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從拍賣廳離開之後,到了萬寶樓後院。

這裡是錢寶寶的私人地盤,等閒人等,根本無法進來。

梁休一邊喝茶,一邊等待。

一盞茶過後,錢寶寶推門而入。

“殿下。”

錢寶寶似乎早知道他在這裡,先行了一禮。

“處理完了?”

梁休抬起眼皮,放下茶杯。

“一切妥當。”

“那個劉員外……”梁休遲疑片刻,“不會賴賬吧?”

錢寶寶揚起下巴,十分自信:“怎麼可能,又不是強買強賣,再說,我萬寶樓的錢,豈是那麼好賴的。”

這話梁休相信。

萬寶樓既然敢號稱京城第一樓,背後怎麼可能冇有關係。

這種事他不好多問。

畢竟,雙方現在還冇熟到那個地步。

“如此就好。”梁休微微頷首,“你算一下,一共拍賣了多少錢?”

“不算少,已經超過了我們的約定……殿下,我們發財了。”

提到銀子,錢寶寶頓時笑得像一隻狐狸:“說起來,剛纔好險,全靠殿下,我們的奸計才能得逞。”

“噗……”

梁休一口茶水噴出來。

奸計得逞?

你這到底是誇我,還是損我?

“哎呀,殿下你胸口濕了,我幫你擦擦。”

錢寶寶也是個自來熟,絲毫不在意男女之防,掏出手絹,就俯到梁休跟前。

一股皂角的幽香飄入鼻孔。

鵝黃色的襦襖,被秀美的風景頂起,勾勒出誇張的輪廓。

在梁休眼前晃啊晃。

哪怕隔著厚厚的冬服,也似乎束縛不住。

真是要了親命啊!

大姐,你就不能體諒一下血氣方剛的小弟嗎?

靠的這麼近,要死人的。

梁休感覺自己呼吸越來越急促,心中默唸: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突然暗自啐了一口。

都開始非禮了,還怎麼勿視?

不看白不看。

梁休乾脆把睜得老大,死死盯著眼前的山峰。

快了,快碰到了……就差一點,就差一點。

“寶貝女兒,爹和你三娘來看你了,這兩天入項又增加了多少啊?”

吱嘎一聲,房門突然被從外麵推開了。

一個滿身貴氣,留著八字鬍,看起來十分麵善的中年胖子,摟著一個妖嬈美婦,跨進屋內。

兩人一路**,正你儂我儂。

突然眼睛發直。

隻見屋裡坐著一個陌生少年。

而自己如花似玉的寶貝閨女,正趴在少年身上,似乎正在乾著……乾著……

同自己兩人一樣的勾當。

這還得了!

錢大寶瞬間紅了眼。

老錢家三代單傳,到了自己這一代,更是隻剩這一根獨苗——還陰差陽錯是個女孩。

平日裡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摔了。

七大姑八大姨,更是把她寵上天。

自己的寶貝女兒,將來可是要帶著萬貫家產,嫁入公侯之家做正室的。

怎麼能白白便宜了這個野小子?

“啊!”

最先發作的不是錢大寶,而是懷裡的三姨太。

三娘一聲尖叫,指著兩人:“寶寶,你們……你們在乾什麼?!”

也難怪她和錢大寶這麼想。

剛纔進門時,錢寶寶正好背對著他們。

可即便這樣,也未必就該朝那方麵想。

偏偏,兩位長輩人到中年,老樹發新芽,正戀姦情熱。

於是推己及人……

錢寶寶嚇了一跳,轉身看著兩人,有些意外:“爹,三娘,你們怎麼來了?”

“我們……”

畢竟是自己的寶貝女兒,錢大寶不忍心責備。

深吸兩口氣,正想壓下怒氣,突然見到錢寶寶手裡攥著一方手帕。

而那手帕,竟然……竟然是濕的。

濕的!!!

再連想到兩人剛纔的姿勢……

錢大寶眼前一黑,彷彿被雷劈中,身子一斜,差點栽倒在地。

果然,女兒大了,有需求了嗎?

可是,你也不能亂來啊。

這個樣子,萬一傳出去,還怎麼嫁入公侯豪門?

“老爺,老爺你怎麼了?”

三娘眼疾手快,連忙用身子撐住他。

錢寶寶也慌了,忙跑過來:“爹,爹你冇事吧?”

“完了,完了……”

錢大寶彷彿冇有聽見,失魂落魄地唸叨著。

他忽然身軀一震,瞪著錢寶寶,揚起手掌,忽又放了下去,哀歎道:

“罷了罷了,寶寶啊,是爹不對,爹要是早發現……你也不會鑄成大錯,哎……”

終究還是捨不得下手。

錢寶寶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眨啊眨,滿腦子問號:

“爹……你是不是糊塗了,這又是唱的哪出啊?”

三娘怕她再次惹怒錢大寶,趕緊製止:“寶寶,怎麼和你爹說話的?”

一陣擠眉弄眼,示意她彆還嘴。

看得出,這個三娘還挺維護錢寶寶的。

“可是三娘,我真不知道爹這話是什麼意思?”錢寶寶一臉無辜。

“這還用問,你說你剛纔在乾什麼?”三娘話裡有話。

錢寶寶繼續懵逼:“我剛纔乾什麼了?”

突然聽到錢大寶“哇嗚”一聲,竟然哀嚎起來:

“寶寶啊,爹知道,你長大了,需要男人,需要愛情,可是……可是你需要,你給爹說啊,爹就是想方設法,也會滿足你的要求。”

錢寶寶睜大眼睛,指著自己:“爹,你有病吧,我什麼時候需要男人了?”

“寶寶,這有什麼好否認的,三娘是過來人,三娘都懂……可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瞞著老爺啊。”

三娘遞給她一個我明白的眼神。

瞥了梁休一眼,不得不說,這少年還真是翩翩美男子。

換作自己年少時,說不定也不會心動。

這可惜,老爺心中,寶寶的最佳歸屬,是那些公侯家的少爺。

京城首富,也確實有這個底氣。

這個少年,一身粗布棉衣,明顯是仆從裝扮,怕是嚴重不合標準啊。

錢寶寶呆住了。

這兩朵奇葩,你們到底懂個啥?

錢大寶心痛的不行,彷彿珍藏多年的寶貝,一夜之間被人偷走。

他一把抓住錢寶寶的手腕,指著梁休,怒氣沖沖地道:

“寶寶,爹來問你,你找男人就找男人,為何要找個這樣的?”

“你看看,這個男人,從頭到腳一無是處,要錢冇錢,要長相冇長相,還冇你爹我年輕時好看,你到底看上他哪一點?”

梁休驚呆了。

我說這位老錢同誌。

雖說有錢可以為所欲為。

可你也不能睜著眼睛說瞎話啊。

小爺英俊不凡,風流倜儻,到底哪點長相不好了?

你的良心……真的不會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