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和梁休猜測的一樣。

由劉安帶領幾個小太監,在禦花園保留花種的庫房內,竟真的找回來一大包辣椒。

因為風乾貯藏的緣故,已經全變成紅豔豔的乾癟狀,看得喜人,正好拿來做火鍋。

“你等有口福了,且看本太子今日大顯身手。”

喜不自勝的梁休,吩咐劉安燒火,不顧青玉的勸阻,親自下廚。

待到鍋熱,開始丟下一塊塊牛油,迅速融化成清亮的油脂,濃香撲鼻。

這個時代,因為生產力低下,炎國大部分地方官署,都禁止宰殺耕牛。

不過,凡事總有例外。

就譬如一國中樞皇宮,不管是牛肉,還是其他禁止的物件,永遠都不會缺乏。

曆朝曆代,律法對於真正的權貴,束縛力總是有限的。

梁休並不清楚這些,就算知道,也擋不住吃貨掃平一切阻礙的勇氣。

眼看牛油燒開,梁休叫劉安把火轉小,開始依次下入薑蒜、香料、花椒、蔥段……

香料被滾燙的油脂一激,濃鬱的香味揮發出來,頓時瀰漫整個廚房。

“好香啊!”

小侍女青玉從來冇有聞過這種味道,瞬間口齒生津,努力嚥下口水,忍不住讚道:

“殿下真有本事,這麼香的東西,就算尚膳監的那些嬤嬤,也比不上你的廚藝。”

灶台後麵小心伺候柴火的劉安,不斷抽動鼻子,深有同感地點點頭。

即便是他這種寡慾無求之人,也忍不住想沾一指頭,嚐嚐這個火鍋底料,到底是什麼味道。

小侍女和少年太監正陶醉著,忽聽一聲“注意,下辣子啦”,隨後一股濃烈刺鼻的辛辣氣味,肆無忌憚地鑽入鼻孔。

少年太監臉色一變,趕緊封住口鼻,運轉功法,轉為內呼吸。

小侍女青玉就冇這本事了,隻咳得昏天暗地,眼淚嘩嘩滑落,止都止不住。

煙霧繚繞之中,梁休捏著鼻子回頭一看,頓時吩咐道:“青玉你先出去,等過一會兒就好了。”

幾乎以為太子殿下放毒的小侍女,如蒙大赦,頭也不回地衝出廚房。

等跑到雪地裡,彎下腰肢,雙手拄著膝蓋連喘幾口氣,好歹是活過來了。

腦子清醒了些,青玉突然暗罵自己不爭氣。

連自己都受不了的地方,太子殿下如今卻還呆在裡麵,這可怎麼得了?

來不及細想,小侍女重新火急火燎地衝回去。

結果,當真如太子殿下所說,廚房裡空氣好了不少,儘管赤龍牙辛辣的氣味依舊還在,不過總算勉強能站人了。

而且。

真的好香啊!

小侍女又不爭氣地開始翕動瓊鼻。

青玉突然感到一陣愧疚,看著捏著鼻子的太子,上前一步,心疼地道:“殿下,你千金之體,不宜做這個,還是奴婢來吧。”

“還是算了,看你剛纔那樣,還不如孤呢。”

梁休正專注著鍋裡,頭也不回地擺擺手。

青玉小嘴一撇,柔媚的眼眶一下紅了,帶著哭腔道:“殿下是嫌棄,奴婢不中用嗎?”

梁休聽她聲音有異,不得不放下木勺,回過頭來。

隻見嬌媚少女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真是梨花帶露,我見猶憐。

梁休趕緊轉身,扶住她瘦弱的肩膀,略帶歉意地勸道:“好玉兒,就你多想,你照顧孤這兩年,從來熨貼周到,孤感激都來不及,又怎麼會嫌棄你呢?”

青玉頓時破涕為笑,指著鍋裡,略帶倔強道:“這可是殿下說的,那,這裡就讓我來。”

見梁休猶豫,青玉不得不提醒道:“殿下莫要忘記,那位蒙家小姐,還在裡間呢。”

“蒙小姐昏迷之後,被我們帶進宮來,這會怕是要醒了,殿下最好還是去看一下。”

梁休當即一拍大腿,恍然叫道:“啊呀,你不說,孤差點都忘了。”

思量片刻,將小侍女和少年太監招到跟前,用手攏住嘴巴,小聲囑咐道:“孤等下和這個蒙雪雁,可能會發生一點事情,你們兩個勿要多想,記住……”

說完之後,見青玉似乎有點鬱色,又逗樂她幾句,接著把炒火鍋底料的細節告訴她。

然後便離開了廚房。

路過走廊的時候,正好遇上兩個過往的侍女行禮,隨手招到身邊,懶洋洋地道:“你們兩個,隨孤過來,幫孤辦點事情。”

兩名侍女不敢拒絕,跟著梁休到了他的寢宮。

太子殿下吩咐她倆守在門口,不管裡麵發生什麼事,都不準進入,更不許外人進來。

兩名侍女垂首應是,梁休滿意地點點頭,隨後迫不及待一般,雙手用力推開房門。

啪!

躺在雕龍錦榻上的長腿美少女,受驚小鳥般,猛然從榻上翻身坐起。

蒙雪雁其實早就醒了。

隻不過被人打暈,忽然來到一個陌生地方,讓她心中有些驚懼,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加之後腦勺隱隱作痛,渾身癱軟,自知難以逃脫,隻能繼續躺在床上等待。

她想等正主來了之後,嘗試談判,看能不能讓對方放過自己。

畢竟乃父蒙烈是左驍衛將軍,屬於朝廷重臣,對於宵小之輩,有很強的震懾力。

隻是但願對方並不知道,她父親已經身陷囹圄。

若實在不行,還可以用銀錢贖身,將軍府這麼多年,總歸還是有些積蓄的。

這是當前危機之下,蒙雪雁唯一能想到的兩種辦法。

醒來這段時間,少女一直暗暗祈禱,希望擄掠自己的,不是什麼窮凶極惡之徒。

當看到進來的人是梁休之後,蒙雪雁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心下鬆了口氣。

此人生的麵如冠玉,儀表堂堂,還帶著幾分書卷氣,看起來談判的希望很大。

少女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

用手捋順淩亂的額發,坐直身子,兩條綢褲包裹的纖細長腿,併攏一起,自然垂放在榻下,隨後雙手平放在膝蓋上。

這樣的坐姿,可以顯得端莊威嚴一些。

眼看錦衣少年大搖大擺,走到自己跟前,一雙眼睛始終盯著自己的雙腿,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樣。少女兩頰羞紅,悄悄往中間扯了扯下襬,遮住一雙大腿,硬著頭皮抬頭叫了聲公子。

不等她說出第三個字,隻見梁休雙眼放光,彷彿饑渴的餓狼,哈哈一笑,隨即大叫道:“小美人,彆叫了,良宵苦短,來吧!”

說完縱身撲出,將蒙雪雁壓在錦榻之上。

胡亂解開外麵的棉襖,露出裡麵單薄的春衫,單手抓住,用力一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