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真是人……好像在動?快,快救人!”

艄公將掛在艙內的燈籠取出,照在河麵,三人終於看清楚了。

一個身穿青衣的人,正仰麵躺在水中,頭髮飄散,隨波逐流。

等船靠近,蕭玉顏和冬兒,幾乎同時驚呼:“梁不凡!”

兩人一臉不可思議。

這人剛纔,明明在百花坊大出風頭。

怎麼一轉眼,就掉進河裡,還漂到這裡來了?

看他的樣子,迷迷糊糊,神誌不清,臉上似乎還有淤青,明顯是被揍了。

“小姐,你說他不會是,付不起嫖資,被人打了丟進清河裡的吧?”

冬兒下意識猜測,隻覺得一陣牙疼。

除了這個,她實在想不到其他理由。

“不許胡說!”

蕭玉顏輕叱一聲,“他好歹也是徐公子的跟班,若是付不起……那個,豈不是連國公府也跟著丟臉?應該是彆的原因。”

這時,艄公的聲音再次響起:“兩位姑娘,什麼公子、跟班、國公府的,老朽聽不懂,這大冷天的,還是救人要緊。”

蕭玉顏深以為然,不再多說,三人合力,將梁休撈上小船。

“我的天!好多血……這是刀傷啊,莫非,他是被仇家尋仇?”

眼看梁休左臂染紅一大片,艄公檢視之後,搖搖頭,神色不安:

“兩位姑娘,我隻是一個撐船的,小本買賣,可不敢沾染這種因果。”

“瞧你嚇得,救都救上來了,難不成你還能把他再丟下去?”冬兒冷哼一聲,“你要敢做,那就犯了殺人罪,是要砍頭的。”

“那……那怎麼辦?”艄公十分惶恐,“萬一,他的仇家找來,老朽這把老骨頭,可抵擋不住。”

“船家放心,此事不會連累到你,你隻管快點,將船劃到齊國公府就好。”

在蕭玉顏的示意下,冬兒摸出一錠碎銀子,塞到艄公手上。

然後,轉身走進船艙,將一隻烤火的火爐提出來,放在梁休的身邊,供他取暖。

“還不夠,再拿個木盆,取點熱水。”

冬兒一一拿來,蕭玉顏接過水壺,倒了半盆熱水。

隨後從懷中取出一方繡帕,放進盆裡,親自擰乾,捂在梁休的額頭上。

等到涼了之後,又打濕,擰乾,再做一遍。

條件有些,這樣可以最大程度,避免他落水之後,感染風寒。

“原來兩位姑娘,竟是齊國公府上的貴人,如此一來,老朽就放心了。”

艄公收了銀子,表現得越發賣力,小船飛快加速,一路劈波斬浪。

好在,這時已經離齊國公府不遠。

冇過多久,船到達蕭家後院。

冬兒率先上船,叫來兩個家丁,將梁休抬上岸,走後門進了府內。

這一夜,梁休做了一個夢。

夢中的他,浸泡在冰冷的河水裡,四肢冰涼,頭痛欲裂,渾身都在發抖。

不過,每次他額頭快凍得麻木時,總有一道暖流,覆蓋上來,減輕了他不少痛苦。

如此迷迷糊糊,本夢半醒,也不知什麼時候,終於陷入沉睡。

雪落無聲,一夜悄然過去。

……

橘紅色的陽光穿過窗格,射在牆壁上,一縷縷,柔和而又寧靜。

萬物都在甦醒的早上,唯有這間屋子,依舊有一個人在熟睡。

直到日頭抬高,明亮的光線移動到床頭,才似乎終於將他驚醒。

“好亮……小玉兒,把窗簾放下。”

梁休抬手擋住刺眼的光線,翻了個身,嘴裡嘟噥著。

等了半天,冇有動靜,他覺得不對,迷迷糊糊又叫了一聲:“小玉兒!”

“你叫誰小玉兒?”這時,一個陌生的女聲傳來。

聲音十分突兀,梁休栗然一驚,直接坐起來。

“我靠!你、你是誰?”

梁休看著眼前丫鬟模樣的女子。

十七八歲,皮膚白皙,烏黑的秀髮,小巧的臉蛋,一雙水靈靈的眼睛,透著一股聰慧。

此女論身材樣貌,屬於中上之姿,年齡方麵,也和自家小侍女差不多。

可是,她真的不是自己的青玉啊。

少女打了個哈欠,攏了攏自己的鬢髮,掀開披在身上的棉被,起身往外走。

“醒了就坐好,你有傷在身,我出去給你打點熱水,洗個臉。”

梁休看了看少女苗條的背影,又看了看床頭櫃,少女的棉被,正搭在上麵。

看樣子,她昨晚,應該是趴在這上麵睡覺的。

梁休有些過意不去。

不會是自己,霸占了人家的床吧?

他打量了一會兒這間屋子,雙手支撐,想要靠住床頭。

“咦?”

梁休突然愣了下。

自己的左臂,好像冇有那麼痛了。

靜心感知,才發現,原來是內氣的作用。

心裡不禁一喜,看來,擁有內力,果然是好處無窮。

他想看看傷口癒合得如何,捋開袖子,才發現,自己已經被換了一身衣服。

不會吧?

怔了怔,拉開褲子朝裡一看。

梁休不禁老臉一紅。

這條底褲,好像不是自己喜歡的款式。

現在的姑娘,都是這麼開放的嗎?

過了一會兒,冬兒端著一盆熱水進來,發現梁休目光躲閃,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怪異。

“你怎麼了?”她將盆子放在洗臉架上,皺眉問道。

“冇,冇什麼。”梁休姿態有些扭捏,深吸幾口氣,問道,“對了,姑娘能否告訴在下,今天是什麼日子?”

“臘月初十,哪算什麼日子,離上元節還有好幾天呢。”冬兒隨口道。

梁休鬆可口氣。

看來,自己從昏迷到醒來,隻用了一夜時間。

他剛纔還在擔心,萬一昏迷個幾天幾夜,那事情可就大發了。

也不怪他會這麼想。

昨晚他和那個高個黑衣人,墜入清河之後,在河底一番殊死搏鬥,可謂九死一生。

他幾乎要以為,自己冇辦法活著上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