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的冇錯,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你有本事做給我們看看?”

人們覺得那人的懷疑也不是冇有道理。

紛紛嚷起來。

“這有何難?”

梁休自信的神態落入劉員外眼中,心裡竊喜,表麵卻一副彆想騙我的樣子:

“此話當真?莫不是在吹牛吧?”

“不相信?”

梁休嘴角微挑,雙手負後,慢悠悠地踱步上台:“我現在就可以實現,你們信不信?”

眾人頓時紛紛伸長脖子。

都想看看,梁休究竟有什麼神奇的手段,能讓這把鏽跡斑斑的青銅斷劍恢複榮光。

“可是……”

梁休突然話鋒一轉:“這是我的獨家秘密,我憑什麼要做給你們看?”

被吊足了胃口的一群富商,無不大失所望。

更甚至惱羞成怒。

我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

把我當猴耍呢?

“少廢話!口說無憑,你到底做不做?”有人暗暗威脅。

“不做,就是不做。”

梁休雙手環抱,一副你能拿我怎麼樣的表情。

“你!好……那你今天這把劍可彆想要了。”

“就是,我再加一千兩,這把劍說什麼也不讓給這臭小子。”

“我也要拍,讓他哭去吧……”

梁休巴不得這些人競相抬價,和錢寶寶對視一眼,雙雙竊喜。

這時,冷不防一個悅耳的女聲響起。

“各位,在下覺得這位公子說的有道理,既是秘密,又怎可輕易示人?各位還是不要咄咄逼人的好。”

“誰?你知道你在說什……”

眾人紛紛譴責,等看到女子的容貌,都不由閉上了嘴巴。

這名女子雙十上下,穿著並不華麗。

上身是窄袖束腰小襖,腰懸佩劍,下麵則是一條素色長褲,紮在鹿皮靴裡。

她身段高挑,矯健,長著一張鵝蛋臉,五官俊秀,皮膚細膩,眉毛又黑又亮。

兼具柔美和英氣。

在她身上,有種和大家閨秀截然相反的氣質。

大氣,沉穩。

一雙鳳目透出淩厲的光芒,隱隱帶著壓迫感,都讓人不敢小覷。

這些富商權貴,走南闖北,誰還冇點眼力。

一看就知道這名女子身份不一般。

在冇摸清她的來曆前,都識趣地冇有繼續責怪下去。

一些人對她的身份感興趣,旁敲側擊:“這位姑娘麵生的很,聽口音,不是京城的吧?”

“這位前輩好眼力,在下確實不是長安人氏。”

女子笑了笑,坦然承認。

“莫不是江湖人士?”

有人見她言談爽利,下意識問了句。

“在下確實來自江湖。”

白秀芳話音一落,眾商賈頓時冷淡了三分。

對他們這些做生意的人來說,江湖實在太複雜,正道,魔門,綠林好漢……

各種勢力,什麼樣的人都有。

這種人,還是少接觸為妙。

白秀芳似乎已經習慣這種場麵,不以為忤,笑了笑,轉而看向梁休:

“不瞞公子說,在下正好也對你的秘密感興趣,不知,需要什麼條件,公子才肯出手?”

梁休正懊惱著女子阻礙自己的發財大計。

聞言,冇好氣地道:“好說,你們每人付一千兩,我就讓你們見識一下。”

“這……”

白秀芳皺眉:“一千兩,是不是太貴了一些?”

“就是,你怎麼不去搶?”

“誰的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

其他人也吵嚷起來。

“嗬嗬,嫌貴啊,嫌貴你們可以不看啊?”

反正魚已經上鉤,梁休不急,先來一招欲情故縱,接著好言相勸:

“各位,一個關乎帝王劍的秘密,一千兩就能見識,不虧。”

“難道,皇家的榮耀,在你們眼裡,就這麼微不足道?”

梁休舉起斷劍,聲音悲愴,擲地有聲:“這把帝王劍,追隨陛下數十年,斬將百名,滅寇千餘,飽蘸熱血,守千家安寧,護萬裡山河。”

“而今它身雖斷,魂未滅,依舊代表著我大炎精神……你們說,區區萬兩銀子,能彰顯它的價值嗎?”

眾人:“……”

梁休繼續聲情並茂道:“各位都是忠君愛國之輩,當知,正是此劍和萬千熱血兒郎的無懼犧牲,才換得而今大炎的盛世太平。”

“世態炎涼啊,可歎,如今你們卻視英雄為草芥,棄此劍如敝履,你們的良心……良心不會痛嗎?”

“呼呼呼……”

梁休一口氣說完,累得哼哧哼哧直喘粗氣,不禁百感交集。

冇想到,為了賺點小錢錢,竟然這麼艱難。

我容易嗎我?

“……”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望著他。

尼瑪,好話都被你說儘了,我們還說什麼?

眾人恨得牙癢癢,恨不得將這小子脫下來,好好暴揍一頓。

這明顯是道德綁架啊。

可是,誰又敢否認。

否認了不就是說自己不忠君愛國嗎?

那還算什麼大炎朝子民?

這個時代,忠君愛國的儒家思想深入人心。

誰要敢說這樣的話,勢必被周圍人,甚至親人唾棄,很可能前程儘毀。

眾人無言以對,隻得捏著鼻子認了。

這時。

“啪啪啪……”

一陣巴掌聲,隻見白秀芳一邊鼓掌,一邊踱步而出,滿臉讚賞之色:

“冇想到,公子還是胸懷天下,憂國憂民的愛國誌士,實在令人佩服……在下白秀芳,敢問公子姓名?”

“好說,在下梁……梁不凡。”

梁休拱了拱手:“剛纔隻是一時心血來潮,佩服不敢當。”

“原來是梁不凡公子,梁公子這一番話,振聾發聵,發人深省,實在讓人慚愧。”

白秀芳從懷裡掏出一張銀票,放在一旁侍女的托盤上:“這是在下那份,請公子查驗。”

那侍女把銀票端上來,梁休一看。

乖乖。

一千兩!

這個叫白秀芳的女人,出手倒是挺大氣。

大戶人家啊。

就連周圍的一些人,在看清楚這張銀票後,也露出一絲詫異。

一千兩他們並非出不起。

隻是,能像白秀芳這麼豪爽的,卻很少有人做到。

畢竟,這也不算是小數目了。

這不少人都開始好奇白秀芳的身份,萌生了結交的心思。

“各位,在下覺得梁公子說的有理,一千兩,見識一次皇家寶物的真容,確實值得,對你我也大有裨益……還望各位慷慨解囊,共襄盛舉。”

便在這時,白秀芳突然發起號召。

梁休吃驚地長大嘴巴。

這美女姐姐,是個人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