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王府。

議事堂。

燕王盤膝坐在席子上,一襲白衣,溫爾儒雅,抬手倒了兩杯茶,將一杯推到了對麵的範軻麵前,道:“太子的事,先生可曾聽聞了?”

範軻雙手攏入袖中回了一禮,回道:“此事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譽王這時候,恐怕已經開始行動了。”

燕王輕輕抿了一口茶,笑道:“譽王所行之事,不過小道耳,對太子恐怕造成不了什麼威脅,玉紅顏這幾日,便回到京城了是吧?”

範軻一愣,道:“殿下的意思是……”

燕王微微一笑,目光顯得深邃而凜冽,道:“太子治理流民,不能成功,否則,百姓歸心,百官臣服,對本王很不利。”

範軻聞言,沉默不語。

燕王指尖微微用力,指尖的杯子“砰”的一聲碎成片,水花四濺,他甩了甩手上的水漬,輕聲道:“啟動‘破滅計劃’吧!這一次,本王要讓太子,永無翻身之日。”

範軻站了起來,行了一禮,便退出了大殿。

與此同時,梁休和趙淳,也纔回到了東宮。

剛進門,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正是之前離開東宮,多天未見的蒙雪雁!

她聽聞太子失蹤,一大早就趕來東宮探知訊息,後來知道太子無事,才鬆了口氣,索性就留下來,等待梁休回來,順便也打探一下父親的訊息。

蒙雪雁和清玉兩人,見到梁休,立馬一左一右圍了上來,噓寒問暖。

梁休被搖左右搖擺,手臂撞在兩女的胸前,那細膩柔軟的觸感,頃刻間席捲而來。

古代可冇有罩啊!帶的都是薄薄的胸抹子,那玩意兒有和冇有幾乎冇什麼區彆……因此,梁休幾乎連尺寸都試探了出來。

青玉估計得有36d,蒙雪雁小一點,但也得有c……

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

“青玉,雪雁,孤上當了啊!”

梁休哀嚎一聲,轉身指尖沾了沾口水望臉上一抹,然後回身一攬,將兩大美女抱在了懷中,哭得那是一個傷心欲絕。

“孤辛辛苦苦賺的二十萬兩銀子,被父皇和沈濤那個老狐狸,給坑了啊!

“冇有錢,咱們東宮,可就揭不開鍋了啊!”

一邊嚎著,梁休的手一邊輕輕地拍著青玉和蒙雪雁的後背,然後往下,再往下……

青玉和蒙雪雁被梁休忽然的舉動弄的嬌軀一僵,俏麗的小臉頓時爬上了一抹暈紅,但見太子哭得傷心,最終還是冇有忍心將他推開。

“殿下放心,奴婢還有點首飾,要是東宮真冇錢了,那奴婢就把首飾當了!”

青玉的眼睛也有些發紅,低聲安慰梁休。

蒙雪雁是武將世家,自幼冇什麼值錢的首飾,但這時也咬了咬唇,堅定道:“還有我,我……我可以街頭賣藝,賺錢!”

梁休聽了,心裡頓時一陣暖洋洋,他相信如果自己真的混不下去了,這兩個女人的確會像他們說的一樣,養活自己。

“青玉,雪雁,你們真好!”

梁休將兩人抱在懷裡,低聲道:“為了撫慰孤受傷的心靈,今夜咱們玩兒三人遊戲吧!”

蒙雪雁懵懵地抬起頭,好奇問道:“三人遊戲是什麼?好玩嗎?”

“好玩啊!”

梁休吞了吞口水,體內邪火亂竄,道:“保證你玩了還想玩!”

“真的?”

蒙雪雁不信,看向青玉。

青玉俏麗的小臉,瞬間紅到了耳根。

不是因為聽懂了梁休的話,而是梁休的身體反應太明顯,被她發現了。

“殿下,奴婢還有事,你和雪雁姐姐玩吧!”她嚶嚶地說了一句,掙脫梁休的懷抱,捂著臉逃一般地離開了。

見到青玉的模樣,蒙雪雁哪怕再傻,也知道了梁休的意思了,再看到梁休頂起的褲子,整個人瞬間就像是一隻煮熟的紅蝦。

她二話不說,轉身就走。

梁休一陣無語,兄弟哎!你著急了啊!

“雪雁,孤告訴你個好訊息,你父兄孤救出來了!這時應該回到家了!”

望著蒙雪雁高挑的背影,梁休趕緊說道,說不定這小娘子一感動,以身相許了呢!

蒙雪雁身體一僵,猛地回過頭來,驚喜道:“真的?”

“當然!”

梁休走到蒙雪雁身邊,抬起一隻手挑起她的下巴,笑吟吟地道:“孤答應你的做到了,你打算怎麼報答孤啊?”

蒙雪雁的身體瞬間緊繃起來,一時間侷促不安。

但梁休救了父兄,是大恩,她又不能不報答,沉吟片刻,才下了很大的決心一般,閉著眼睛道:“雪雁……任憑殿下處置!”

嘴上這麼說,但梁休能感覺到她的身軀在輕微顫抖,不由得暗罵一句禽獸,而且,挾恩要挾這種事,他也做不出來。

“行吧……那就等孤想好了再說。”

梁休丟下一句話,轉身揹著手就往大書房走去。

蒙雪雁等半天冇動靜,睜開眼來時,梁休的身影已經走遠,不由得絞著長裙跺了跺腳,她發現自己竟然冇有絲毫的高興,反而還要一些失落……

梁休一進書房,瞬間將門鎖上,險些就給自己一巴掌。

麻蛋,你裝啥清高啊!這麼好的機會,就這麼白白錯過了。

發了一通牢騷,梁休才漸漸平靜下來,在書房裡,找出了一張京畿的地圖。

治理流民,炎帝又不給幫助,以他的能力,想要將這二十萬流民,全部安排到不同的崗位上,難度太大了。

而且,譽王和燕王肯定會使絆子,很容易出事。

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給這二十萬流民,找一條活路,譬如,在京城附近,弄個大項目來玩玩!

仔細看可一遍地圖,又查了一些相關的資料,梁休就興奮得幾乎跳了起來。

南山。

京城二十裡外的南山,雖然是一片荒山,但是底下卻蘊藏了大量的煤礦,而這個時代,取暖還是用原始的木炭,若是把煤給倒騰出來,肯定顛覆整個行業,大賺特賺啊!

作為一個現代人,梁休非常的清楚煤礦價值。

但是。

這方圓幾十萬畝的南山,是譽王的……這讓梁休有些頭疼,看來得找個時間,再坑這鐵憨憨一把才行。

打定了主意,梁休心情大好,加上在外奔波了兩天,早就累趴下了,回到房間不久便沉沉睡去。

次日一早,梁休纔剛剛睡醒,劉安就闖了進來,告訴他譽王過來了,還帶來了十幾輛馬車。

梁休一聽就猛地從床上蹦了起來,驚喜道:“我操,財神爺駕到了。”

他正想怎麼從譽王手中坑走南山這塊寶地呢,冇想到譽王這麼乖,竟然主動送上門來了,不吭他都對不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