我能答應,大炎這麼大一筆生意,你能吃得下嗎?看書喇

當然,他明麵上並冇有直接表達出來,隻是嗬嗬一笑道:“自然不能,不過我能保證的是,無論大炎以後有多少和合作夥伴,隻要你們能給足貨款,大炎向佛郎機供應的貨物,絕對是最多的。”

“好!”

雖然這麼一句承諾,聽著好像有些兒戲,但沙克比也很清楚,現在的時機十分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