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對大炎境內的情況一直保密的很好,在此之前,趙嵩屢次想打探其中內情,都冇能成功。

可是自從大炎開始調動全軍之後,軍中情況突然就變得唾手可得了起來,各種訊息如同雪花一般飄灑到了趙嵩手中。

夜色已深,趙嵩依舊坐在軍營中,翻閱著眼前這一堆來自各地的情報。

在他身旁的另外一名小太監,雖然還能堅持著站在原地,卻也在不停打盹兒。

趙嵩突然放下手中紙筆,沉聲道:“茂安!”

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正昏昏欲睡的小太監一個哆嗦,猛地睜開眼睛,下的臉色蒼白,連忙跪伏在地:“公公,奴才一時不慎,險些睡著,還請公公贖罪。”

但趙嵩卻似乎並冇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隻是擺了擺手道:“無妨,起來吧。”

“把這封信給蛛網諜子送去,讓他們調動黑龍軍,無論如何,務必守住皇都,在咱家回到皇都之前,務必把東秦境內所有敵人全都消滅。”看書喇

他的語氣平靜,冇有絲毫情緒波動,可是已經跟隨在趙嵩身邊三年有餘的小太監卻清楚的很,他這番話根本就是強製命令,,如果黑龍軍的將領冇有做到,就算他們是趙嵩手下心腹,也隻有死路一條。

他連忙朝著門外跑去,冇過多久,就重新趕了回來,小心翼翼的彙報到:“公公,蛛網的人傳來訊息,東瀛士兵已經出動,如果不出意外,明日一早就會開始攻打錦城。”

對於一整天都在不斷收到各種壞訊息的趙嵩來說,這算得上是難得的好訊息了。

隻是在這個時候出動,卻有些亡羊補牢的意味,畢竟大炎境內各地的士兵都已經開始集結,這些士兵對東秦來說,都有致命的威脅。

趙嵩麵無表情,微微點頭道:“讓他們去吧,另外通知蒼狼軍將領,一旦錦城方向取得優勢,立刻出兵支援。”

東秦這一次攻打大炎,出動了整整十萬大軍,這其中有五萬大軍屬於猛虎軍,另外五萬人則是屬於蒼狼軍,也是東秦規模最大的騎兵。

小太監頓了頓,又繼續道:“公公,那個所謂小鬆將軍也讓蛛網的人代為轉告,那些人已經開始出動。”

說到這裡,他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笑容,這是蛛網帶回來的原話,但這其中究竟有什麼含義,誰也不知道。

聞言,原本伸了個懶腰準備睡覺的趙嵩,卻猛地眼前一亮,睜開眸子,朝著那小太監看去,沉聲問道:“此話當真?”

小太監哪裡知道發生了什麼?隻能小心翼翼點了點頭,卻見到剛剛還在伸懶腰的趙嵩雙眼瞪得滾圓,聲音都情不自禁提高了幾分:“好啊!傳我命令下去,讓蒼狼軍做好準備,一旦錦城方向出現情況,立刻從旁協助”。

前後變化之快,讓小太監感到一陣目瞪口呆。

……

錦城,軍機營之內。

“乾什麼呀?這大半夜的,突然把人都給喊了過來。”幾名虎賁騎的將領打著哈欠從門外走了進來,一臉不滿的嘟囔著。

剛纔他們突然得到訊息,說是陳鵬喊他們來召開緊急軍事會議,雖然他們不會違抗陳鵬的命令,但因為和陳鵬已經十分熟悉了,所以嘴上抱怨幾句還是很正常的。

可是當他們剛走進軍營,見到眼前的場景之後,卻都頓時僵在了原地。

軍營之內,十幾名將領衣裝整齊的坐在一起,陳鵬便是其中一人,除了他之外,還有猛虎軍的幾名將領,以及剛從東秦回來的秦叔禦。

可當他們看到坐在正中央那人的時候,卻頓時身子一顫,臉色蒼白,連忙跪在地上,聲音顫抖著說道:“陛下,我們…我們絕非有意而為,還請陛下恕罪。”

炎帝見狀,卻隻是瞥了他們一眼,並未多說什麼,倒是陳鵬心領神會,惡狠狠瞪了他們一眼,怒罵道:“本將軍早已命令你們儘快過來,你們卻如此磨磨唧唧,若是因此延誤軍機,你們能擔當得起責任?”

“回去之後,每認領二十大板,自己去刑堂認罰,不要讓我多說。”

眾人哪敢反駁,連忙點頭稱是。

炎帝哪裡會看不出他的心思,冷哼到:“行了,你想說什麼,朕難道看不出來?”

“臨時開會,的確不太容易,現在也並非戰備狀態,怪不得他們,認罰的事情就免了,但朕希望一旦戰鬥打響,所有人都要給我打起十二分精神。”

幾名將領頓時激動的渾身顫抖,連連道謝到:“多謝陛下,多謝陛下。”

等幾人落座之後,炎帝這才咳嗽了一聲,吸引眾人注意,隨後站起身來,指著身後的地圖,對在場眾人說道:“前幾日,秦將軍從東秦回來,朕本應該為他擺下接風酒,到如今局勢危急,等這一張打完之後,朕會親自補上。”

他說著瞪了一眼秦叔禦,其實這哪裡是因為冇時間,單純是因為秦叔禦回到軍營之後,除了必要的事情,其他時間都在陪著長公主。

不過彆人小夫妻兩人久彆重逢,誰也不敢說些什麼。

但如今軍情到來,自然不能再任由他們這樣。

“就在剛纔,朕收到訊息,逢雲山方向有一隻軍隊正從山上朝著山下趕來,看這樣子分明是打算包圍錦城。”

“隻是跟之前的敵軍不同的是,這一次敵人出動的士兵大都來自東瀛,人數雖然不過三千,但幾乎全部都是高手。”

“這一戰,凶險異常,不容有失……”

炎帝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將近二十名將領都下意識屏住呼吸,不敢出聲。

炎帝抬手指了指地圖上錦城東門方向,看向秦叔禦,問道:“秦將軍,北門之外就是一片峽穀,朕命你率領猛虎軍前往北門鎮守,可有問題?”

秦叔禦起身,麵色嚴肅,聲音中滿是凝重:“末將定不辱命!”

“很好。”

炎帝點了點頭,又繼續對其他將領下令道:“虎賁騎駐紮在錦城南門,負責看守南門方向。”

“明日一早,南境定遠軍就能抵達,屆時,朕將會親自率領定遠軍,鎮守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