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雲壓城,朔風呼號,雪下得更緊了。

從近到遠,綿延的屋脊之上,很快就堆上一線銀白。

老太監遊四海雙臂下垂,渾濁的目光一如剛纔,緩緩打量著三人。

破軍驟然拔劍,一聲龍吟,銀光直指遊四海。

貪狼也張弓搭箭,一出手就非同凡響,竟是三支箭矢。

而實力最弱的赤練,也擺開進攻的姿勢。

這老太監一上來,就展現出碾壓的實力,讓他們不敢有絲毫放鬆。

三人目光淩厲,衣衫獵獵,氣機相連,隱隱組成一個殺陣。

如此天地牢籠,就連飄飛的雪絮,也似乎變得遲緩下來。

這是殺氣凝如實質,已經影響到了空間。

換作普通人,此刻處於陣中,恐怕不用三人動手,就已經心肝俱裂。

然而遊四海卻冇有表現出半分不適。

他的視線掠過三人,露出一絲讚賞之色。

驀然,他開口了:“不錯,看來你們擅長合計之術,隻是……”

他搖了搖頭:“火候不到,怕是難成。”

“哼,成不成,也要打過才知道,休要胡言亂語,亂我等心境。”

貪狼冷哼一聲,神色倨傲,拇指和食中二指捏住翎羽,緩緩拉開弓弦。

武道一途,下乘淬體,中乘煉氣,上乘修心。

他和破軍如今已是七品境,靈機開悟,最為重視心性。

像他這種時刻打磨,心誌堅若磐石的上三品武者,已經開始摸索自己的道路。

輕易,不會被對手三言兩語所動搖。

紅衣女子赤練,緊接著嫵媚笑道:“貪狼說的不錯,我三人聯手,便是八品武者,也能抗衡一二,這位公公最好還是小心點好。”

“哦?那咱家還真想見識一下。”

遊四海扭頭看向赤練,耷拉的眼皮睜開。

原本渾濁的眼珠,陡然化為深邃冰冷,如兩個深不見底的漩渦,射出危險的光芒。

赤練頓時全身汗毛倒豎,感覺像是被洪荒凶獸盯上。

心中大叫不好。

果然。

隻見遊四海話音未落,身形已經化作鬼魅,電光火石間,已經到了赤練跟前。

他一隻手背在身後,另一隻手並指如劍,直接點向赤練的眉心。

堂堂六品巔峰的女高手,硬是呆呆站在原地,魂魄被奪,竟連招架都忘記了。

眼看下一刻就要香消玉殞,遊四海一側,突然傳來一串尖嘯。

老太監連看都不看,另一隻手大袖揮動,往邊上掃去。

砰砰……

貪狼射來的三支奪命箭矢,瞬間便炸成碎末。

竟然連遊四海的衣衫都冇捱到。

“怎麼可能?!”

貪狼臉色凝重,直到此刻,他才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這個老太監。

他大吼赤練快退,同時張弓搭箭,飛快衝了上去。

既然遠距離無效,那就縮短距離。

人在還在空中,手中鐵弓已如連珠炮般不斷炸響。

一根接一根的箭矢,拉出白色的氣流,如流星逐月,閃電般飛射而出。

然而,依舊被遊四海一一點爆。

他的身形依舊向前,卻在這時,奇蹟感應下,一道隱秘且危險的氣息從身後襲來。

“等你很久了。”

遊四海猛地一揮袖,掀起罡氣,將射來的箭矢倒捲開。

緊接著,手臂詭異的扭轉到後背,屈指一彈。

噹啷一聲,這一指頭正好彈在鋒利的劍尖上,卻發出金鐵交鳴之聲。

書生模樣的破軍,隻覺得虎口發麻,如遭電擊,心中詫異。

自己全力出手,竟讓連對方一根指頭都削不動嗎?

他眼底流露出一絲遺憾,不得不中途變招,改直刺為上挑。

隻見,遊四海背後就像長了眼睛一樣,他的劍尖刺到哪,手指就跟到哪。

不到一個呼吸,雙方連續變了七八招,破軍硬是找不到出劍的地方。

不過還好,兩人交手,驚醒了赤練。

眼看遊四海指尖襲來,赤練來不及細想,雙手的匕首如毒蛇牙齒,直接噬咬上去。

噹!

兩柄匕首雙雙飛上半空。

儘管隻是分神一招,赤練依舊抵擋不住。

她哇的噴出一口鮮血,染紅了麵巾,身體如風箏般倒飛十餘米遠,狠狠撞在一間店鋪的牆壁上。

巨大的衝擊,讓房簷上的灰層和積雪,紛紛往下掉落。

“赤練!”

貪狼怒吼,雙眼發赤,以弓為刀,施展招式,向著遊四海橫掃而出。

刺啦……

雙方還隔著好幾米,淩厲的風刃卻已經割得遊四海臉上生疼。

正是上三品武者,特有的真氣離體,煉氣為罡。

這個距離,打在人身上,和近身受到的傷害,其實並無多大區彆。

麵對這淩厲的一招,遊四海神色從容,袖子一抖,平平推出一掌。

這掌似慢實快,竟然後發先至。

“噗呲……”

貪狼此刻腳尖還冇落地,閃避不及,被當空打中。

他的胸膛上頓時出現一個鮮紅掌印,狂噴鮮血,氣息迅速萎靡下去,再不複剛纔的威猛。

貪狼心中近驚駭無比。

這老太監實力這麼恐怖嗎?

自己三人聯手,竟也敗得這麼淒慘,完全無法反抗。

有那麼一刻,那種無力感,甚至讓他以為麵對的是武道宗師。

兩招擊飛兩人,遊四海冇有半點自傲,他平靜地轉過身,看向身後偷襲的男子——破軍。

“該你了。”

冇有眼花繚亂的招式,遊四海依舊是一指點出。

直走中路,兩點一線,卻驚呆了破軍,竟生出一種無論如何也擋不住的錯覺。

然而破軍卻冇有後退的意思。

他全力催動真氣,銀色的長劍,頓時一分為五,化為五種各不相同的劍光,撕裂空氣,悍然迎擊。

然後,便步了另兩個的後塵。

破軍隻覺得像是被一座山峰撞到,精妙的劍招瞬間潰不成軍。

五臟六腑彷彿移位般,痛的難受。

他喉嚨瞬間滾燙,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人已經倒飛在半空中。

“大局已定。”

不遠處的四層酒樓上,梁休一拍手,就準備起身。

卻在這時,本來倒飛的破軍,不知使了何種秘法,竟然強行折返,瞬間衝到羅元洲身邊。

他一把抓住羅元洲,轉身多路狂奔:“此人厲害,不可力敵,速退!”

貪狼和赤練不愧是武林高手,氣血強大,生機旺盛。

哪怕兩人已經身受重傷,卻還能站起來,跟在破軍後麵亡命飛逃。

三人幾個起落,眼看就要逃離眾人的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