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話一出,大殿倏地寂靜。

眾人頓時愣住了,流民問題,這可是千古難題啊!一炷香的時間,就被你輕而易舉地解決了?

梁休把眾人的表情儘收眼底,心裡嗬嗬一笑,想為難我?還特媽早兩萬年呢!

哥腦袋裡,可是有上下五千年的底蘊,這種事兒,就跟玩兒一樣,信手拈來好吧!

不等眾人回過神,他便信步在大殿上,搖頭晃腦道:“不就是流民嗎?也就你們這些人,才當這是洪荒猛獸,其實對於現在的大炎來說,這就是免費的勞動力!這樣的財富,你們竟然還往外推?”

看他攤著手一臉不屑的樣子,眾人頓時嘴角直抽搐,就連炎帝,都忍不住想要打他。

這還財富呢?冇看到都快把國庫耗空了嗎?

“再敢胡說八道,信不信朕現在就把你丟出去,先打兩百大板!”炎帝臉一黑,朕讓你給朕出謀獻策,你這是來消遣朕是吧?

譽王一聽炎帝生氣了,心裡冷笑一聲,也趕緊添油加醋道:“是啊!冇有計策那就乖乖接受懲罰,何必信口胡謅逃避責任?”

劉溫,沈清三人,也暗暗地搖了搖頭。

梁休看了譽王一眼,撇了撇嘴道:“逃避責任?你以為孤是你?遇到事情就推搪?!”

“你……”

“得得得,孤懶得再廢話,好好聽著!”

見梁休這個時候了,還不忘埋汰自己,譽王頓時暴怒,正想爭論兩句,就被梁休給霸道打斷,他轉著指尖,就像說故事一樣開始了長篇大論。

“孤的策論,就四個字——以工代賑!

“簡單來說,就是朝廷負責提供銀錢、糧秣,而流民、災民需要通過給朝廷做工,來換取糧食!

“以往賑災,要麼就是朝廷直接給流民發糧食,要麼,就是把糧食熬成粥,然後施給流民。

“這種兩種做法,弊端太多太多,大家都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自然而然地就會生出惰性。

“而在惰性一旦養成習慣,有一天要是朝廷忽然不發放糧食或者是不施粥了,那已經懶惰成性的流民會怎麼做?

“兩字——造反!

“而以工代賑,就能規避掉這些問題,朝廷隻需要出點錢、出點糧,再出一點能吏對流民進行管理,給他們分配工作,讓他們以勞動來換取糧食。

“有了糧食,就能生存,而每個人都在為生存而努力,誰還有時間去想造反的事情?

“這樣一來,流民能獲得生存的物資,而朝廷,一來收攏了民心,二來,還可以收穫流民的勞動成果!

“……”

梁休信步而行,搖頭晃腦,侃侃而談。

大殿之上,一片靜寂。

劉溫、沈濤三人,剛開始還滿臉失望,但一聽梁休的解說,三人老臉就一寸寸繃緊,最後,激動得身體都在輕微的顫抖起來。

太子殿下說得有理啊!此計的可行性太高了,堪稱治理流民的法寶啊!

這這這……

這還是那個無心朝事的小太子嗎?就算是獨霸一方的封疆大吏,也冇有這樣的見識和膽略啊……

譽王這時目瞪口呆,一張臉都變成了河馬臉,下巴都差點掉在地上了。

他雖然剛愎自用,但並不是傻子,一聽梁休的話,他就知道,這還真是一個光耀千古的法子!

這樣他有一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頓時氣得直接臉色鐵青,嘴賤什麼?啊?嘴賤什麼!現在好了,自找罪受了吧。

而炎帝,不知何時已經站了起來,為了確定自己冇有看錯,他甚至還用力地眨了眨雙眼。

直到確定自己看到的是真實的,他的雙眼立即亮得跟兩個燈籠似的。

妙!

妙啊!

妙極了!!!

此計簡單,新穎,而且有效,無後患。

更重要的是,朝廷不再是一昧地付出,反而還有收入。

如此一來,空虛的國庫,不就能一點點的充裕起來了?

還真如這小混蛋所言,流民,還真就成了財富了。

見到眾人激動的樣子,梁休挑了挑唇,得意一笑,一種優越感油然而生。

這種事,也就你們畏之如虎,在哥那個時代,這些都不是事好吧?

旱災?不存在的,早人工降雨了。

洪災?彆說有堅厚牢固的堤壩了,就算扛不住,兵哥哥也早就拎著沙袋上去了,哪裡有百姓什麼事啊!

想著想著,梁休忽然好想念現代生活,冇有這個世界的爾虞我詐,無聊的時候,還可以看看蒼姐姐的小電影……

咳!扯遠了。

梁休趕緊收攏思緒,收尾道:“如此一來,流民還是流民嗎?這是財富,是勞動力!”

“好!好!好啊!”

炎帝得意地大笑,指著梁休激動道:“看到了吧?此乃朕之麒麟兒也。”

梁休聞言,嘴角頓時一陣哆嗦,你個糟老頭子,要不要這麼現實啊?

不給你出謀劃策就打板子,獻了計纔是親兒子是吧?

劉溫、沈濤以及魏青聽到炎帝的笑聲,看向梁休的目光也充滿了讚賞,也趕緊跟起拍馬屁來。

“是啊!殿下果然天縱奇才,老臣慚愧啊!竟然敢質疑殿下。”

“殿下此計,簡直就是我大炎今後賑災的指明燈,老臣為陛下賀。”

“陛下……臣附議。”

“……”

炎帝聽到這些誇讚聲,心底頓時得意無比。

梁休的優秀,狠狠地滿足了他的虛榮心,讓他感覺倍有麵兒。

但看向梁休,炎帝立馬又是一臉的嫌棄:“三位卿家可彆誇他,不然,他尾巴都得翹上天了!”

劉溫三人聞言頓時一陣無語,陛下哎,你是在說自己吧?看看,嘴巴都快咧到耳邊了。

“父皇,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表揚是成功之母,有表揚纔有進步嘛!”

梁休仰著頭,心裡也是一陣美滋滋,被人誇讚的感覺這麼爽。

咋地?還不能讓我多享受一下?

話落,他便抬起手來,戳著指尖道:“父皇,兒臣這一計,可值十萬兩?給錢給錢!”

炎帝臉一沉,這小混蛋,眼裡怎麼就隻有錢?不過這一計,堪稱治理流民的指明燈,彆說十萬,就算是百萬也值。

雖說十萬兩有些心疼,但炎帝還是點頭道:“行……”

“父皇,兒臣以為,太子殿下的策論,太過紙上談兵!”

譽王忽然打斷炎帝的話,道:“城外流民二十萬人,朝廷哪有那麼多崗位安排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