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那個拳頭在自己麵前飛速放大,黑衣男子瞳孔驟然緊縮。

“蚩璃,還不救我?!!”

男子大喝一聲,話音剛落,他腳下地麵飛速隆起,一根粗大的藤蔓眨眼間鑽了出來,擋在了和尚跟男子的麵前。

藤蔓表麵佈滿了紫黑色的到此,表皮極為粗糙,一拳打上去,和尚隻覺得一股詭異的力量從表皮上彈了回來,讓他都不禁下意識後退兩步。

四周的百姓們更是被嚇得一陣尖叫。

“找死!”

和尚眉頭緊鎖,眼前這藤蔓讓他感到很是熟悉,卻又有所不同,但他現在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

藤蔓根部十分粗大,要至少五人合圍才能環抱,卻被和尚這一拳硬生生打出一個少說也有直徑一米的空洞出來。

藤蔓也因此朝著一旁倒去,在藤蔓後方,黑衣男子飛快後退,在他身側,一名女子悄然現身。

女子長得格外俊俏,眉眼精緻,膚如凝脂,好似剝殼雞蛋一般光滑。

和尚麵色凝重,眼前女子光是看樣貌,頂多隻有二十歲出頭,可她那一雙眸子卻滿含滄桑神色,一眼看去,卻如同看到滄海桑田,若是定力不強的人,光是這一次對視,就得元氣大傷,甚至當場昏迷。

讓和尚後背冒出一層冷汗,眼前之人究竟是何方神聖,竟然實力如此強悍,此前怎麼冇聽說西陵還有這樣一位高手。

但有一點能肯定的是,這女子並非西陵神殿的人。

在此之前,他所接觸過的西陵神殿的人,無一不是神神叨叨的,恨不得把他們所謂的神明掛在嘴邊,寫在臉上。

而且在他們身上,也有屬於西陵神殿特有的令人厭惡的惡臭。

可眼前女子卻並非如此。

還冇等他弄明白眼前女子是什麼身份,就見到女子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咧嘴一笑道:“你就是傳聞中的那個小和尚?”

短短一句話,卻讓和尚猛然汗毛倒豎,瞳孔驟然緊縮,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他隻感覺自己好像被什麼恐怖的東西盯上一般,卻還是一咬牙,冷哼道:“汝乃何方妖孽?且看小僧今日便將你擒於馬下!”

他腳下猛一用力,身形陡然騰空而起,身後驟然間金光大作,竟然在他身後幻化出一尊大佛。

大佛抬手一掌拍下,竟然帶起一陣風雷之聲,以手掌為中心,四周所有的人都被一陣勁風吹拂出去,隻有這一男一女兩人還能站在原地。

“站我身後!”

女子麵對這般天下奇景,卻依舊不為所動,隻是淡淡說道。

大佛手掌重重拍下,隻聽一陣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以女子身體為中心,地上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掌印。

這震撼人心的一幕,讓整個橋客城中的百姓都愣在原地。

片刻之後,人群之不知是誰突然大喊道:“這是活佛轉世啊!”

“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一時間,城中信眾紛紛跪伏在地,口中高聲念著佛號,生怕自己有半點不敬,就會被打入阿鼻地獄。

和尚雙掌合攏,他身後大佛也消散不見。

但他那顆光頭上麵,卻已經冒出一顆顆汗珠。

剛纔這一招,可消耗了他不少的力氣。

“咯咯咯咯!”

突然,一個充滿邪性的笑聲響起,剛剛纔鬆了口氣的和尚麵色陡然大變,猛地睜開眼睛,死死盯著剛纔被自己一掌籠罩的地方,露出不敢相信的目光。

“這怎麼可能?!!!”

和尚瞳孔驟然緊縮,卻見到在漫天煙塵中,一道玲瓏曼妙的人影緩緩走了出來。

女子除了頭髮亂了一些,依舊一副氣定神閒的模樣。

“不愧是那大炎太子的結拜兄弟,假以時日,隻怕我還當真不是你的對手。”

“不過現在麼,你的修行還不到家。”

放眼天下,有資格這樣說和尚的人,恐怕也就隻有這一個人了。

女子突然抬手,衣袖中竟然有無數蠱蟲飛出,女子更是露出一臉猙獰冰冷笑容,冷冷道:“我給你一炷香的時間,如果你解決不了這些蠱蟲,它們可就要將整個橋客城百姓全都華為白骨了。”

“咯咯,小和尚,你行不行呢?”

話音未落,和尚已經看清楚了這些蠱蟲模樣,竟然個個都有巴掌大小,甲殼上都有幽幽紫光,絕不一般。

讓他更是大吃一驚。

他跟水纖月何等熟悉,當然知道這種體型的蠱蟲意味著什麼。

光是培養一隻這樣的蠱蟲,就要耗費無數心血,可隻要能有一隻,就能輕易暗殺宗師之下的所有高手。

眼前女子卻能一口氣放出上百隻這種足以被稱為蠱皇的蠱蟲,如何不令人心驚?

他可不管他心中如何驚恐,卻也隻能猛一咬牙,一揮袖子,將其中一隻蠱蟲打飛出去。

無數蠱蟲飛快朝著他撲來,每一隻的外殼都堅硬如鐵,任憑和尚雙拳飛速揮動,也有些應付不來。

“咯咯,冇想到這世上竟然還能有人和我的造詣不相上下,倒是令人驚訝呢。”

和尚身後,一個如銀鈴一般的聲音突然傳來。

“彆過來!”

和尚頓時被嚇了一跳,聲音的主人正是水纖月,可眼前女子十分神秘,誰知道水纖月衝過來的話,會不會有危險。

但他話剛說完,就歎了口氣。

水纖月的性格,他如何不知?雖然平日裡在他麵前乖巧的不行,可隻要是她認定的事情,冇有任何人可以改變。

水纖月眨眼間便從他身旁越過,纖纖玉手中抓著一個白玉瓷瓶,瓷瓶打開,手臂一會,竟然灑出一片黑色藥粉。

藥粉飛快擴散開來,將周圍的蠱蟲全都包裹其中,那些原本凶猛的蠱蟲,竟然瞬間乖巧下來,一個個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水纖月和那女子同時抬頭看去,兩人四目相對,一起驚撥出聲:“是你?”

“你們認識?”

和尚一頭霧水看著水纖月,雖然這娘們兒從第一次見到他之後,就一直跟在他屁股後麵,但對水纖月過去的事情,和尚知道的不多。

“她叫蚩璃,是苗疆前任巫女,卻在洗禮之前突然消失,冇想到竟然會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