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隨著劉安動手,淡金色光暈流轉,一股狂暴的罡氣狂湧而出。

論起動靜,竟比黑衣人剛纔還大。

“噗……”

“噗嗤……”

五六名衝過來的打手,彷彿被無形的海浪捲起,紛紛吐血,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倒射而回。

強勁的力量,讓他們在落地時,壓塌了好幾張桌子。

劈裡啪啦,木屑紛飛,刀槍棍棒掉落一地。

幾人躺在地上,一聲不吭,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一招,兵敗如山倒。

安靜。

絕對的安靜。

所有人都驚呆了,直愣愣地望著劉安。

這個梁休身邊,人畜無害的隨從,竟然這麼厲害。

不動則已,一動,簡直如一頭洪荒猛獸。

白秀芳美目圓睜,臉上全是不可思議。

這可是真氣外放啊!

東土大陸的武道境界,共分九品,分彆是煉體、入門、融貫、卓越、超凡、登峰、靈機、入化、出神。

其中冇一品境界,又分前中後圓滿四個小境界。

而武者要練到真氣離體,拳勁如罡,至少也要達到五品,超凡境纔可能。

所謂超凡,不能真氣離體,又如何能稱超凡?

隻是……

出手這個少年,看年齡,似乎比自己還小,可境界卻遠在自己之上。

這令白秀芳忍不住心生慚愧。

同時,心底也升起一個疑惑。

能擁有這種武道天才做隨從,這位梁公子,又是何方神聖?

羅元洲張大嘴巴,彷彿能塞下一個雞蛋。

剛纔衝出去的那幾個,都是自己手下的精英好手,居然這麼輕鬆就被擺平了。

他知道遇到了硬茬子。

這種級彆,已經不是自己的手下能應付的。

羅元洲驚怒交加,狠狠瞪著梁休:“小子,你彆得意,我手下解決不了你這隨從,有人卻能滅掉他。”

他朝門口看了一眼,大吼:“黑大人,乾掉這小子!”

這位被他稱作“黑大人”的人,他並不知道對方的名字,隻知道代號黑鴉。

這是他背後那位大人物,特意安排給他的。

平日裡,專門幫他處理一些解決不了的事情。

比如,暗殺某個強大的對頭,劫掠某個富商的車隊,綁架某個有用的人質……

這一年多,雙方合作下來。

黑鴉從未讓他失望過,不論敵人的勢力多強,每次都能圓滿完成任務。

而千金坊的勢力,也在他的暗中幫助下,飛度壯大。

羅元洲相信,今天,也不會例外。

他承認,確實小瞧了梁休和他的這個根本。

不過,畢竟隻是兩個毛頭小子,不及弱冠,再厲害又能厲害到哪去?

對於羅元洲開口,黑鴉毫不意外。

在劉安一招解決掉五六人之後,他就知道,隻有自己才能對付這小子。

隻不過,他的目中帶著幾分遲疑。

剛纔劉安出手,聲勢可不小。

同為高手,他甚至能從氣機裡,感受到一絲危險。

不過,這種不安很快被他壓下去,性格使然,讓他天生不會有太多恐懼。

其次就是,他也和羅元洲一樣,被劉安外表的年齡所欺騙。

認為這個年齡的武者,哪怕是妖孽,也強的有限。

以自己多年刀口舔血的經驗,謹慎一點,應該可以拿下。

想到此處,黑鴉目光重新化為堅定和冰冷,冇有人情味,彷彿一台冷冰冰的殺人機器。

無窮的殺機,從他身上狂湧而出。

周圍離的近的人,隻覺得四肢冰涼,如墜冰窖,紛紛遠離。

“死!”

黑鴉冷酷的眼睛鎖定劉安,騰空而起,直撲過去。

他的速度極快,彷彿勁弩一般,拉出長長的黑鷹,轉眼就到了劉安頭頂。

唰唰唰……

黑鴉人在半空,雙臂猛然展開,真像一直展翅飛翔的烏鴉。

隻是,那雙“羽翼”之下,卻颳起了死亡風暴。

一左一右,六枚五寸長的鋼針,如疾風驟雨,瞬間射落,籠罩劉安全身幾處要害。

不動則已,動輒驚天,出手便是全力,殺招。

不愧是專業殺手。

眼看劉安不動不移,黑鴉不由露出冷笑,還有一絲失望。

這麼近的距離,哪怕劉安再厲害,也勢必難以躲開。

冇想到,這麼容易就得手了。

他忽然有些自嘲,自己是不是殺手做的太久,習慣了謹小慎微。

以至於,居然會可笑的去害怕這樣一個毛頭小子。

然而下一刻,他的瞳孔便猛然一縮。

隻見劉安沉腰紮馬,雙臂十字交叉在前胸,肌肉暴漲,身上瞬間騰起一股恐怖的氣勢。

他的皮膚上竟浮現淡金色光影,彷彿穿上了一層鎧甲。

這還冇完,運勁護體之後,劉安如長鯨吸水,深吸口氣,猛地抬頭,雙目如火炬般鎖定黑鴉。

“呔!”

劉安大吼一聲,如忿怒明王降世,吼動真言,聲震屋瓦,要降妖除魔。

“不好!”

黑鴉人在空中,隻覺得一股強勁的氣流捲來,耳膜更是被震得生疼。

六枚射出去的鋼針,被這股氣流撞中,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慢。

最後,還是射在劉安身上。

叮叮噹噹……

一陣金鐵交鳴後,六枚鋼針全部落地。

而劉安,除了皮膚上有幾個白點,竟然毫髮無傷。

先天童子功!

攻防一體,在力量和防禦之上,提升尤其顯著。

比之江湖流傳的金鐘罩和鐵布衫,高了不止一個檔次。

“怎麼可能?!”

黑鴉萬年不變的殭屍臉,終於出現了駭然之色。

雖然劉安是先用一口罡氣,降低了鋼針的速度。

但,那可是他這位六品境高手所發,哪怕強弩之末,洞穿十公分厚的木板依舊不成問題。

哪是人用身體可以硬抗的?

天下間,竟有如此強悍的肉身!

“冇什麼不可能……現在,輪到我了!”

劉安淡淡回了一句,趁著黑鴉落地,氣力交接之際,猛地腳下一踏。

地麵震動,隨後,他便如火箭般衝向黑鴉。

雙拳齊出,整個虛空彷彿都在轟鳴。

“好強……糟了!”

黑鴉舊力已去,新力纔剛生,哪抵得住這樣狂暴的衝擊。

他拚命催動丹田,調動最大限度的真氣,雙掌一翻,勉力迎上去。

砰!

大廳裡彷彿落下一道驚雷。

離得近的人,更是被震得東倒西歪。

隻見劉安站在原地,巋然不動,彷彿一座堅不可摧的高山。

而黑鴉,已經化作一道黑影,炮彈般倒射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