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卻絲毫冇有因此感到害怕,反而更加興奮道:“既然你們說我是憑藉外物之力才能做到這一步,那我就讓你們看看,我們經過訓練之後結出的鐵浮屠,究竟有多凶猛吧!!”

“殺啊!!”

他振臂一揮,一馬當先便衝了出去,在他身後,四千虎賁騎緊隨其後,好似一堵銅牆鐵壁,飛速推進。

錦城中駐紮的虎賁騎共計萬人,但這一次出動的隻有四千,一方麵是因為城中地方狹窄,施展不開,另一方麵,確實因為對付這些蒼狼軍,四千人足夠了。

自從見識了梁休研究出來的鐵浮屠之後,宇文雄就大受震撼,隻可惜虎賁騎和野戰旅不同,野戰旅的軍備全都是梁休自己掏錢,對掌握著南山煤礦,富得流油的梁休來說,這筆錢不算什麼。

可虎賁騎的裝備,都是炎帝出錢,作為大炎的皇帝,他的錢要顧慮到大炎的方方麵麵,自然不可能跟梁休一樣一擲千金。

再加上鐵浮屠的裝備十分沉重,尋常士兵且不說能不能裝備的上,就算裝備上了,也要經過大量的訓練才能駕馭。

所以在宇文雄的軟磨硬泡,加上炎帝強令武研院一番改革之後,鐵浮屠盔甲經過改良的版本終於出現,除了對重點部位進行防護之外,其他地方的防禦力也削減了許多,卻依然能讓對手無從下手。

而且在造價方麵,也減少了足足一半,炎帝這才勉強同意答應給虎賁騎更新換代,但也並不是所有部隊,而是讓宇文雄先挑選出一批精銳士兵作為試驗品。

能夠被裝備上鐵浮屠,足以說明陳鵬率領的這些士兵全部都是精銳,心中傲氣自然不低。

大軍凶猛往前衝去,蒼狼軍士兵們同樣不肯服輸,領頭士兵抬手就是一刀,朝著虎賁騎前排士兵砍去,可長刀跟盔甲碰撞,卻隻發出噹的一聲脆響,冒出一片火星,手中長刀也因此滑開。shuxinyi.net

還冇等他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就被敵人一槍穿了個透心涼。

一時間,虎賁騎所過之處,蒼狼軍士兵們就如同割麥子一般,飛快倒下。

大軍飛快四散而去,人群之中,朗有才已經呆若木雞。

他已經看清楚了虎賁騎為何如此勇猛,可他還是想不明白,為什麼在身上穿著這麼沉重的盔甲,虎賁騎依然能如此靈動快速。看書喇

“這…這不可能,這絕對不是人力所能達到的事情!!”

他咬牙切齒,不甘的怒吼道。

遠處,陳鵬一臉悲哀的看著朗有才的模樣,搖了搖頭。

“我們虎賁騎經過多少次訓練,才能帶動這一身盔甲,有經過多少次訓練,才能在披帶甲冑的情況下,能保持陣型,你怎會知道?”

“要怪的話,就怪你們冇有太子殿下這樣的大纔可以引領你們吧。”

他抬起手臂,舉起一把燧發槍,隻聽砰的一聲,一顆子彈出膛,朗有才的身子猛地一顫,便額頭上就多出一個血洞,仰麵倒了下去。

蒼狼軍見到自家將軍陣亡,更是瞬間潰不成軍,飛速朝著城外逃竄。

……

東門之外,炎帝傲然屹立城頭,旭日東昇,如同碎金一般的陽光灑在他身上,讓這個大炎皇帝更顯威嚴。

他遠遠朝著城門方向看去,遠處的逢雲山上,一名白麵無鬚的老太監站在原地,手持拂塵,如同老僧入定一般。

趙嵩很清楚,如果他和炎帝兩人大戰一場,最終的結果隻有一個,那就是兩敗俱傷,所以對現在的他來說,唯一的辦法就隻有等著。

就在這時,城門之下有傳令兵飛快趕來,來到炎帝身旁,恭敬單膝跪地:“陛下,前方急報。”

他正要繼續說下去,卻被炎帝擺了擺手打斷:“大聲說出來,讓大家都能聽到。”

那士兵雖然一臉不解,卻也還是點了點頭:“是,陛下!!”

“陛下,北門方向戰事順利,秦將軍率領猛虎軍,以井字軍陣型在叢林中設下埋伏,引誘東瀛大軍進入圈套,殲敵三千,生擒五百人,我軍傷亡五千人,其中陣亡三千人,兩千人負傷!!”

這個結果正在炎帝的預料之中,雖然看似兩方人馬傷亡數字幾乎相同,以秦叔禦戰神的名號來說,似乎顯得有些不太夠看。

可不要忘了,猛虎軍的這些忍者中,實力最弱的人也相當於六品高手,最強的人更是相當於八品左右。

能夠帶領著猛虎軍這麼一群實力普通的士兵跟地方保持傷亡相等,已經是很難得的事情。

果然,在城門之外,始終古井無波的趙嵩聽到這番話,原本古井無波的臉龐微微抽動,身子也微不可察的搖晃了一下。

可戰報到這裡還冇有結束,傳令兵繼續恭敬說道:“陛下,南門方向戰事同樣順利。”

“東秦蒼狼軍攻城,我軍勇猛應戰,在城門方向佈下地雷,等敵軍攻破城門之後,猝不及防之下被地雷炸翻,狼狽不堪。”

“同時,虎賁騎靠著改良版的鐵浮屠盔甲,輕鬆取勝,全軍受傷不過五百人,無一人陣亡,敵軍陣亡兩千餘人,其餘敵軍倉皇逃竄,我軍正在全力追捕。”

傳令兵的一番話十分洪亮,以趙嵩的實力,自然是一字不差的聽進去了。

他不禁抬起頭來,長歎一口氣,忽然笑道:“姓梁的,這一次是你贏了。”

炎帝咧嘴一笑,得意道:“說起來,這一次還是朕這輩子第一次贏得如此輕鬆的一仗。”

想到這裡,他就感覺一陣舒坦。

雖然換成其他人,也未必能跟虎賁騎一樣穿戴鐵浮屠,但不管是鐵浮屠還是地雷,都是梁休的主意。

至於秦叔禦更不用說,從始至終,都是秦叔禦一個人處理,根本不需要讓他操心。

“老閹貨,朕勸你還是不要動這些心思了,有這個經曆,還是好好解決一下你國內的動亂吧。”

“朕的情報若是冇錯,東秦皇都已經被叛軍包圍,你再不回去救火的話,隻靠著嬴二那個白癡,能擋得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