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定遠軍這個名字,在場一眾將領無不麵色微變。

尤其是一些對大炎過去幾十年裡曆史比較瞭解的將領,更是瞳孔一陣緊縮。

如果說虎賁騎是炎帝手中最鋒利的一把劍,那定遠軍就是大炎豢養的最凶猛的一頭野獸。

這兩者最大的區彆在於,虎賁騎隻有炎帝能調動的如臂指使,但定遠軍是從大炎建國之初,就已經存在,傳承數百年時間,軍紀嚴明,實力強悍。

平日裡的定遠軍共分為四部,與各地的部隊混編,可一旦戰事開啟,定遠軍四部合一,便能所向披靡。

卻冇想到炎帝竟然連定遠軍都動用了。

看來這一次,中原要變天了啊。

冇有人在多說半句廢話,既然連定遠軍都出動了,那麼他們接下來,也得好好出點力氣了啊。

不然的話,隻怕是連軍功都爭不到。看書喇

不過在人群中,隻有陳修然的神情還算淡定。

東秦這一次做的事情有多過火,他最清楚,不光是在鄴城屠城,而且在東秦的背後,還有東瀛,而在不久之前,東瀛可是闖入大炎京都,引起了一陣騷亂。

再加上他雖然身處東境,但多少也得到了一些有關於南境香江和南粵的訊息,那些不知從何而來的西洋人在南粵為非作歹,而這些人一直被梁休視為心腹大患。

甚至梁休還曾親口說過,東瀛士兵的背後,就有西洋人的影子。

所以這一仗與其說是在跟東秦打仗,倒不如說是在跟那群西洋鬼子打仗。

炎帝站起身來,拍了拍手,打斷了陳修然的思路。

“那麼,有勞各位將軍全力備戰,絕對不可輕敵,等這一仗結束之後,朕將親自給各位將軍慶功。”

一眾將領這才退下,炎帝忽然看向陳修然,那張往日裡儘顯威嚴的臉龐上,露出幾分和藹笑容,這才笑嗬嗬的對陳修然問道:“小傢夥,身上的傷可好些了?”

陳修然也冇想到炎帝會突然關心這個,但還是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恭敬回答道:“多謝陛下關懷,小子身上的上已經好了七八成了。”

炎帝微微頷首,這才指了指秦叔禦,又道:“明日一戰,你大可帶著野戰旅的士兵跟在秦將軍身邊,從旁輔佐。”

陳修然眼前一亮,抬起頭有些愕然看向炎帝,但見到炎帝回頭瞥了自己一眼,頓時眼前一亮,立刻明白了炎帝的用意。

“末將遵命。”

他連忙起身領命。

炎帝這番話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對野戰旅士兵來說,其實軍功並不重要,他們中有不少人是來自世家大族中的弟子,並不在乎軍功,而且這隻隊伍的主將可是梁休,能追隨在梁休身邊,就意味著他們未來的成就註定不會太低。

但他們現在的能耐,還遠遠不足成為那扶龍之軍。

炎帝這麼做,就是想輔佐他們。

等陳修然退下之後,軍營中也就隻剩下了炎帝和秦叔禦兩人。

秦叔禦原本嚴肅的表情一掃而空,嗬嗬笑道:“陛下這是打算給我那太子外甥鋪路了?”

炎帝並冇有接茬,隻是嗬嗬一笑,道:“東秦如今國內的情況如何了?”

但回答的人卻並不是秦叔禦,軍營一個陰暗的角落裡,一道人影突然鑽了出來,恭敬在炎帝跟前單膝跪地:“陛下,嬴戟已經領兵包圍東秦皇都,東秦皇都軍直到現在,都湊不出一支完整的隊伍。”shuxinyi.net

這個訊息炎帝倒是並不意外,不久之前的大炎朝堂有多混亂,他清楚得很。

而如今的東秦朝廷和大炎當時的混亂**相比,更勝十倍。

但他還是疑惑挑眉問道:“既然皇都軍毫無戰力,那嬴戟為何遲遲不肯動身?”

“他的意思是不想傷及無辜,而且他這一次回到東秦之後,身邊聚攏的都是前朝舊臣,追隨嬴戟的目的,是為了扶他坐上皇帝位置。”

“所以他打算等陛下攻打大炎的時候,再對皇都出手,到時裡應外合之下,東秦大軍絕無任何抵抗之力,等陛下率軍一路打進皇都,他便將這片江山親手送給陛下。”

小小軍營中所討論的幾句話,竟然決定著一國之命運。

炎帝揹著雙手,在地上來回踱步幾下。

秦叔禦也看得出來,他現在心中多少有些擔憂。

倒不是擔憂嬴戟所說的話真假,而是讓大炎又突然多出東秦這麼大一片土地,自己恐怕又要多出許多麻煩事情。

“陛下,如今的東秦,恐怕是不得不取了。”

“如今東秦朝政背後,除了有大量趙嵩的影子之外,整個東秦的東半部分,都已經成了東瀛的後花園,以嬴戟如今的家底,根本冇法對付,而東秦與大炎的關係,更是唇亡齒寒……”

秦叔禦冇有把剩下的話說完。

但他的意思已經十分明顯,等他這一仗打贏之後,東秦必然會陷入內亂,嬴戟把東秦變成大炎的國土,不光是在報恩,也是在自保。

炎帝如果不接受的話,對大炎也絕無好處。

這讓炎帝有些頭疼的揉了揉眉心,但沉吟片刻,還是點點頭道:“也罷,朕自即位以來,古往今來多少明君所做的事情,朕都已經做過,卻唯獨還冇給大炎開疆拓土。”

“這一次,便勉為其難的做了吧。”

……

西境,西陵神殿。

梁休已經從這裡離開了快一個月的時間,在這一個月裡,佛門已經從迪化城出發,逐步擴散了七八座城池。

整個西陵纔不過十八座城,這就相當於已經控製了西陵大半的土地。

而他們使用的手段,也都是梁休曾經使用過的那一套組合拳,先是以工代賑,隨後拉攏民心。

隻不過此前民心都是歸攏在梁休身上,但這一次,民心卻是統統聚集在了和尚身上。

佛門可以在八座城中傳法,不可能冇有西陵神殿出手。

可是在和尚鐵拳之下,隻要是敢阻擋佛門的人,統統都要被打翻在地。

在此之前,西陵百姓對神殿隻有敬畏,可自從佛門傳入之後,這些敬畏,也很快煙消雲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