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人走得乾乾淨淨。

隻剩譽王一個人,獨自站在大廳,望著清冷的四周,意興蕭索。

一陣冷風從敞開的大門吹進來,凍得他一個哆嗦。

譽王抱起胳膊,縮了縮脖子,似乎纔回過神來。

自己來資政殿是乾什麼來著?

是了,好像是為了告太子的狀,給他穿小鞋,上眼藥。

可現在……

貌似事與願違啊。

譽王目光漸漸轉為凝重,帶著幾分慍怒,心裡始終想不明白。

梁休明明是拿了幾件破爛出去賣,怎麼可能賣這麼多錢?

不可能!

冇道理啊。

難道萬寶樓的鑒定師都瞎了眼?

還是說,另有什麼原因……

譽王想了想,與其在這裡瞎琢磨,不如跟過去看看,說不定就能發現什麼蛛絲馬跡。

……

午門之外。

一溜長長的車隊,正井然有序地排成一列。

遠遠看去,就像一條筆直的巨蟒。

這些都是板車,用騾馬拉著,每輛車上麵,都碼了三個大箱子。

負責帶隊的,是萬寶樓的一個老掌櫃。

此人老成持重,待人處事一絲不苟,是錢寶寶挑了好久,才選定來皇城交接的。

第一次和皇家做生意,錢大小姐可不想因為禮儀上的疏忽,得罪了宮裡的貴人。

老掌櫃嗬了口氣,雙手攏在袖子裡,抬頭看了眼天空厚重的烏雲。

快黃昏了,通報的人進去那麼久,應該有動靜了吧?

否則,再冇人出來接收銀子,怕是就要落宮門了。

果然不出老掌櫃所料。

又了過了幾分鐘,午門裡終於有人出來。

隻是……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啊。

嘩嘩嘩……

這是甲葉碰撞摩擦的聲音。

一群大內侍衛突然衝出來,將運送銀子的車隊嚇了一跳。

要不是這是給太子殿下送銀子,又是在皇城門下,他們幾乎要以為遇上了打劫的。

那些侍衛看都不看他們一眼,迅速分成兩列,左右站好,留出中間一條兩三米寬的通道。

“這是有事情發生啊。”

老掌櫃活動一下快凍僵的腿,正要上前看個究竟,突然聽到一個尖細的聲音。

“皇上駕到。”

“皇上來了?!”

老掌櫃大吃一驚,好在他臨危不亂,忙吩咐車隊其他人:“快!都跪下,都跪下,準備迎接皇上!”

安排完這邊,他立刻轉身,小跑著上前。

眼看通道裡走出一個穿龍袍的男子,龍驤虎步,不怒自威,老掌櫃二話不說,納頭便拜。

“草民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身後的人有樣學樣:“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炎帝微微頷首,不愧是號稱京城第一店,這萬寶樓的禮數還是不錯的。

“都起來吧。”

炎帝抬了抬手,又看向車上的大箱子,果然如那宦官所說,有好幾十箱。

他心中大喜,說話也帶著笑意,對老掌櫃道:“你就是這裡的負責人?”

“回稟皇上,正是草民。”老掌櫃畢恭畢敬,不敢有絲毫怠慢。

炎帝看了他一眼,裝作不經意地問道:“那好,你告訴朕,這裡一共有多少銀子?”

老掌櫃早就做足功課,據實以報:“一共二十三萬兩整。”

其實,除開萬寶樓的抽成,應該還要多出千把兩銀子。

隻不過,錢寶寶說到做到,直接扣掉,當作梁休那日砸場子的賠償。

從某種程度來說,這妞要錢不要命,也是個狠角色。

“二十三萬兩?!”

這個數值,可謂大大超出了炎帝的預料,一絲激動,竟叫出聲來。

“咳咳……”

好在炎帝發現的快,忙用拳頭堵住嘴巴,裝作咳嗽,化解尷尬。

再看老掌櫃,依舊低眉順眼,一副我什麼都冇聽見的樣子。

失態了啊。

炎帝麵色微沉,心裡突然埋怨起梁休來。

可惡!

都怪太子那混蛋小子。

不聲不響,竟然搞出這麼大個瓜,連累為父也跟著失態。

真是豈有此理,等他回來,非教訓他不可。

炎帝心中信誓旦旦地發著誓。

不過……

為何朕竟然希望,他能多搞一點這種事呢?

炎帝忽然唏噓不已。

梁啟啊梁啟,養不教父之過,你這樣縱容那個小混蛋,天下哪有你這樣當爹的?

定了定神,炎帝轉身看著劉溫三人,麵露苦笑:

“一共二十三萬兩,太子……還真是給了朕好大一個驚喜。”

“確實是驚喜。”

劉溫微微一笑:“老實說,太子能弄來這麼多銀子,微臣也很吃驚,就是不知,他到底用的什麼辦法?”

“管他什麼辦法,總之,太子殿下這次,是為朝廷立了一大功。”

沈濤一輛從車上跳下來,他已經檢驗過銀子的成色,相當滿意,喜滋滋道:“陛下,這真是及時雨啊。”

“不錯,來的太及時了。”

炎帝抬頭望著滿天的風雪和烏雲,已經過了年關,天氣依舊這麼惡劣。

有了這筆銀子,長安城裡,以及南邊幾個州府的百姓,應該能夠熬過去吧……

想到這,他激動的心情平複下來,重新看著老掌櫃:“辛苦你們了,銀子朕收下了,麻煩你們跟沈尚書去一趟戶部卸貨。”

老掌櫃一聽這話,耷拉的眼皮抬了抬,這話不太對勁啊。

他思前想後,還是囁嚅著開了口:“還請陛下恕罪,原本草民不該多嘴,隻是……這銀子是太子殿下吩咐送到東宮的……”

“無妨,回頭朕知會他一聲即可。”炎帝笑道。

“可是……”

“還可是什麼,陛下是大炎之主,天下的東西都是陛下的,太子殿下的銀子,自然也不例外。”

沈濤急忙打斷他,難得天降橫財,不親眼看到放進國庫,他今晚會睡不好覺的。

一把拉住老掌櫃,轉身朝著戶部方向走去:

“走走走,都跟本官走,各位一定冇見識過戶部裡麵什麼樣吧……沒關係,一會兒你們就知道了,哈哈……”

沈濤熱情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某個景區專門搞推銷的。

天可憐見。

這段時間,為了充盈國庫,沈濤差點都快被逼瘋了。

如今好不用意逮到一隻肥羊,不,應該是太子殿下。

不往死裡薅羊毛,對得起他戶部一把手的名號嗎?

沈濤發誓,今天要做一名快樂的羊毛黨啊。

薅羊毛,使我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