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溫能坐上尚書仆射,位列百官之首,眼光自然毒辣。

梁休惡劣的態度,能騙過徐懷安和劉安,卻騙不過他。

這位少年太子,明顯是在給那個小太監台階下。

由此可見,傳言定然有誤。

不過,這些都不關他的事。

劉溫的任務,是儘快找到太子。

以免訊息傳出,朝中思變,繼而引發一係列的麻煩。

大大炎朝,位於東土大陸中原核心地帶,坐擁百萬裡江山。

土地肥沃,物阜民豐,文化昌盛。

從古至今,一直是令周邊勢力垂涎的風水寶地。

如果此次,太子因為遇刺遭難,或是失蹤。

為了儲君的寶座,皇子和大臣之間,又會掀起新一輪的站隊。

可想而知,必定伴隨血雨腥風。

尤其是二皇子譽王,和四皇子燕王兩股勢力。

兩人如今羽翼已豐,一旦爭奪到白熱化,恐怕就算炎帝,也難以控製。

等那個時候,一旦周邊強鄰獲知訊息打進來……

北方的匈人蠻族,以及頭號死敵北莽朝。

西邊那群神棍控製的西梁。

以及南邊看似和大炎交好,實則貌合神離的南黎朝。

這些勢力,都有可能進來分一杯羹。

以大炎朝立國不到三十年的根基,未必就可以抵擋住這些豺狼。

幸好,老天有眼。

梁休非但冇事,還安然無恙地回來了。

劉溫如今任務完成,也算是鬆了口氣。

定了定神,劉溫邁步走到梁休麵前。

“劉仆射……你有事?”

梁休似乎這時才注意到他。

雖說身為天潢貴胄,除了皇帝,任何人麵子都可以不給。

但,劉溫可是尚書仆射,類似宰相的百官之首。

誰不得給幾分麵子?

哪怕是囂張如譽王,見到劉溫,也要率先起身相迎,以表尊敬。

可是梁休……

他的右腿擺在凳子上,不安分的晃動,旁邊還有劉安給揉著,絲毫冇有要起身的樣子。

這樣的態度,不得不說,算是十分怠慢了。

不過,劉溫冇有表露半點不滿,而是深深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敢問殿下,身體安好?”

“多謝劉仆射關心,孤的身體很好。”

梁休如實回答,順手從桌上取了一顆乾棗,丟進嘴裡。

“那就好。”

劉溫笑笑,微微躬身:“既如此,還請殿下襬駕,隨微臣一起回去覆命。”

“回去,這麼快……咳咳!”

梁休吃了一驚,差點被棗核噎住,慌忙吐出來:“可是,孤還有要事要辦。”

明天就是萬寶樓拍賣會的日子。

他若是現在回去,經曆了昨晚的事,鬼知道炎帝還放不放他出宮。

如此一來,豈不是影響他的發財大計?

劉溫笑著搖頭:“這恐怕不行。”

“就不能通融一下?”

“殿下應該知道,昨晚出了那麼大的事,陛下承受了多大的打擊和壓力。”

劉溫道:“前些日獵場遇襲事件,昨晚的刺客事件……殿下安危,關乎社稷,豈可屢次犯險?”

“而今微臣奉命行事,還請殿下體諒,莫讓微臣難做。”

“劉仆射這話,孤如何不知。”

梁休皺了皺眉,忽然問了句:“依你看,孤這次回宮,還能否再次出宮?”

劉溫坦然道:“殿下何必明知故問。”

“那就是出不來了。”

梁休歎了口氣,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

出了這麼大的事,老爹還能放自己出來纔怪了。

至少也要禁足半年。

他想了想,又問:“那,如果孤將刺客找出來,短期之內,父皇會允許我出宮嗎?”

“哦?”

劉溫微微一愣:“殿下知道刺客是誰?”

“有點眉目,不過,此事還需劉仆射配合。”

梁休下意識摸了摸胸口,裡麵放著一件東西。

是羽卿華為了讓他保守秘密,臨出門時,特意送的。

自己今後的日子。

是放飛自我,還是在宮裡望牆興歎。

就全靠這玩意了。

劉溫捋了捋短鬚,略作思量:“那些刺客,大膽妄為,敢刺殺殿下,微臣自然想要將之捉拿歸案,隻是……茲事體大,殿下可有把握?”

“如果有高手的話,把握會更大。”梁休斟酌著道。

劉溫看了眼劉安:“據我所知,宮裡有老公公出麵,似乎也在尋找殿下,微臣可以馬上聯絡。”

“如此甚好。”

梁休輕拍一下桌子,忽然想到什麼:“不過,在此之前,孤必須辦一件事。”

“會不會夜長夢多?”

劉溫此刻被梁休吊起胃口,擔心時間拖得太久,被那些刺客逃脫。

“放心吧,處理點東西,耽擱不了多久。”

梁休看向窗外,微微凝目。

計劃趕不上變化。

有些事,必須得提前了。

…………

萬寶樓。

“什麼?!”

錢寶寶驚訝地看著梁休:“拍賣會提前,今天下午就要舉行?”

“冇錯。”

梁休坐在椅子上。

身後站著劉安,眉目低垂,寸步不離。

梁休忽又歎口氣:“孤也知道,太過倉促,隻是,事情有變,必須今日舉行。”

“殿下,非要如此?”錢寶寶苦著一張臉,“雖然已經宣傳出去了,可是,人數未必湊得夠呢。”

“不管了。”

梁休語氣堅決:“哪怕遭受損失,也必須今天進行。”

倒不是他不放心萬寶樓。

幾件破爛玩意,還不值得他緊張。

隻不過,他現在急需現銀。

一個差點闖了大禍的小孩,在麵對家長怒火的時候,適時掏出一張獎狀,是不是會讓局麵好轉?

梁休現在的情況,就像這個小孩。

可想而知,昨晚他遇刺的事,讓炎帝有多麼惱火。

想要平息自家老爹的這把火。

非得用真金白銀砸不可。

錢寶寶無奈,隻得按照梁休的意思去辦。

“彆愁眉苦臉,等孤手上的事處理完,還有樁大買賣等著你。”

梁休也知道今天這事辦的不太地道。

所以,當場作出許諾。

以他現代人的頭腦,處在這個時代,處處都能找到機會。

要發財還不容易。

“哦,那就多謝殿下了。”

錢寶寶回答得有氣無力,顯然不太相信梁休的話。

“這妞……”

梁休皺眉,忽又放鬆下來,微微一笑:“算了,眼見為實,過段日子,你自會明白我梁某人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