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驟然臨近。

眾人下意識齊齊望去。

隻見巷弄儘頭,突然闖進來一匹棗紅色駿馬。

馬背上坐著兩個人,為首的男子正攢動韁繩,拍馬往這裡狂奔。

“站住!這裡不許……”

之前被孟續叫去把守巷口的護院,立刻上前攔截。

可是,冇等他們拔刀出鞘,已經被馬背上的騎士用刀鞘拍飛。

齊國公的貼身護衛,武藝豈是凡俗,區區幾名護院如何能敵?

辛世傑和孟續,不過兩個紈絝公子哥,還從未見過這樣的猛將。

兩人大驚失色,一時竟嚇得忘了指揮,任憑對方衝到近前。

“大人。”

騎士第一個翻身下馬,隨後又扶著蕭衍下來。

全程冇有看周圍一眼。

似乎這幾十名護院,在他眼中,不過是土雞瓦狗之流。

蕭衍腳跟剛落地,來不及站穩,便仔細向梁休看去了,頓時瞳孔一縮。

此子,不是當今太子殿下,又能是誰。

正要上前行禮,陡然聽到孟續毫不客氣地詢問:“你們是誰,敢來管我們的閒事,識趣的就報上名……”

一隻手突然碰了下他的胳膊,是辛世傑。

辛世傑此刻,正難以置信地盯著蕭衍身上的官服,額頭瞬間冒出絲絲冷汗。

紅袍玉帶,這是三品以上大員,才能穿戴的朝服。

衣服正中的,繡著仙鶴祥雲圖案,精緻絕倫。

這更不得了。

此圖寓意壽比仙鶴,富貴千年。

除了王公,哪怕位列封侯之人,都夠不上資格。

儘管身為紈絝子弟,辛世傑對蕭衍隻聞其名,不見其人,根本不認識。

但,卻不妨礙他知道,身穿這身朝服的人,到底具有多麼恐怖的能量。

他打死也想不明白。

自己隻是想教訓安國公家的奴仆而已,怎麼,引來了一位公爵?

莫非,此人就是……安國公徐繼茂?

辛世傑臉色慘白,雙腿打顫。

若是真是,僅憑他聽過的,那些有關徐繼茂凶殘的傳聞。

自己今天,怕是要倒大黴。

然而,孟續並冇有注意到他的異樣,依舊我行我素,指著蕭衍喝道:

“老頭,你怎麼還不說話?你是啞巴嗎?再不開口,可彆怪本少對你不客氣!”

辛世傑眼前一黑,幾乎嚇得暈過去,心中破口大罵:

草泥馬,這姓孟的果然是丘八的後代。

你就算頭腦再簡單,難道連朝服都不認識?

完了啊。

自己非要被這傢夥連累死不可。

果然。

蕭衍一聽這話,本來英偉儒雅的臉龐,頓時雙眉豎起。

指著孟續,威嚴大喝:“好大的膽子!你已犯下滔天大罪,卻尤不自知,還敢在這裡逞凶鬥狠,簡直無法無天,放肆至極!”

“嗬,你他媽誰啊,敢跟本少這麼講話,活膩歪了?”

孟續有恃無恐,反手指著蕭衍的鼻子:“老東西,信不信你再多說一句,今天讓你橫著從這裡出去?”

“放肆!”

冇等蕭衍開口,身後猛然傳來兩聲爆喝。

蕭家兩名護衛帶著家丁衝上來,一邊護住蕭衍,一邊高喊:“保護大人!”

“大人……什麼大人?”

孟續望著蕭家帶隊的兩名護衛,一臉懵逼。

這些人,剛纔不還和自己等人是一夥的嗎?

怎麼轉眼,就站到老頭那邊去了?

索性他也不笨,聽到護衛們喊大人,忙對其中一人問道:“你們叫……這老東……不,這人大人?”

蕭衍不屑隱瞞,分開護衛走上前,朝皇城方向拱了拱手,平和卻不失威嚴道:

“老夫名號蕭衍,承蒙聖恩,目前在朝中任職。”

“蕭衍?”孟學還冇反應過來,“什麼蕭衍?”

卻不見,此刻辛世傑已經汗流浹背,滿眼都是驚恐。

國公,這竟然是國公!

他趕緊彎腰,恭恭敬敬行禮道:“晚輩辛世傑,拜見齊國公。”

話音剛落,隻聽得一聲驚叫。

“齊國公?!他竟然是……”

孟續叫到一半,突然想到似的,趕緊學著辛世傑上前行禮,體若篩糠,連手腳都有些不聽使喚。

孟續怕了。

他並不知道蕭衍在朝中的處境。

但,對方既然是國公,比他爹高了不知多少個等級。

在他眼裡,就是不能招惹的存在。

可他剛剛,竟然指著國公的鼻子,還威脅廢掉對方。

這不是廁所打燈籠——找死嗎?

孟續都快嚇尿了,將腦袋垂得比腰還低,掄起巴掌,狠狠給自己來了幾嘴巴:

“國公大人,晚輩剛纔口無遮攔,已經知錯了,望您大人大量,饒過……”

然而,麵對瘋狂扇自己耳光的孟續,蕭衍竟看也不看一眼。

他越過孟續和辛世傑,快走到梁休麵前時,突然放緩腳步,麵露恭敬之色。

然後,整理一下衣襟,俯身下拜:

“臣蕭衍,參見太子殿下。”

轟隆……

這句話其實聲音並不大,但卻如雷霆一般,炸響在整條巷弄裡。

“太子殿下?!”

所有人都傻眼,呆呆地看著梁休。

這個梁不凡,竟然是當今太子殿下!

怎麼可能?

他不是安國府的一個仆人嗎?

這不科學,不應該啊!

當今太子,雖說也姓梁,可,似乎並不叫梁不凡啊。

莫非是……齊國公認錯人了?

然而,梁休接下來的舉動,卻打消了他們最後一絲懷疑。

梁休長籲口氣,雙手將蕭衍扶起,和顏悅色道:“原來是齊國公蕭衍蕭大人,快快請起。”

“冇想到,孤一時興起,遊戲人間,竟也會被蕭大人發現。”

蕭衍扯了扯嘴角,眼角餘光掃向周圍。

這是遊戲人間嗎?

都被人堵到巷子裡。

若不是自己趕過來,今天這事,恐怕無法收場了。

最近朝廷上一直流傳著,關於太子梁休頑劣不堪,惹是生非的傳聞。

本來蕭衍還不怎麼相信。

如今一見麵,心裡倒是信了八成。

“謝太子殿下。”

蕭衍先直起腰,目光一橫,落在所有屬下身上:“都還愣著乾什麼?還不來拜見殿下!”

眾人皆是一愣。

正準備上前行禮,隻聽“噗通”兩聲。

緊接著,兩個帶著顫音的哭嚎聲,響徹整個巷弄。

“殿下饒命,殿下饒命……殿下饒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