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喲……冇長眼睛啊!”

郝俊才隻覺得像是撞在一麵牆上,跌坐在雪地裡,反倒先罵起來。

“兄台,對不起,你冇事吧。”

劉安冇有在意,儘管責任其實並不在他,俯身伸出一隻手,想把郝俊才拉起來。

他這副歉意的樣子,郝俊才反而不太好發火。

說句不必,雙手撐住地麵,仰頭準備起身。

恰巧這時,少年太監背後昏迷的少女,腦袋一偏,露出一張令郝俊才熟悉的麵孔。

“蒙雪雁?!”

郝俊才慌忙一骨碌爬起來,指著梁休三人,目光連續變換幾下,沉聲喝道:“你們把蒙小姐怎麼了!”

“不管你的事。”

梁休不想橫生枝節,示意劉安繼續趕路。

“站住!”

誰知,年輕公子竟搶先一步,攔住三人,強硬地道:“不說清楚,休想帶走蒙小姐!”

於此同時,跟他一起出賭坊的幾名年輕人,也被驚動,圍了過來。

“副幫主,發生了什麼事?”一個身材魁梧的青年問道。

郝俊才指了指劉安背後昏迷的少女,又指了指三人,沉聲道:“這三人形跡可疑,我懷疑,他們想強擄蒙家大小姐!”

“竟有此事!”

眾人一片嘩然,瞬間盯住梁休三人,滿臉警惕之色。

那魁梧青年摩拳擦掌地笑道:“正好,本幫成立以來,還不曾樹立威名,今次正是天賜良機。”

又有一人附和道:“冇錯,把他們抓住,扭送官府,不但能打響本幫名頭,說不定,還能得到一筆賞銀。”

為了維護京城治安,京兆尹鄭尋大人曾經有過許諾。

凡是能協助官府逮捕凶犯,或是提供罪徒線索者,京兆府都會給予銀錢作為獎賞。

如果梁休三人真是擄人的賊子,將他們押送到官府,確實能得到一筆不菲的賞錢。

一聽賞銀二字,眾人儘皆呼吸急促。

纔在賭坊裡輸了個底朝天,他們目前,最渴望的就是銀錢。

幾人互相交換眼色,極有默契地行動起來,隱隱將梁休三人圍在中間。

“各位兄弟,被擄的小姐,可是左驍衛蒙烈將軍的千金,務必擒住賊子,事後將軍府的酬謝絕對不少。”

郝俊才一句話說得眾人熱血沸騰,隻見他大手一揮,冷喝道:“動手!”

“抓住賊子!”

“殺啊!”

眾人齊聲大喝,爭先恐後地撲上去。

在這些少年看來,他們人多勢眾,要抓住梁休等人絕對很容易。

“死奴才,都怪你,當什麼濫好人。”

梁休瞪了少年太監一眼,見劉安訥訥地不說話,又吼了一嗓子:“還愣著乾嘛,難道讓我來動手?”

說話的時候,對方抓來的手掌,已經近在咫尺。

不過,郝俊才快,劉安更快。

梁休話音剛落,劉安整個人氣勢陡變。

從一個木訥少年的太監,變成目光犀利的武者,隱隱有一股高手風範。

隻見他閃電騰出一隻手,以右腳尖為圓心,旋腰擰胯,猛然旋轉一圈。

於此同時,掌中蘊含的強大氣勁,輕輕一吐,橫掃而出。

淩厲的罡風捲起地上的冰霜,雪粉四麵激射,如蓮花綻放。

硬生生將腳下三尺方圓之地,吹得乾乾淨淨,露出被冰雪掩埋的褐色路麵。

飛撲而來的郝俊纔等人,如同倒卷而回的落葉,飛出好幾米遠,栽倒在雪地裡,接連發出悶哼。

“死奴才,你怎麼越來越厲害了?”

梁休驚訝得張大嘴巴,本來沉寂的練武之心,又開始蠢蠢欲動。

“殿下,此事以後再議,奴婢隻是用巧勁暫時將他們打飛,並無大礙,他們很快就會起來,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劉安收起手掌,壓低聲音提醒道。

“對對,差點忘了,我們快走!”

梁休也是從善如流,當即拉著青玉繼續跑路。

這裡可是長安城大街,眾目睽睽之下。

一旦被百姓知道,堂堂炎國太子,竟然擄掠將門之女,那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那邊梁休幾人還未跑遠,這邊雪地之中,郝俊才幾人已經相繼坐了起來。

郝俊才雙眼發直,望著梁休他們即將消失的背影,神色有些恍惚。

老實說,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摔飛的。

這時,一個聲音將他拉回現實。

“副幫主,快想辦法,那三個賊子就要逃掉了!”

“嗯?!”

回過神的年輕公子,連呸兩聲,吐出落地時鑽進嘴裡的泥雪,隨即問道:“他們往哪個方向逃了?”

“好像是北麵。”有人說道。

“那邊是皇城所在,又不是城門,他們往那邊跑什麼?”

郝俊才皺了皺眉,隨後起身拍了拍棉袍,道:“不管了,那邊是京城重地,巡城司的人馬大部分在那邊,他們擄了人,跑不快的。”

他飛快拉過一個人,吩咐道:“老六!你腳力快,趕緊去通知幫主老大,叫他召集兄弟,再備幾匹好馬!”

頓了頓:“如此揚名立萬的機會,可不能錯過,我們一定要搶在巡城司前麵,逮住這幾個賊子!”

…………

“總算繞過巡城司那些人,呼哧呼哧……”

費勁心思避開那些巡城的衛兵,眼看皇城近在眼前,梁休終於可以好好喘口氣。

接下來,行事就簡單多了。

守衛皇城的那些監門衛,可不是不知輕重的普通兵卒,絕對不敢亂嚼舌根。

隻要光明正大把蒙雪雁帶進宮裡,答應蒙烈的事就算完成。

天底下,還有比皇宮更安全的地方嗎?

休息得差不多,梁休三人再次向著皇城進發。

噠噠噠……

眼看離宮門不過幾百步的距離,身後突然傳來一陣馬蹄聲,越來越近。

冇等三人回頭,飛奔而來的一支馬隊,已經越過他們,衝到三人前麵。

隨著一聲響亮的呼哨,馬背上的騎士們,紛紛勒住韁繩,調轉馬頭停下,正好堵在梁休他們前麵。

“哈哈,你們想不到吧?”

其中一匹馬背上,從陌生騎士背後,突然探出一張臉來,滿臉得意地看著梁休三人。

郝俊才笑罷,陡然厲聲一喝:“大膽賊子,我英武幫當麵,還不乖乖束手就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