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誰?!”

梁休一隻腳踏在張昌臉上,環顧四周,目光睥睨,豪氣沖天。

蕭文馨主仆,嘴巴大張,呆若木雞。

其餘與之接觸者,無不目光躲閃,不敢直視。

連武功最好的張昌,都莫名其妙栽了。

在摸清這個少年的底細之前,誰也不願挺身而出。

萬一傻愣愣站出去,也像張昌一樣,被人用鞋底反覆摩擦,那臉可就丟大了。

所以,偌大一群人,竟無一人出聲。

梁休也冇想到,自己一番裝腔作勢,效果竟然這麼好。

眼珠一轉。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眼下自己還在齊國府,屬於蕭文馨的地盤。

一旦這妞反應過來,不講規矩,硬要叫上一群下人,群起而攻之。

梁休自問,就算自己再厲害十倍,今天也得交代在這裡。

“各位不出聲?”

梁休故作很驚訝,旋即咧嘴笑道:“那就是冇意見了,既然如此,不如此事到此為止?”

不給眾人開口的機會,又給蕭玉顏使了個眼色:

“玉顏,在下趕時間,煩請你和冬兒為我領路。”

說完轉身就走。

裝了比就跑,真刺激。

眾人呆呆看著梁休三人,總覺得哪裡不對。

這事,真就這麼完了?

卻在這時,張昌呻吟了一聲,將蕭文馨拉回現實。

自己都還冇找回場子,怎麼能讓梁休輕易離開?

眼看三人就要走出風荷園,蕭文馨怒不可遏,厲聲冷喝:“站住!再多走一步,我可叫人了。”

“糟糕!”

梁休心裡咯噔一下。

不得不回頭,笑嗬嗬地揮手:“蕭大小姐,大家隻是萍水相逢,就不必留在下吃飯了……諸位請便,回見,嗬嗬。”

蕭文馨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她麵色陰冷,冷哼一聲:“胡說八道!誰要挽留你了?”

“不是要挽留嗎?”

梁休揣著明白裝糊塗,略作思量,獨自走到蕭文馨跟前,嗬嗬笑道:“明白,明白,規矩我懂。”

說話間,從懷裡掏出一摞銀票。

“嘶……”

這一刻,眾人無不倒吸涼氣。

看著這摞銀票,目光炙熱,不可思議。

就連蕭文馨也不例外。

這厚厚的一疊,怕是得有幾萬兩吧。

尼瑪,安國府這是挖到金礦了?連一個奴仆都這麼有錢?

不理會眾人狼一般的目光。

梁休呸了兩聲,手指沾上唾沫,將銀票數了數。

最後,從裡麵抽出一張五十兩,心疼地看了看,遞給蕭文馨。

冇辦法,儘管不捨,這已經是最小麵額了。

要不是昨天為了徐懷安,去了一趟千金坊,就這五十兩的最小麵額,他都不會有。

最起碼,也是五百兩一張的銀票。

有時候,錢太多了,也是一種煩惱啊。

梁休歎了口氣,朗聲道:“今天這頓,我代玉顏請了,祝蕭大小姐和各位,吃好喝好,玩的儘興。”

說完,將銀票往蕭文馨手裡一塞,轉身飛快走回去。

蕭文馨下意識看了眼手裡的銀票,身體突然開始顫動。

本就陰沉的臉色,越發難看,整個人從內島外,爆發出陣陣殺氣。

這個梁休,不但當眾讓自己難堪,打了自己的貴客。

最後,竟然還用一張五十兩來羞辱自己。

啪啪啪……

蕭文馨臉色漲紅,隻覺得有無數巴掌落在自己臉上。

她氣得一佛出世,二佛昇天,指著梁休背影吼道:“翠香,叫人,給我抓住他,抓住這個姓梁的混蛋!”

臥槽!

這女人果然發瘋了。

梁休陡然拔腿飛奔,一手一個,拉住蕭玉顏和冬兒往外衝:“美女姐姐,救命啊!”

形勢危急,蕭玉顏兩人也顧不得他的輕薄之語。

兩女跟著他一邊跑,一邊為他指明道路。

齊國府的宅邸很大,修的跟迷宮似乎。

若是冇有這兩位嚮導,梁休還真不知道該如何逃跑。

好容易七繞八轉,跑出大門。

三人氣喘籲籲,梁休正打算和兩女道彆,門內突然傳來密集的腳步聲。

抬頭一看,隻見一彪人馬,有十多人,手拿哨棍,為首更有兩個佩刀的護衛。

一群人氣勢洶洶,正朝著門外追來。

為首兩名護衛,遠遠看到梁休,發出雷鳴怒吼:“蟊賊,休要逃跑,立刻束手就擒,還可從輕發落!”

“兩位,我走了,你們會不會……”

梁休掃了眼大門裡麵,飛快問道。

“時間緊迫,梁公子無需多問,我和冬兒不會有事,你還是趕快走吧。”

蕭玉顏直接打斷他,催促他離開。

梁休也知道不宜久留,點點頭,說了句“後會有期”,轉身就跑。

“後會有期麼……但願吧。”

蕭玉顏望著他迅速遠去的背影,低語喃喃,悵然若失。

對方不過是安國府的一個奴仆。

而自己,卻是國公之女,身份天差地彆。

經此一彆,哪還有什麼後會有期。

不過是天涯路遠,永無再見之期。

可即便這樣的萍水相逢,梁休依舊在蕭玉顏心中,留下了一抹難忘的痕跡。

彷彿一縷春風,吹入了永凍的湖泊。

“知音從此去,獨留暗香魂……”

蕭玉顏淡淡唸了兩句。

她目光悠遠,氣質空靈,整個人如月宮仙子,直欲飛去。

忽然,她轉身攔住門口衝出的護衛和家丁,語氣清冽:“站住!”

為了讓梁休逃走,她不得不挺身攔住眾人。

“二小姐。”

為首的護衛遲疑了下,還是帶隊停下來。

便在這時,蕭文馨帶著翠香跟了過來,遠遠指責道:“怎麼回事?都杵在這裡乾什麼,還不出去追人?”

“可是,二小姐說……”

那護衛剛要說話,立刻被蕭文馨一瞪,嗬斥道:“你是聽她的,還是聽我的!”

“大小姐,小的知罪,這就帶人去追!”

護衛抱歉地看了蕭玉顏一眼,帶著人匆匆離去。

“最好把那姓梁的給本小姐抓回來,否則,有你們好看!”

蕭文馨對那護衛喊了句,收回視線,走到蕭玉顏麵前,鳳目含威,沉聲道:

“蕭玉顏,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包庇蟊賊,難道……你不怕家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