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說的好,老夫也是這個想法。”

“冇錯,這種機會,一生又能得見幾回?一千兩,我出了。”

“正巧我也想見識一下。”

有時候,叫人出錢就像募捐。

一旦有人帶頭,很快就有第二個。

最先是想要趁機結識白秀芳的一群人。

為了博得對方好感,緊隨其後。

對他們而言,花一千兩,結識一個很可能身家钜萬的朋友,並不算虧本。

這些人占了大部分。

順理成章,剩下的小部分人,也不好無動於衷。

這群人主要是為了麵子,不想被人看扁。

有種打斷牙齒和血吞的感覺。

於是。

啪啪啪……

無數的銀票被拍在托盤裡。

全部加起來,得有四五萬兩。

梁休和錢寶寶驚呆了。

每人出一千兩,不過是梁休信口胡說。

他其實壓根就冇指望這些人會出這筆錢?

可現在……

意外和發財,你永遠不知道誰會先來。

此刻就算不拍賣青銅斷劍,也已經超過了十五萬兩,圓滿完成預期目標。

梁休和錢寶寶對視一眼,眼眸深處,各自露出狼狽為奸的笑意。

“好了,現在銀子也出來,梁公子,你是不是該動手了?”

台下的催促,打斷了梁休的好夢。

“抱歉,馬上,馬上開始……”

梁休安撫住眾人,對錢寶寶說道:“你們萬寶樓裡,有賣藥材的嗎?”

錢寶寶點點頭:“當然,要不乾嘛叫這個名字。”

“那好,立刻給我準備幾樣東西,水,網布,綠礬,空心導管——冇有的話,陶管或竹管也行,還有炭爐,蒸鍋,大的陶盆……”

錢寶寶並不知道他要這些東西的目的。

但,還是吩咐下人馬上去準備。

不愧是萬寶樓,效率就是驚人。

不過半盞茶的功夫,這些東西就都配齊了。

眾人伸長脖子,看著梁休麵前一對罈罈罐罐,和錢寶寶一樣,完全不明就裡。

梁休掃了他們一眼,不由露出一絲得意。

這些人,估計一輩子也不知道什麼是化學。

小爺今天就讓你們長長見識。

果然。

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化學老師誠不欺我也。

梁休想起了前世化學老師的音容笑貌,輕歎一聲,開始擺弄起眼前的‘裝置’。

他先是將綠礬倒進陶罐,蓋上蓋子,再接上導管,放進蒸鍋裡。

接著,便點燃炭爐,將蒸鍋放上去。

最後,將導管的另一頭,放在陶盆裡麵。

大功告成。

梁休拍了拍手。

接下來,就是等待蒸餾液流出的時候。

“殿下,這就是你的秘密?”

旁邊,傳來錢寶寶弱弱的聲音:“你確定,這不是在熬中藥?”

在中醫的範疇內,綠礬是一味中藥,有補血去積,消腫殺蟲的功效。

所以,梁休並不奇怪錢寶寶會這麼認為。

“我裡麵冇有加水。”梁休對她倒是冇有隱瞞,小聲應道。

“這……這有什麼不同嗎?”

“當然不同。”

梁休指著導管的出口:“所以,待會這裡流出的液體,不但不能治病,反而還有毒。”

“有多毒?!”

“比最劇烈的毒藥還賭,一滴就能讓人腸穿肚爛。”

“嘶……”

錢寶寶吃驚地張大小嘴,看梁休的目光十分複雜。

都說天家無親情,權力鬥爭,不死不休。

她以前還不怎麼相信。

如今一看,太子殿下居然連製作毒藥都會。

天啦,這皇宮之內,到底是有多危險,纔會把人逼成這樣?

可怕!

真的可怕!

這一刻,錢寶寶忽然有些同情起梁休來。

梁休絲毫不知道,自己在錢寶寶腦中,已經變得如此可憐。

他一直盯著導管出口,等待著結果。

爐火燒的很旺,蒸鍋上咕嘟嘟冒著蒸汽。

過了片刻。

“出來了,終於出來了!”

錢寶寶指著導管流出的一滴液體,驚喜地叫起來。

很快,她又覺得不妥,往後退了兩步。

這可是比劇毒還毒的毒藥啊!

梁休卻不怕,反而很興奮。

冇想到,自己第一次化學實操,就得到想要的結果。

等液體連續滴落,彙成一小灘,他立刻舀了一瓢水,慢慢倒進陶盆裡。

滋滋……

就像往燒紅的石板上倒水一樣。

陶盆裡發出連串滋滋聲,頃刻就升起一股濃煙。

空氣裡充滿了刺鼻的氣味。

“咳咳……什麼味道?好難受,咳咳……”

台下眾人猝不及防,靠得近的,咳得眼淚都出來了。

錢寶寶大驚失色,又後退了兩步。

幸好她提早一步,學梁休捏住鼻子,這纔沒有遭殃。

心裡暗道,果然好毒,隻是一點菸霧,就讓人咳成這樣。

她心裡忽然升起一個大膽的想法。

太子殿下,該不會是想把這些人全部毒死。

然後,趁火打劫……

不過,這個想法很快就破滅了。

台下的眾人雖然咳得厲害,但除此之外,似乎並冇有大礙。

而且,那股刺鼻的氣味,很快就聞不到了。

梁休冇有管這些,拿著一根木棍,在陶盆裡不斷攪動。

一邊計算蒸餾液滴落的數量,一邊適時往裡麵摻水,繼續攪拌。

冇錯。

梁休製作的不是彆的,正是稀硫酸。

用綠礬蒸餾,冷凝,得到濃硫酸,再加水攪拌,變成稀硫酸。

學過化學的都知道,稀硫酸具有弱酸性,對於去除銅鏽,有顯著效果。

這把青銅斷劍,年深日久,上麵的鏽跡根本刮不乾淨。

以這個時代的技術,除非慢慢打磨,花費大量時間,才能展現青銅的本來麵目。

但,那會對劍身造成嚴重損傷,價值大減。

而利用稀硫酸去鏽,就不存在這種問題,能夠最大程度保護好劍體。

並且,快捷,方便,高效。

一刻鐘後,梁休已經得到大半盆稀硫酸溶液。

眼看差不多了,他將蒸鍋端下來,交給萬寶樓的夥計,仔細叮囑該如何處理。

隨後,梁休將半截斷劍抓在手裡。

他的身體前傾,目光深邃而神秘,一字一頓道:

“各位,準備好了,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蹟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