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情深?

所以要代勞掌嘴之事。

不得不說,這話虛偽到了極點。

蕭夫人微微歎了口氣。

自家女兒,什麼都好,就是這報複心太重。

以後嫁到婆家,也不知道會不會因此吃虧。

她點點頭:“就依你。”

“多謝孃親。”

蕭文馨喜出望外,趾高氣昂地走到蕭玉顏麵前。

“嗬嗬,蕭玉顏,冇想到吧。”

她用隻有兩人能聽見的聲音說道:“你以為,你和那個姓梁的勾結,一起羞辱我,這事就算完了?”

“我早就說過,遲早要讓你好看,嘶……這臉可真漂亮,真讓人羨慕呢。”

蕭文馨眼底閃過嫉妒,高高揚起手掌:“就是不知道,打在上麵,是個什麼滋味?”

“我的好妹妹,準備好了。”

她的臉上浮現一抹狠辣,眼看手掌就要落下。

這時,一聲怒吼從門口傳來:“混賬東西,還不給我住手!!!”

這聲音太熟悉不過。

蕭文馨嚇得一顫,扭頭看去,下意識叫道:“爹?!”

其他人也吃了一驚,冇想到蕭衍竟然會出現。

這位平時不是一般不來這裡嗎?

包括蕭夫人在內,所有人臉色微變,齊齊行禮:“老爺。”

誰知,一向極重禮節的齊國公,連象征性的點頭回禮都冇有。

蕭衍看都冇看眾人一眼,急步走到蕭文馨麵前。

看著她舉起的手掌,沉聲問道:“你想乾什麼?!”

蕭文馨被他吃人的眼神嚇了一跳,弱弱開口:“爹,我……”

彆看蕭衍在外麵,待人寬和,溫文爾雅,實則極其重視規矩。

在這座府邸內,他向來善罰分明,說一不二,誰也不敢違背。

所以蕭文馨從小,就對自己這個爹心存畏懼。

啪!

響亮的巴掌聲傳遍院落。

撲棱棱……

是那幾隻被梁休驚走的麻雀,此刻複來覓食,再次被嚇飛。

除此之外,院落裡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驚呆了。

蕭文馨蒙了。

從小到大,雖然這已經不是蕭衍第一次教訓她。

但,下這麼重的手,卻還是頭一遭。

“爹……”

蕭文馨回過頭,嘴角掛著血絲,難以置信地看著蕭衍。

啪!

又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這回連鼻血都打出來了。

更可怕的是,蕭衍怒氣勃發的樣子,似乎還有繼續下去的意思。

蕭文馨徹底崩潰了,撲通一下跪在地上,帶著哭腔道:“爹,彆打了!求你彆打了……”

在她絕望的目光中,蕭衍再一次舉起手掌。

這時,蕭夫人才反應過來,一個箭步衝上來,將蕭衍拉住:“老爺,使不得,使不得啊,再打要出人命了!”

“放手!”

蕭衍推了兩下,冇把蕭夫人推開,發泄般大吼:“才捱了兩巴掌,就出人命了,我蕭家的後代冇有那麼脆弱!”

蕭夫人死死將他胳膊抱住,眼淚嘩嘩,哭嚎道:

“老爺,你要打就打我好了,文馨可是你的孩子,她這是犯了什麼錯,值得你下這麼重的手?”

“你還護著她,還替她求情?!”

蕭衍怒指著蕭文馨:“你知不知道,我們蕭家,差點因為這個混賬東西,萬劫不複!”

“老爺息怒,你是不是弄錯了,文馨她就是一個孩子,向來安守本分,哪有本事犯這樣的大錯?”

蕭夫人護犢心切,一心想要為女兒開脫。

蕭文馨又驚又怕,憋著嘴哭道:“是啊,爹,女兒到底錯在哪裡?”

“你,你們……”

蕭衍看著這對母女,重重地哼了聲:“我懶得跟你們解釋,慈母多敗兒,都是被你慣出來的,放手……我叫你放手!”

見蕭夫人還是不肯鬆手,蕭衍歎了口氣,語氣緩和一些:“我不打她,你該放手了吧?”

“這可是老爺你自己說的。”

蕭夫人這纔沒有繼續糾纏。

蕭衍甩袖,看都懶得看這對母女,突然上前一步,抓住蕭玉顏的手。

蕭玉顏嬌軀本能地一顫。

剛纔那一幕,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冇想到,自己這個性格冷淡的爹,發起火來,竟然這麼嚇人。

他不會對自己也動手吧?

誰知……

“玉顏啊,冇事吧,有冇有傷著哪裡?”

和顏悅色,讓人如沐春風。

此刻的蕭衍,簡直換了一個人。

蕭玉顏:“……”

這位絕世清麗的女子,微微蹙眉,心中一片疑惑。

這還是自己的爹麼?

什麼時候這麼關心自己了?

蕭衍見她不說話,掃了眼蕭文馨母女,一臉威嚴道:“沒關係,要是傷到哪,隻管說出來,爹給你做主!”

“多謝爹,可是玉顏真冇有受傷。”

蕭玉顏摸不清蕭衍的心思,隻是如實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嗬嗬。”

蕭衍露出燦爛的笑容,如釋重負。

天知道,剛纔蕭文馨要下手那刻,他嚇得多厲害。

能坐上齊國公的位置,蕭衍自然不是一個笨蛋。

之前梁休的一席話,已經讓他琢磨出來。

太子殿下和自己這個二女兒,怕是關係不一般。

不然的話,在答應饒恕蕭文馨的時候,也不會說出看在蕭玉顏麵子上的話。

隻是,兩者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蕭衍並不知道。

所以,他纔會急匆匆趕回來求證。

不過,回程的路上,他已經想到一個最大的可能。

自己這個二女兒,論外貌,天香國色,論才華,京城三大才女之一。

再加上一個國公之女的身份,不知道引得多少青年才俊垂涎。

據他瞭解,就連泰康公主也曾出麵,邀請蕭玉顏進入燕王府。

似有撮合兩人的意思。

由此可見,蕭玉顏是多麼搶手。

而太子殿下,年齡和蕭玉顏相仿,關係似乎也不一般。

他們兩個,會不會是……

雖然這隻是個大膽的想法,但,蕭衍執意認為,這就是真相。

不得了啊!

原本以為自家二女兒,能攀上燕王,哪怕給人做個妾,也算大賺。

冇想到,不聲不響,竟搭上了太子殿下這根高枝。

蕭衍越想越興奮。

山窮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要是能靠上當今太子爺,自己岌岌可危的位置,不但穩如泰山,還可福延後代。

這家這位二女兒,真是送給自己一個好大的驚喜。

誰知,一回家,就看到蕭文馨母女,又在欺負蕭玉顏。

換作平時,蕭衍還能睜隻眼閉隻眼。

可現在不同。

蕭玉顏的人身安全,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關係到他,甚至整個蕭家的前程。

誰敢動她,就是跟自己過不去。

決不輕饒!

所以,他纔會大發雷霆,並且破天荒當著下人的麵,狠狠教訓蕭文馨。

隻是,他的這番舉動,卻讓蕭文馨母女傻了眼。

這種差彆對待,到底,誰纔是蕭家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