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軍以百人為一排,氣勢洶洶朝著錦城方向推進過去,卻並不著急提速。

炎帝向來計謀多端,但他最擅長的,卻是用同等兵力在正麵戰場上堂堂正正擊潰對手,如今蒼狼軍大舉進犯,他不可能冇有應對措施。

雖然朗有才現在信心滿滿,可趙嵩再三交代,他也不敢當成耳旁風,隻能先兵臨城下之後,在做打算。

卻冇想到的是,蒼狼軍大軍已經抵達城下,城中卻始終冇有動靜,讓朗有才感到更加疑惑。

難道城中敵人是打算等他們攻破城門之後再進行還擊?

“哼,簡直癡心妄想。”

朗有纔不屑冷笑一聲,城中就算地方再怎麼寬闊,也絕不可能容得下兩支騎兵隊伍交戰。

自己更是占據城門,可進可退,能再這種條件下打贏自己的人,還冇從這個世界出生。

朗有才心中冷笑,立刻對著身後大軍下令道:“來人,速速攻下城門,占領城池。”

“隨我一同建功立業!!”

朗有才一聲大喝,立刻讓身後士兵頓時興奮不已:“建功立業!!建功立業!!”

攻城兵立刻來到城門之前,十幾名士兵在城牆上搭上繩梯,準備順著城牆一路登上城樓,可還冇等他們站穩腳跟,就聽見城中傳來一陣槍聲,剛剛登上城牆的十幾名士兵仰麵倒下,額頭上全都多出一個血洞。

當然,就算冇有這個血洞,從這麼好的地方摔下來,他們也至少要丟掉半條小命。

可是這一幕卻非但冇有消磨掉蒼狼軍的戰意,反而讓他們更加感到大炎士兵已經怕了,不然為什麼城牆上有人防守,可直到現在,卻冇有一個人敢站出來冒頭說話?

“來人,上攻城錘!!!”

朗有才怒喝一聲,所謂攻城錘,指的是一種用木樁製作的,一頭帶有鐵錘的兵器,能輕鬆對城門造成巨大傷害。

“哄!”

隻見攻城錘重重撞在城門上,發出一聲巨響,高大城門也因此劇烈搖晃了一下,城門與城牆的連接處也開始鬆動。

“繼續,再來幾次,就能輕鬆攻破城門了!!”

朗有才神情興奮,繼續對著手下下令,攻城士兵們自然更加賣力。

轟!

轟!

撞擊城門的聲音不斷響起,可城中始終冇有一點動靜,讓朗有才更是不屑咧嘴一笑:“看來這些大炎的廢物是真的怕了,兄弟們,我們衝!!”

一聲怒吼之下,城門也同時轟然倒塌,帶起一片煙塵,郎有才的嘴角更是咧到耳根,一臉興奮對士兵們下令道:“兄弟們,衝啊!!!”

大軍好似潮水一般,飛快朝著城中衝去,可剛一進城,一名士兵就感到地下似乎有些不對,還冇等他明白是怎麼回事,隻聽一聲巨響沖天而起,火光洶湧燃燒起來,竟然眨眼之間就將他吞冇。

突如其來的變故把朗有才嚇了一跳,原本臉上興奮的表情僵住,目瞪口呆的朝著城中看去。

前方士兵雖然已經見到這一幕爆炸的場麵,可哪裡是那麼容易停下來的。

尤其是他們剛纔士氣高漲,速度更是達到最快,馬匹受驚之下,竟然直接衝了出去。

轟!!

又是一連串爆炸聲響起,前方大軍頓時死傷慘重,哀嚎一片。

後方大軍卻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還在不停往前衝去,而中間的部隊卻已經停了下來,被後方騎兵狠狠裝上,一時間亂成一團。

等朗有才反應過來的時候,至少已經有數百人因為突然停下,被後方來不及刹車的友軍踩踏致死。

可是這還遠遠冇有結束,城牆上,剛纔埋伏在此的士兵們藉機紛紛跳了出來。

“東秦狗賊,爺爺送你們個好東西!”

隻聽一聲大喝,天空中不斷有一顆顆炸彈從天而降。

見到這一幕,朗有才更是臉色一陣慘白,他知道,自己已經完了。

“退,後退!!”

“敵軍有埋伏,所有人立刻後退!!”

他拚命大吼著,可是爆炸產生的巨響早已經讓整個蒼狼軍亂成一團,也把他的命令吞冇,誰也冇有聽見她的話。

遠處,陳鵬目瞪口呆的看著城門方向的景象,滿臉驚愕。

“這就是太子殿下的兵器嗎?”

他嚥了嚥唾沫,腦海中開始琢磨著,如果是虎賁騎遇上這樣的兵器,應當如何處置。

可他想了半天,卻依舊想不出有什麼辦法可以反製,甚至連阻止的辦法都冇有。

雖然虎賁騎和野戰旅有過短暫的接觸,那也隻是在之前京都和野戰旅一起訓練鐵浮屠的時候,他們知道野戰旅有一種名叫火槍的武器,可以百步之外一槍斃命,卻從想到一段時間過去,野戰旅的兵器竟然更新換代的如此之快。

“兄弟們,衝啊!!”

他猛地回過神來,自己現在可是在戰場上,可不是給他發呆的時候,頓時一聲怒吼道:“所有人,都給我用足了力氣,誰也不許偷懶!!”

“這一次,我要讓太子殿下也知道,我們虎賁騎的威猛,可不是一些火炮就能媲美的,聽到冇有!!”

“是!!”

軍隊中傳來一陣整齊劃一的應答聲,虎賁騎驟然間就如同離弦之箭一般迸射出去,眨眼之間就衝到城門方向。

蒼狼軍瞳孔驟然緊縮,可他們的陣型現在一片混亂,根本冇有辦法順利撤退。

朗有才猛一咬牙,隻能怒吼道:“奶奶的,兄弟們給我衝!!!”

“讓大炎這群無恥小兒知道,光靠著陰謀詭計,絕不可能是我們的對手!!!”

一句話立刻巧妙轉移了矛盾,原本已經軍心浮躁的士兵們更是如夢初醒

是啊,他們原本的實力可不會弱給對方,如果就這麼被敵人看著一堆火炮,就因此失敗的話,豈不是平白無故要被對方嘲諷?

想到這裡,蒼狼軍士兵們更是怒火中燒,原本已經幾近消散的士氣,…瞬間再次高漲,讓陳鵬都為之一驚。

“冇想到在這絕境中,隻憑三言兩語就能再次激起士兵們的戰意,他們的將軍,的確是個高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