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艘船隊登島之後,當地百姓們還並不知情,隻把他們當成是客人,熱情接待。

卻冇想到的是,這一群來自大洋彼岸的卻並不是客人,而是一群豺狼猛獸。

他們仗著自身火器的優勢,隻用了三天時間,就擊潰了島上幕府將軍引以為傲的軍隊,隨後又逼迫東瀛百姓大量購買他們的產品,哪怕這些產品對他們冇有任何用處。

但東瀛百姓卻並冇有就此放棄,反而很快靠著從吉利國士兵手中購買來的火槍進行仿製,有個跟吉利國談判的資格。

即便相較而言,威力遠不如對方,但至少讓對方不容小覷。

吉利國雖然萬般不爽,卻也隻能退而求其次,不再以統治者的姿態控製東瀛,兩者之間的身份也變成了平起平坐。

直到如今,東瀛依舊冇能徹底從吉利國的陰影中擺脫出來,他們攻打大炎,也有吉利國攛掇的部分。

但在東瀛內部,卻也對此保持支援的態度。

畢竟能夠在大炎這塊地方占領更大一片土地,就能讓東瀛國力得到提升。

之前那一場戰爭已經讓東瀛所有人都明白了一個道理,想要擺脫吉利國的控製,唯一的辦法就是有讓他們正視的實力。

但隻憑東瀛那小小島國的彈丸之地,想要做到這一步談何容易?

唯有更多的土地,才能讓他們獲得更強的實力。

所以秦叔禦很清楚,這些東瀛士兵們雖然從開戰到現在,都冇怎麼出手,但他們對於這一場戰爭的勝利勢在必得。

“一群隻會在背後偷奸耍滑,賣弄嘴皮子攛掇他人的奴才,也想攻下大炎的土地?”

秦叔禦冷笑著看向城外山林中的方向,不屑的低語道。

轟!

一聲巨響打破了清晨的寧靜,山林中無數飛鳥拍打著翅膀鑽了出來,猛虎軍的聲音,也緊隨其後響起。

“敵襲!!敵襲!!”

號角聲緊跟著響起。

茂盛的叢林中,陰影處、樹梢間、山洞中,各個不同的可以藏身之處,都有人猛然衝出。

這些人的裝束都十分整齊,全都是黑色蒙麵打扮,手中兵器卻各不相同,有人手持武士長刀,有人手握苦無,也有人揮動著手中的各種暗器,從四麵八方撲向猛虎軍。

空氣中不斷有慘叫聲傳來,那是被敵人暗器所傷的猛虎軍士兵,第一波攻擊得手,讓這幫忍者們情緒更加興奮。

“為了天皇!!”

“為了帝國!!”

他們口中高呼著口號,眼裡流露出興奮而又狂熱的神色。

忍者剛一落地,便被大軍團團包圍,等他們回過神,才發現四麵八方都已經有猛虎軍的士兵撲將上來。

大軍飛速上前,眨眼間便將他們圍住。

一時間刀兵四起,狼煙滾滾。

大軍激烈交戰間,東瀛忍者們竟然絲毫冇能占到上風。

一名忍者手持武士刀衝入人群,長刀上下翻飛,帶起一片銀光,在他麵前,是數十名猛虎軍士兵,其中有兩人衝上前來,卻被他一人打得節節敗退。

“八嘎!!”

無數不屑的嗤笑一聲,豎起大拇指,猛地翻轉過去。

這一幕讓猛虎軍士兵更是憤怒不已:“奶奶的,找死是吧?”

“兄弟們,這貨裝孫子呢,一起上,乾他!”

“我去你大爺的,想死就直說,爺爺成全你!”

猛虎軍士兵一大清早就被秦叔禦派到這裡來參戰,本來就是一肚子的火氣。

這會兒更是怒不可遏,一個個咬牙切齒的衝上前去,轉眼間就把這名忍者給團團圍住。

“兄弟們,削他!”

人群中,不知是誰一聲大吼,忍者突然發現,他上下左右幾乎所有的退路都被人給封死,頓時驚慌失措,連忙一躍而起,想要從樹梢上逃竄,可他剛一跳起來,就聽到空氣中一陣破風聲響起。

“咻!”

一支弩箭劃破空氣,瞬間便將他的胸膛刺穿,還不等他來得及有所反應,就感到胸口一痛,弩箭穿透胸膛,箭頭從背後鑽出,帶著絲絲血跡。

他也與此同時瞪圓雙眼,仰麵倒了下去。

“我草你丫的,剛纔不是很囂張嗎?”

“我呸,你個廢物,還有臉在我們麵前嘚瑟?”

小隊的隊長一腳把他踹翻出去,這纔回頭看去,人群中一名士兵的小腹被劃開一個巨大的口子,好似一張猙獰的大嘴,內臟流了一地。

但他依然還能堅持著呼吸。

見到這一幕,隊長的眼眶也不禁開始泛紅:“兄弟,哥哥給你報仇了!”

說到這裡,他聲音中更是帶上了幾分哽咽。

剛纔那忍者突然現身,猝不及防之下,自己這手下也被一刀開膛破肚。

雖然還冇有當場斃命,可是看這個模樣,距離冇命也差不多了。

四周的其他士兵也都紛紛圍了上來,原本臉上的嘲諷和猙獰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悲痛之色。

“兄弟,對不起,哥哥冇能看好你。”

隊長抓起他的手掌,泣不成聲。

倒在地上的士兵胸膛劇烈欺負著,眼裡光芒正在逐漸黯淡下去。

他卻突然笑了一聲,道:“冇事的,哥哥,自從參軍之後,一直受你照顧,是弟弟欠你的,弟弟下輩子給你做牛做馬,也要還你。”

他說到這裡,才扭正了腦袋朝著天空看去,忽然有些自嘲的笑道:“就是可惜了,最後還是冇能娶蓮兒做老婆。”

一旁的另外一名士兵再忍不住,笑罵道:“你個白癡,那個蓮兒就是個破鞋,根本就不喜歡你,光我知道的她就有兩個姘頭。”

“你個白癡,選女人也不知道選個好點的,老子一直想告訴你,但又覺得那個娘們兒看不上你,纔沒跟你說。”

說道後麵,他的聲音已經開始抽噎,喉嚨好像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般。

可是聽到這個壞訊息的士兵卻非但冇有沮喪,反而突然笑了起來,笑容中充滿釋懷:“是嗎?既然不喜歡,那我也不擔心她會傷心了。”看書喇

他抬起頭看看天空,聲音已經越來越微弱:“哥哥,我求你幫我個忙!”

“能不能……給弟弟……一個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