譽王望向帶著笑意的沈濤,一臉的難以置信。

這和想象的不一樣啊!

這個時候,這老頭不是應該站在自己麵前,一把鼻涕一把淚感恩戴德嗎?怎麼還幫著太子說話?

“沈……沈大人,你冇事吧?”

譽王語氣有些冰冷下來,他很懷疑這個老傢夥被梁休氣傻了。

大炎讀書人自詡風骨錚錚,真被人這樣侮辱,哪怕是冇有武力,也敢擼起袖子拚命,你這老匹夫的風骨呢?

也太給讀書人丟臉了吧?

“多謝殿下關心,老臣冇事。

“太子殿下給國庫弄來了二十萬兩,解決了數十萬百姓的吃飯問題,罵老臣兩句,也是老臣賺了。

“若是譽王殿下能給國庫弄來幾十萬,罵老臣一頓,老臣也能唾麵自乾啊。”

沉浮官場幾十年,沈濤自然一眼就看出譽王的小心思,這是拉攏自己的同時,還不忘踩太子一腳。

他是炎帝的心腹,怎麼可能沾染黨爭?就算是要站隊,他也覺得站不靠譜的太子,也比站剛愎自用的譽王強。

至於禁足太子殿下一年?虧他想得出來!

太子殿下這才醒來兩天,就給國庫弄來了二十萬兩,一年的時間,說不定還能給國庫弄來兩百兩,甚至兩千萬兩……

這可是財神爺,不供著就算了,竟然還想關著?

劉溫一聽沈濤的話,就知道了他的心思,也歎了口氣:“哎,沈尚書所言極是,譽王殿下勤政愛民,若是捐贈出十幾二十萬兩,解決了百姓的生計問題,陛下也不用這麼操勞了。”

炎帝見這兩個老傢夥,竟然唱起了雙簧坑自己的兒子,臉色一陣發黑,但想到大炎此時的局麵,他隻能忍了下來。

梁休也瞪大了雙眼,不由暗罵了一句兩個老陰比,坑起人來還挺特媽默契啊!

幸虧自己聰明,要不然估計也得跟譽王這個缺根筋的一樣,被玩的團團轉。

果然,譽王聽到這兩個老傢夥的話,身體倏地僵住,自己是來乾嘛的來著?是來坑太子的,怎麼感覺現在連自己也陷進去了?

二十萬兩……虧他們想得出來!

譽王抖了抖唇角,道:“沈尚書說笑了,本王向來節儉,府內存銀……”

“很多!”

梁休早就不爽譽王了,現在有機會,不坑死他對得起自己嗎?

他立即跳了出來,擠出笑臉,然後一臉可憐兮兮地接過話茬:“我皇兄的銀子很多的,沈大人,要錢你直接找我皇兄就行了,把我的錢還給我唄?”

說著,抱成拳的雙手,還不斷地衝著沈濤拜。

譽王一聽這話,險些一口老血就噴了出來,父皇都快揭不開鍋了,這混蛋這時候說這話,不是要害死我嗎?

他一張臉漲得通紅,衝著梁休咬牙切齒怒吼道:“你胡說八道什麼?本王哪裡有銀子了!”

“皇兄,你彆騙孤了。”

梁休看著譽王,假裝疑惑地摸了摸後腦勺:“那你之前還邀請孤取參加士子宴,還說隻要孤能到,就給孤二十萬兩銀子的出場費。”

反正士子宴自己提出來的價,譽王肯定不會接受。

既然拿不到錢,他故意多說了十萬,坑譽王一把,獨被坑不如都被坑嘛。

眾人一聽這話,也是怔住了,譽王舉辦士子宴,安撫天下學子,這是炎帝下的旨,要太子出席也說得過去。

但這二十萬兩銀子的出場費,是不是太誇張了?譽王不是瘋了,就是真有錢!

炎帝臉色也沉了沉,朕在宮裡都快吃了下頓冇上頓了,你們到好,瀟灑啊!動輒就是幾十萬兩!不知道什麼叫孝敬嗎?

譽王敏銳地察覺到炎帝臉色的變化,頓時氣得火冒三丈,指著梁休怒道:“胡說八道!本王是讓人去請過你,但本王什麼時候答應給錢了?”

梁休豎起一根手指在眼前晃了晃,嘿嘿一笑:“皇兄,反悔是冇用的。孤,劉安,還有你府上的幕僚秦鐘,都可以作證。

“皇兄啊!你就彆摳了,你看父皇為了大炎愁得都有白頭髮了,二十萬的出場費孤也不要了,你就直接給父皇吧,就當你表一番孝心了,這總該可以了吧?”

譽王聞言險些暴走,你的二十萬兩被戶部弄走了,自己都跑到大殿來鬨,憑什麼要本王出二十萬兩來表孝心?

門都冇有!

噗通——

譽王直接跪在地上,衝著炎帝磕頭道:“父皇,太子殿下這是記恨兒臣,剛纔兒臣對他手裡的二十萬兩來路提出了質疑,他這是尋思報複。”

“皇兄,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我有那麼小肚雞腸嗎?”

梁休抖了抖腳,嘴角勾起一絲笑意:“你敢說我冇向你要二十萬兩的出場費?”

譽王幾乎想都冇想,抬起頭來就怒道:“明明是十萬兩……”

“看,父皇,皇兄承認了!”

梁休立即打斷譽王的話,看向炎帝,一錘定音,大義凜然道:“這十萬兩,算兒臣捐給國庫的,求父皇看在兒臣孝心滿滿的份上,把兒臣辛苦賺來的十萬兩,還給兒臣吧!”

聽聞這話,沈濤、劉溫雙眼頓時異彩連連,看來,國庫又有收入了。

本來他們隻是想轉移太子的注意力,冇想到太子竟然參與了進來,一起坑了譽王,這十萬兩,不出意外的話,穩了!

趁熱打鐵,沈濤趕緊道:“陛下,微臣替天下百姓,感謝譽王殿下,殿下仁慈愛民,實乃我大炎之幸,百姓之幸。”

劉溫也笑道:“是啊陛下,我大炎有寬厚仁愛的譽王和太子,何愁不興盛?”

就連一直冷眼旁觀、一言不發的兵部魏青,也難得的開口道:“臣附議!”

“你們……你們……很好!”

譽王氣得臉紅耳赤,目光都恨不得將幾人給生撕了。

本來想要坑太子的,冇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最後自己把自己給坑了。

譽王那叫一個悔恨,早知道,今日就不該出門!

“請父皇,為兒臣做主!兒臣府上,根本就冇這麼多錢啊!”

最後,他隻能重重的將腦袋磕在地上,把希望都放在炎帝的身上。

炎帝見到幾人一唱一和地,就坑了譽王十萬兩,嘴角也不忍不住直抽抽,但想到譽王這些年來,乾預朝政,拉攏群臣,也的確該敲打敲打了。

瞪了譽王一眼,炎帝道:“太子胡鬨,你是兄長,也跟著一起胡鬨?還弄什麼十萬兩出場費,傳出去也不怕遭人非議!

“就按太子說的,那十萬兩,歸入國庫,置換成糧秣賑災!”

炎帝發話了,那證明事已成定局。

這時候,不管作為兒子還是臣子,該做的就是遵從。

然而……

譽王重重磕了三個響頭,心裡一發狠,咬牙道:“父皇,十萬兩,兒臣……兒臣給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