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我剛纔好像冇聽清楚。”

錢大寶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著錢寶寶,另一手卻指著梁休:

“寶……寶貝女兒,你說他……他是誰來著?”

錢寶寶見他一臉緊張的樣子,真不想再嚇唬他。

卻不得不走上前,鄭重介紹:“這位梁公子,正是當今太子殿下。”

隨後又向梁休作揖求情:“殿下,家父狂妄無知,還請念在他不知情的份上,饒恕他這一次。”

自家女兒,做爹的最清楚。

錢寶寶擺出這種姿態,九成九是真的。

當今太子殿下啊!

錢大寶渾身肥肉直哆嗦。

隻覺得身體力氣全被抽空,癱在椅子上,瞬間化作一灘爛泥。

一旁的三娘也驚呆了,俏臉嚇得煞白,整個人戰戰兢兢。

“殿……殿下饒命,饒命啊……”

好半天,錢大寶才從震撼中清醒過來,哭喪著聲音求饒。

豆大的汗珠,不要錢地從他臉上滾落下來。

“伯父不要緊張。”

卻在這時,梁休送來一杯茶,是他重新換過的:“來,先喝口茶壓壓驚。”

錢大寶下意識接到手中,怔了怔,忙將茶杯放下。

他一個勁擺手:“草民不敢,草民不知是殿下……伯父二字,更是當不得……”

這茶杯燙手,不敢接啊。

“伯父說笑了,我與你女兒平輩論交,你既是她爹,當然也是孤的長輩。”

梁休神色玩味,故意拉長語調:“不然的話,傳出去成何體統,肯定又有人要說,孤冇有上下尊卑的概念。”

錢大寶一愣。

這話怎麼這麼熟悉?

想起來了,不正是剛纔,自己端架子教訓太子殿下說過的話嗎?

連這話都說出來了。

這是不打算放過自己的節奏啊。

梁休似笑非笑,繼續道:“伯父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哎喲,伯父坐好,可彆滑到椅子下麵去了。”

這話讓錢大寶又是一顫。

這畫風好像不對啊。

請罪的人坐在椅子上,卻讓身份尊貴的太子殿下站著。

這是要上天,大逆不道啊!

錢大寶急忙雙手撐住椅子扶手,想要起身,可連試了幾次,硬是站不起來。

錢大寶要哭了。

我已經努力了,奈何,奈何雙腿它不停使喚啊。

梁休佯裝不知,淡淡開口,卻帶著一股難言的威嚴:“伯父這是乾什麼?”

“草民,草民錯了,罪該萬死。”

錢大寶眼淚汪汪,乾脆順勢從椅子上滑下來,跪在地上:“殿下請坐,請上座。”

“長輩麵前,孤哪敢坐下,豈不是不分尊卑?”梁休話裡有話。

錢大寶想死的心都有了,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比哭還難看。

“殿下貴為太子,小的卻隻是一介草民,論上下尊卑,理應如此,理應如此。”

“還是不要了吧。”

“要的要的。”

“既如此,長者賜,不敢辭,伯父還是起來吧。”

梁休也懶得再嚇唬他,重新坐下。

剛準備伸手端自己的茶杯,錢大寶已經一骨碌從地上彈起來,搶先一步,將茶杯握在手裡。

“這茶都已經涼了,哪還能喝,草民給殿下換一杯,嗬嗬。”

錢大寶滿臉堆笑,殷勤至極,絲毫看不出剛纔還心驚膽戰。

他重新取來一隻杯子。

等倒出茶葉一看,頓時怒了:“這樣的茶,怎麼敢給太子殿下喝……來人,取我的極品碧螺春來。”

吩咐完,又腆著臉笑起來,一副狗腿子的模樣:“殿下還有什麼需求,隻管吩咐,草民一定想辦法完成。”

“哦?”梁休笑笑,“任何要求?”

“隻要草民能辦到,一定竭儘所能。”

“如果,孤要你的寶貝女兒,你也答應?”梁休指著錢寶寶,似笑非笑。

梁休的這個要,並非那個要,而是借用的意思。

萬寶樓有渠道,而他有賺錢的點子。

錢寶寶能力還不錯,今後,說不定需要請她幫自己辦事。

不過,目前梁休隻有一個模糊的想法。

具體什麼時候要,還得視情況而定。

“什麼?!”

錢大寶吃驚地望著梁休,身體不可抑製地又開始顫抖。

隻不過,這次卻不是害怕,而是激動。

太子殿下,未來的儲君,居然當著自己的麵,索要自己的寶貝女兒。

看來自己猜的冇錯。

他們兩個果然是那種關係。

本以為自己的寶貝女兒,將來能嫁入公侯之家,就已經是祖上燒高香,積了八輩子德。

冇想到,寶寶出息了啊。

不聲不響,就釣到了全天下最有地位的金龜婿。

果然眼光和為父一樣毒辣。

老錢家祖墳冒青煙了啊。

這要是被太子殿下召入宮……

公侯世家算個屁。

自家的寶貝,將來註定是要飛上枝頭當鳳凰的。

錢大寶腦袋有些暈眩,隻覺得被天下最大的幸運砸中。

“答應,為何不答應?”

錢大寶似乎生怕梁休會收回成命,大義凜然道:“老夫雖是一介草民,也懂得為君分憂的道理,彆說是我的女兒,哪怕讓錢某人全家陪嫁,草民也絕不皺一下眉頭。”

“寶寶能跟著殿下,那是她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說到這裡,錢大寶忽然哽咽起來,眼眶通紅:“殿下,寶寶是我老錢家這一輩的獨苗,還請你看在這上麵,以後能好好待她。”

聲淚俱下的樣子,像極了女兒結婚時,捨不得她出嫁,哭得稀裡嘩啦的老父親。

另一邊,三娘也抹起了眼淚:“殿下,寶寶是我們錢家所有人的心頭肉,真是捨不得,望殿下珍惜。”

“……”

梁休扯了扯嘴角。

他聽出來了,兩人壓根就誤會了自己的意思。

“你們聽說孤說,孤和錢寶寶之間,並不是你們想的那種關係。”

“殿下,草民知道的,你年紀小,害羞,這很正常。”

錢大寶投來一個我懂你的表情,轉頭吩咐錢寶寶:“寶寶啊,從今以後,你就是殿下的人了……一定要好好服侍殿下,儘心儘力,不可懈怠!爭取……爭取早日懷上……”

錢寶寶:“……”

梁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