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寶樓。

最頂級的大廳。

雕梁畫棟,富麗堂皇。

一場非公開的拍賣會正在舉行。

能夠參與進來的,非富即貴。

儘管如此,上百個座位,卻隻坐滿了一半。

“哎,還是太過倉促啊。”

梁休坐在後排,望著麵稀稀拉拉的人影,鬱悶的不行。

他敢肯定。

要是多等一天,這裡絕對能坐滿。

都是小錢錢啊。

可惜,飄走了……

台上。

錢寶寶親自操刀舉行拍賣。

力求讓前來競拍的貴賓,感受到萬寶樓的誠意。

不得不說,與一般富豪家庭,被當作花瓶的小姐不同。

錢寶寶既有顏值,又有能力。

短短一會兒功夫,就炒熱了現場的氣氛。

更是拍出了兩件價值過萬的物品。

放在梁休的前世,妥妥女強人一枚。

這也堅定了,梁休繼續和她合作下去的決心。

“各位來賓,現在,到了本次拍賣會的重頭戲——皇家至尊三寶!”

“由當今太子殿下禦筆信簽在此,絕對貨真價實,童叟無欺。”

錢寶寶的話,讓下麵起了不小的騷動。

當今大炎朝,上至權貴富豪,下至平民百姓。

很多人對於皇家,都有一種特殊的崇拜情結。

對於皇家流出的物件,自然也特彆偏愛。

氣氛越發高漲。

這也讓梁休稍微心安了一些。

至少那三件破爛,不會賣得太低。

事實上也是如此。

首先是至尊九龍杯。

在錢寶寶一番修飾下,其前後上千年,曆經數十位皇帝的曆史,立刻引起了眾人的興趣。

一番競價,最後取一個九字,以九萬兩的價格成交。

遠遠好於梁休六萬兩的心理預期。

反倒是被他寄予厚望的八駿圖,居然遭遇了滑鐵盧。

隻賣了兩萬兩。

這讓梁休陷入了深深的懷疑。

這些人到底有冇有眼光?

這三件破爛裡,就屬這副八駿圖最好看。

結果,越好看反而越不值錢嗎?

梁休心在滴血。

不免對最後一件東西的拍賣感到擔憂。

這玩意曆史既不厚重,也冇有完美的品相,就是一把斷劍而已。

萬一連一萬兩都賣不到……

自己和錢寶寶二十萬的計劃不就泡湯了?

梁休彷彿看到無數小錢錢,化為流沙,從自己的指縫流走。

“不行,不能坐以待斃,必須像個辦法!”

就這點錢,除開萬寶樓的手續費,拿回去上繳,他還能落下幾個子?

到底為誰辛苦為誰忙?

梁休下意識抬頭,正好迎上錢寶寶的目光。

這妞現在也急了,這個價格,和他們的預期相去甚遠。

當初,萬寶樓可是以十五萬兩的價格,拿下的這些東西。

要是斷劍再賣不出價,豈不是賠慘了?

兩個人彷彿心有靈犀,瞬間完成無數眼神交流。

“最後這件物品,是皇家至尊三寶的壓軸——帝王劍。”

“此劍曾跟隨當今陛下南征百戰,劍嘯西風,萬戰無敵,痛飲無數豪強鮮血,最終在十年前,與北莽的頂上之戰中,為振士氣,不幸折斷。”

錢寶寶豪氣萬丈地說著,一副煞有其事的樣子。

“當時,陛下輕騎減從,視察大雁關前哨,不幸被奸細告密,遭到北莽十萬大軍圍困。”

“然而陛下怡然無懼,於雁行山之巔,笑指北莽十萬大軍:朕觀北莽十萬大軍,不堪一擊,如土雞瓦狗爾。”

“言訖,前哨將士大振,誓殺莽賊,陛下遂持此劍,身先士卒,率領全部八百將士,鏖戰十萬莽賊,梟敵首三千,未呈敗勢,莽賊驚怖,肝膽欲裂。”

“而後,陛下更是大發神威,一人一劍,縱橫疆場,斬副將五名,更是戰退莽賊三大將……莽賊膽氣儘失,棄屍五千,遂退走,適此時,帝王劍崩。”

“陛下龍軀染血,持斷劍於斜陽之下,劍雖斷,勢猶在,金輝耀體,氣吞山河,一戰而樹我大炎朝炎帝煌煌威,赫赫功勳,直叫人萬古敬仰!”

錢寶寶說到這裡,小手猛然一揮,彷彿她就是陣前斬敵的炎帝。

“好!真是讓人熱血沸騰,我大炎朝炎帝陛下,自當威武無敵!”

“曆儘百戰,此劍確實功勳彪炳,當得帝王二字,隻可惜……”

“這有什麼可惜,冇聽錢小姐說嗎,劍雖斷,勢猶在,此劍雖斷,猶勝世間名劍!”

“說得好,我已迫不及待,想要一觀此帝王之劍。”

“就是,錢小姐,快快取出,讓我等一飽眼福……”

梁休望著狂熱的場麵,嘴角忍不住扯了扯。

這是什麼神仙操作?

厲害了,我的錢寶寶。

什麼頂上之戰?

什麼三大將?

什麼陣斬五千?

梁休表示,自己怎麼冇有聽過?

是。

炎帝梁啟確實領兵打過仗,也是在北方燕行山冇錯。

但,那是有大雁關之險好不好。

而且,那場戰爭,北莽十萬,大炎朝這邊也不少,有八萬人馬。

到了錢寶寶嘴裡,就成八百勇士了。

你確定這是斯巴達電影?

至於炎帝一人一劍,陣斬強敵,驚走三大將。

那就更扯淡。

要是一場戰爭,都輪到皇帝身先士卒,浴血搏殺,這個國家就算冇亡,估計也不遠了。

誰知,這些人偏偏就吃這套。

一個比一個叫得還大聲,就連先前對此不感興趣的人,也陷入興奮。

紛紛要求,錢寶寶快點拿出帝王劍。

梁休對此嗤之以鼻。

不過,誰也不會跟錢過不去。

錢寶寶發揮不錯,先下一城,接下來,就得看自己表演了。

“各位,這就是那把戰績輝煌的帝王劍!”

在大家的千呼萬喚中,錢寶寶總算捧出了那把斷劍。

眾人:“……”

半截青銅劍,灰撲撲,佈滿鏽跡,平平無奇,甚至到了難看的地步

眾人彷彿被當頭潑了一盆冷水。

這就是傳說中的帝王劍?

確定不是街頭張三鐵匠鋪,某個犄角旮旯刨出來,放了幾十年的老古董?

怎麼有種上當的感覺。

“接下來,請大家競價,底價一萬兩,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千兩。”錢寶寶滿懷期待。

“我出一萬兩。”

然而,這一聲報價過後,再無一人開口。

這些權貴富商,儘管狂熱,但都不是傻子。

這把斷劍,論賣相,怎麼看都不值上萬兩。

能忽悠一個已經很不錯了,其他人可冇興趣當冤大頭。

錢寶寶看得暗暗著急,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後方傳來:

“哈哈……這麼多人有眼無珠,既然都不識貨,這個便宜我撿了……我出一萬一千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