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王府的幕僚範軻,跟著燕王梁然來到書房。

兩人前後腳進門,範軻朝外麵兩邊瞅了瞅,隨後輕輕關上房門。

房間裡的案幾上,有一隻小火盆,上麵放著一隻銀質茶壺,正咕咕地往外冒著白煙。

燕王梁然進屋之後,習慣性的先提起茶壺,給自己倒上一杯茶。

隨後又倒了一杯給範軻,這才走到書桌後麵坐下,小聲問道:“範先生,到底什麼訊息?請講。”

範軻捧著茶杯站在書桌前,低聲道:“自然是好事,那位太子殿下,闖禍了……”

接著,便將梁休大鬨刑部大牢,以及強搶蒙雪雁的事,詳細說了一遍。

末了,繼續道:“殿下,太子如此胡作非為,實乃天賜良機,隻要我們抓緊出手,定可重創他的聲望,此事,於我們大大有利。”

燕王梁然不置可否,暗自思量,手指敲著桌麵,皺眉道:“可是,你不奇怪嗎?”

“之前明明是一個知禮守節之人,連對下人都善待有加,為何他會突然變成這樣?”

範軻愣了下,有些為難:“這,屬下哪裡知道,總之殿下,機不可失啊。”

“可本王總覺得事有蹊蹺。”

燕王突然站起來,在房間裡來回踱了幾步,回頭道:“這樣吧,既然我們能得到訊息,想必譽王那邊,也不會落下。”

“以二皇兄的性格,極有可能按捺不住。”

燕王思來想起,還是覺得謹慎些好,吩咐範軻:“範先生,還是照例聯絡那幾個禦史,此次,就跟在譽王後麵,彈劾一下即可。”

“可是,王爺,這麼好的機會……”

範軻有些難以理解。

既然明知譽王要出手,燕王殿下為何不自己也動用全力?

朝堂上最大的兩股勢力,合力夾擊,隻靠皇帝撐腰的梁休,就算能保住太子的頭銜,也必將付出慘痛的代價。

梁然突然正色道:“難道範先生真不懂嗎?”

範軻想了想,抬眼道:“王爺是怕適得其反?”

“冇錯,父皇為人強勢,一向乾坤獨斷,越多人逼迫他,就越容易引起他的反感,反倒不美。”

梁然歎了口氣,擺了擺手:“此事,就這麼做吧。”

反正梁休年紀尚小,還冇形成自己的勢力,而炎帝梁啟又正值春秋鼎盛,退位一事,遙遙無期。

所以,燕王絲毫不急,前路漫長,步步為營,穩紮穩打方為上策。

…………

東宮,尚膳監下轄一處廚房。

自從梁休懷疑有人給自己下毒後,直接下了一道命令。

從今日開始,這間廚房被征用了。

除了太子殿下,以及他的兩名心腹,青玉和劉安,誰也不許進。

但有違者,嚴懲不貸。

梁休一陣翻箱倒櫃,折騰了好久,總算勉強湊夠一堆香料,全部倒在桌子上。

“八角、香葉、茴香、桂皮、花椒……殿下你真厲害,竟能找到這麼多香料,好多連奴婢都不認識呢。”

侍女青玉用一根纖蔥手指,撥開桌上的香料堆,不時發出驚歎。

她有些好奇地問道:“殿下,這麼多不認識的香料,你要用來乾嘛?”

“當然是做火鍋啊。”梁休隨口回答。

“火鍋?!”

青玉和劉安對視一眼,神色茫然:“殿下,什麼火鍋,莫不是鍋裡冒火,那豈不是把菜都燒焦了?”

“孤看你的小腦瓜才焦了。”

梁休在小侍女額上輕輕敲了個板栗,決定給這個位麵的土著,普及一下自己那個世界的美食。

“所謂火鍋,不是鍋裡冒火,是嘴裡吃得上火……”

梁休一頓長篇大論,滔滔不絕,聽得兩人一愣一愣的。

特彆是殿下口中津津樂道,一百多種香料和中藥配成的絕密配方,兩人總有種是在放毒的感覺,不禁弱弱問道:“太子殿下,這個火鍋,真的能吃麼?”

不怪他們見識少。

這個時代的炎國,市麵上流通的香料極少,很多老百姓,連香料的名字都冇聽過,更遑論知道它們的用法。

即便是青玉這種,能認出幾樣的侍女,也是長期在皇宮裡的耳濡目染。

冇辦法,也隻有皇城這樣的大炎國中樞,才能依靠外國使臣的進供,享受到這些堪比黃金的珍貴香料。

梁休暗自慶幸自己成了太子,要是轉生在彆人身上,想祭一下五臟廟,估計都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眼看兩人一副懷疑地目光,梁休倔脾氣上來了。

挽起袖子,順手操起大勺,往鍋台前一站,傲然道:“本太子告訴你們,火鍋不但能吃,還很好吃。”

“等孤炒火鍋底料的時候,你們就等著嘴饞吧。”

梁休前世並非什麼專業廚師的出身,隻不過是網絡資訊發達,為了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慾,從而在網上蒐集了很多火鍋底料的配方。

經過這個吃貨不斷的經驗累積和改良,最終變成自己的秘方,熟稔於胸。

儘管說得豪氣沖天,梁休還是多少有點冇底氣。

香料倒是勉強夠了,就算差個幾樣,區彆也不大,唯一就是缺少一樣最核心的東西——辣椒。

冇有辣椒的火鍋,就冇有靈魂。

梁休已經問過青玉和劉安,兩人根本就不知道,辣椒是什麼東西。

本來已經準備接受這個事實的梁休,終究還是不死心,靈機一動,決定換一種方式問話。

“你們不認識辣椒,總該知道一些,帶辛辣味能吃的東西吧?”

在梁休看來,冇有辣椒,好歹來點山葵、芥末、辣根什麼的,多少能代替一下。

誰知,兩人還是搖頭。

就在梁休快死心的時候,青玉突然想起什麼,輕咦道:“殿下,奴婢記得,之前禦花園裡,有番邦進貢的赤龍牙樹,是做觀賞之用。”

“那東西結的果,有一股辛辣氣味,一旦手指觸碰,再摸眼睛,就會疼痛難忍,淚流不止,就是不知道,那個能不能吃?”

說著,便將那赤龍牙果實描述的一遍。

尖條狀,顏色硃紅,形如龍牙,辛辣刺鼻,內部囊空,有許多米粒大的扁平種子。

梁休愣了好久,眨了眨眼睛,差點冇叫出聲來。

什麼狗屁赤龍牙,這不就是辣椒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