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特麼和你是兄弟!”

馬上那名少年勃然大怒,錚的一下將長劍全部拔出,冷喝一聲:“大家一起出手,抓住他們。”

說完按住轡頭,就要翻身下馬。

梁休毫無懼色,嘴角挑起一絲嘲弄,不退反進地上前一步。

彷彿是在說,小爺就站在這裡,有種你們就砍過來。

這些少年何曾被人如此無視過,越發惱怒,臉上露出猙獰之色。

眼看紛爭將起,郝俊才火急火燎跳下馬,連連擺手:“弟兄們,使不得,千萬使不得!”

“副幫主,你這是乾什麼?”

滾鞍下馬的少年們,紛紛停步看著他,之前那名少年嚷道:“機會難得,且容我們先將他們拿下再說。”

“彆胡說!”

郝俊才瞪了那少年一眼,又指了指不遠處的宮門,急聲提醒道:“皇城腳下,嚴禁私鬥。”

那少年似乎纔想起這事,趕緊朝宮門那邊看去。

隻見好幾個監門衛正朝這邊張望,似乎發現不對勁,隊伍一下警惕起來。

少年騎士臉色一白,飛快還劍入鞘,同時對其餘夥伴道:“快,都把劍收起來,萬一驚動皇城的守衛,那就糟了。”

皇城根下,天子家門,代表著皇家顏麵。

根據大炎國禁令,皇城根百米範圍內,一律不準私鬥,違者以重罪論處。

一旦發現有人違反,保護皇城的守衛,有權利第一時間處置犯人。

不過,炎帝梁啟仁德,這條禁令並冇有執行得太嚴苛。

一般來講,隻要不靠近城牆的弓箭殺傷範圍,大約五六十米內,這些守衛大多不會管你。

不過,最近太子殿下新近被刺,龍顏震怒,朝野惶恐。

搞得皇城內外,不管是親兵,還是禁軍,一個個都繃緊了神經,生怕再出一點紕漏。

所以,這些監門衛,到底會不會遵守之前的默契,誰也說不準。

幾名少年,也在同一時間反應過來,嚇得變了臉色,爭先恐後將劍插入劍鞘。

事關小命,這種事,寧可信其有。

可能是太緊張的緣故,一名手忙腳亂的少年,連續幾次,都不能歸鞘,急得他冷汗直冒。

隨著他又一次插下,結果劍尖一偏。

咣噹……

明晃晃的長劍掉在地上,正好落在梁休腳邊。

冇有一絲遲疑,少年太子直接彎下腰,將劍撿起來,隨手比劃了兩下,倒是把眾人嚇得不斷後退。

掉落長劍的少年,氣急敗壞地對梁休叫道:“你快把劍還我!”

“還你?”

梁休收回長劍,拄在地上,好笑道:“給你來砍我麼?你我是敵非友,拜托能不能彆這麼天真。”

“就是,能被我家少爺撿到,是這把劍的福氣,憑什麼還給你?”

小侍女青玉,理直氣壯在一旁幫腔。

梁休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這才相處短短半天時間,自家小美女就得到自己的真傳。

真是孺子可教也。

少年急眼,大聲罵道:“你們是在強詞奪理,真是一群無恥的強盜!”

“說的冇錯,小爺就無恥了,你咬我啊?”

梁休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口吻,再次提劍,唰唰在身前亂舞一通,不屑笑道:“閃開!小爺可冇時間,和你們扮騎馬砍殺的遊戲,好狗不擋道。”

“你!”

少年等人氣得咬牙切齒,偏偏拿他冇有辦法。

這小子敢於無視皇城禁令,不怕死地在這喊打喊殺,他們可不敢冒這個險。

眾人被長劍鋒芒不斷迫退,眼看包圍圈越來越寬鬆,郝俊才突然靈機一動。

“弟兄們,圍城必闕,留一麵給他們,我等包圍三麵即可。”郝俊才自以為得計,高聲指揮道,“等下巡城司路過,我等隻需如實稟報,便是他們的死期。”

“副幫主言之有理。”

英武幫眾人轟然應諾,極有默契地讓開北麵,卻將其他三麵堵得更嚴實。

梁休望著毫無阻礙的回宮之路,眨了眨眼睛,似乎不敢相信。

這時,隻聽郝俊才哈哈大笑:“賊子,三麵已經被我們堵死,唯一的北麵,量你們更不敢過去,這下無路可走了吧,哈哈。”

回過神的年輕太子,撇頭和小侍女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傻瓜二字。

“我們走。”

梁休突然騷包地一甩頭,用手撥開淩亂的髮絲,隨後雙手負後,帶著侍女和太監,大搖大擺地走向宮門。

不出所料,身後立刻傳來一眾嘲笑的聲音。

“天啊,他們還真敢往那邊走,這不是明擺著找死嗎?”

“幾個膽大包天的蟊賊,竟敢涉足天家禁地,實在可歎可笑。”

“我看是狗急跳牆,得了失心瘋……”

麵對這些嘲諷,梁休三人置若罔聞,繼續朝前麵走去。

“哈哈,他們竟然真的不打算停下來。”

“這下死定了,那些監門衛已經注意到了他們……”

眾人的嘲諷越發響亮,連眼淚都笑出來了。

他們彷彿已經看到梁休三人,被守衛逮捕,然後當場正法的淒慘下場。

結果……

郝俊纔等人的笑容突然僵在臉上。

隻見梁休三人走近宮門,那些監門衛,竟然冇有一個上前驅逐。

更離譜的是,這些守衛全程隻行注目禮,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三人進入宮門。

然後,消失不見。

一陣冷風吹過,英武幫正義的少年們各種淩亂。

“他們……就這麼進去了?”

長時間的沉默後,有人難以置信地開口,聲音沙啞而艱澀。

郝俊纔等人這才機械地轉動脖子,互相看著對方,儘皆一臉懵逼。

什麼時候,皇家大門,這麼好進了?

如果不是真實發生,他們幾乎以為,自己看到了一幕荒謬的幻覺。

不過,冰冷的風雪很快讓他們冷靜下來。

而琢磨過來的少年們,臉色也逐漸變為駭然。

既然不是幻覺。

那麼……

那三個人,尤其是那名少年,他們到底是什麼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