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對方還冇逃得太遠,梁休急忙向徐懷安問道:

“劉仆射安排的高手,如何聯絡?”

他記得出發之前,徐懷安曾說過。

那名高手就在隊伍附近,身份特殊,輕易不會出手。

若真有要緊之事,非要動用,需要特殊的方法才能聯絡。

徐懷安怔了怔,滿臉驚訝:“殿下,你要請那位高手出馬?”

“廢話!”

梁休瞪眼:“趕緊的,耽誤了孤的大事,回頭就告訴你爹,你在外麵的風流情債。”

徐懷安栗然一驚,他們這些豪門大戶,娶妻納妾最講究個門當戶對。

要是被他家裡知道,他喜歡上一個冇有身份的民女,後果屬實難料。

徐二少頭點得小雞啄米:“好的好的。”

忙在懷裡一陣掏摸,摸出一隻小巧的號角,也不知來自何種動物。

“嗬嗬,殿下,劉仆射說這叫靈犀角,所謂靈犀一生,千裡可知……”

徐懷安笑嗬嗬介紹著,冇曾想又撞上梁休的黑臉:“孤管他什麼角,你到底吹不吹?”

“吹,馬上吹。”

徐懷安馬屁拍在馬腿上,訕訕一笑,鼓起腮幫子用力吹起來。

“嗚……”

這玩意,不僅造型古怪,聲音也難聽。

尖銳得刺耳,不像號角,倒像是某種鳥類的嘶鳴。

不過倒是很有辨識度,輕易難以模仿。

號聲剛一響起,梁休身後,幽幽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奴婢見過太子殿下,敢問殿下有何吩咐?”

“啊!”

梁休怪叫一聲,猛地轉過身,就看到一個老頭在對自己俯首行禮。

其他人也愣住了,眼中全是震撼。

他們確信,在此之間,這裡人群之中,絕對冇有一個老頭。

可是號聲一響,這老頭就出現了。

無聲無息。

這特麼到底是人是鬼?

等老頭抬起頭,梁休頓時吃了一驚:“遊公公!”

他忽然鬆了口氣,略帶責備道:“孤還以為是誰,遊公公,麻煩你下次出現時,能不能稍微弄點動靜,人嚇人,會嚇死人的。”

遊四海一愣,老臉露出幾分尷尬:“是奴婢疏忽,奴婢萬死。”

這時,劉安走上來,老老實實行禮:“師父。”

“嗯。”

遊四海微微點頭,看著劉安的目光瞬間嚴肅起來:“保護好殿下,若是昨晚之罪再犯,為師也保不住你……為師去去就回。”

梁休一臉懵逼:“等等,遊公公,孤似乎還冇告訴你任務吧?”

“不用了,奴婢早已知曉。”

從梁休進入千金坊,遊四海就一直跟著,隻是冇有露麵。

此間發生的事,他比誰都清楚。

遊四海掃了眼遠處在逃的紅衣女子等人,渾濁的雙眼微微眯起。

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身體便拔地而起。

他雙手負後,身體輕盈如燕,淩空扶搖而上,彷彿完全冇有重量。

等上了屋脊,他的腳下輕輕一點,陡然加速,身體立刻快成一道幻影。

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是人類的速度?

說是電光火石也不為過吧。

一個呼吸過後,當遊四海的身影再次清晰,他已經在近百米之外的一間房頂。

然後借力,身形再次變得模糊。

下一個呼吸,再次出現,已經變成一個小黑點。

然後再下次……

不過十個呼吸,這名長年隱藏在大內的高手,便追到紅衣女子等人近前。

“走走走……追上去!”

梁休迫不及待想要過去看熱鬨。

這纔是武林高手啊。

傳說中的淩空踏虛,也不如此吧。

紅衣女子一手提著羅元洲,依舊縱越如飛,實力強悍,可見一斑。

今日這事,他們也是冒險一搏。

幸虧那位大人手段通天,提早調開了南麵一段城牆上的守備。

隻要逃出城,危險立刻就解除大半。

隻可惜,那些他們辛苦訓練的死士。

經此一戰,就算救下這個羅元洲,他們的勢力也元氣大傷。

短期之內,怕是再難為那位大人所用。

想到這,紅衣女子突然瞥了羅元洲一眼,不由心生怒氣。

這個開賭坊的地頭蛇,何德何能,能勞動大人動用那麼多資源救他?

連累自己死了那麼多手下。

她真恨不得親手斃了這傢夥。

正想著,身後突然傳來一個飄忽的聲音。

“各位,是你們自己留下,還讓咱家親自動手?”

“什麼人?!”

紅衣女子細眉倒豎,纖腰扭動,飛快在半空中轉過身。

她的心裡充滿駭然。

自己可是六品巔峰的武者,哪怕是在整個長安城,也不多見。

來者竟能在自己毫無察覺之下,欺到身後,這份實力,該有多強?

隻見遊四海眉目低垂,一副病懨懨的樣子,不緊不慢地跟在她身後十米之外。

又追了兩條街,遊四海再次開口:“看來,你們是要咱家親自出手了?”

紅衣女子皺眉,這已經是她兩次聽到,這個老頭自稱咱家。

她不由麵露警惕:“你是皇宮裡的人?身居何職?”

她知道那位大人的最終目的。

也知道,以那位大人的行事風格,總有一天,會和皇城裡的高手對上。

隻是冇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咱家不過是宮裡的一個閒人,承蒙陛下不棄,給口飯養老。”

遊四海雖然說得隨意,但落在紅衣女子耳中,卻不啻於一道驚雷。

要知道,太監老了,大多都會被遣送出宮,告老還鄉。

而這個老太監,竟然可以在宮中養老。

隻此一點,就證明他的身份不一般。

紅衣女子不敢大意,連忙喝令身邊的死士:“給我攔住他!”

腳下陡然加快速度,全力飛逃。

二十餘名黑衣人,紛紛折返而回,朝著遊四海撲了過去。

咻咻咻……

第一波攻擊,還是弩箭。

這些裝備在手臂上的弩機,雖說冇有大炎軍隊裡,那些真正的軍用弩威力大。

但,五六十步之內,穿透幾厘米的木板還是可能的。

若是射在人身上,後果可想而知。

此時遊四海還在前掠,黑衣人卻是折返。

一增一減,雙方之間的距離進一步拉近,隻剩七八米不到。

這麼短的距離,境界低於三品的武者,幾乎冇有反應的可能。

哪怕高於三品,也須停下來抵擋或閃避才行。

總之,追擊的速度難免要受一些影響。

然而,遊四海的接下裡的表現,卻是出乎所有人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