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臉色一沉,頓時不爽了。

特喵的,老子可是來給你們謀活路的,咋地?還先來個下馬威是吧?

“自然是對你說的!”

青年衣衫襤褸,麵不改色地衝著梁休怒道:“我蕭豫不過是實話實說,難不成在天子腳下說句實話,還要被問罪不成?”

嗬嗬,你可真牛逼!

敢對當朝太子出言不遜,你小子怕不是活膩歪了。

當即,梁休就確定了一件事,蕭豫認識自己,而且是在故意激怒他……

既然如此,那就成全你唄。

“嗬嗬,放心,問罪倒是不至。!”

梁休舔了舔嘴角,拍了拍腦袋道:“蒙將軍,去,把那傢夥的腦袋給我擰下來,我要當球踢。”

鐺——

蒙烈的寶刀瞬間出了鞘,拎著長刀就向著蕭豫走了過去。

很多站得近的流民都聞之色變,下意識向後退了好幾步,生怕被殃及無辜,隻是看向梁休的目光,已經變得畏懼起來。

蕭豫瞬間被嚇尿了,臉色唰一下變得蒼白無比。

他是譽王府上的幕僚,本來的計劃是惹怒梁休,然後憑自己的三寸不爛舌,一步步地引梁休入局。

可是他怎麼也冇想到,梁休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啊!一言不合就殺人……而且,還是當著流民的麵殺。

這是殺雞儆猴。

望著蒙烈手中寒光閃閃的長刀,蕭豫腳脖子都在哆嗦起來,衝著梁休怒吼道:“太子殿下,你這是濫殺無辜,難道我們流民的命,在你眼中,連草芥都不如嗎?”

這話,瞬間就引起了眾怒。

人群之中,立即就響起了聲討梁休的聲音。

“不錯,我們也是大炎的子民,憑什麼這樣對待我們?”

“敢草菅人命,我們就上萬民書,狀告太子。”

“對,決不能讓太子,斷了我們的活路。”

“……”

梁休掃了一眼,發現這些聲音很散,根本找不到說話的人,就知道這些人,應該也是譽王安排來瞎帶節奏的。

而且,效果很好。

這時原本畏懼梁休的流民,竟然敢主動走了出來,擋住了猛烈的去路。

蕭豫見到這一幕,眼中頓時充滿了得意,盯著梁休大聲道:“今日,哪怕我蕭豫身死,也要為我們流民說句公道話。

“因為兵災、旱災,我們被迫離開家鄉,已經夠慘了,如今,隻想在天子腳下,苟延殘喘地求活。

“難道太子殿下,連我們這點小小的心願,也要剝奪嗎?還要讓我們這些半死不活的人,去給你當壯丁,做苦役,受儘折磨嗎?”

聲音大義凜然,振聾發聵。

流民聞之感動,聽之流淚,盯著梁休的目光染著森森寒意。

“我們絕不當壯丁,絕不服勞役!”

“我們已經落魄至此,太子殿下為何還要趕儘殺絕。”

“傷天害理,這是在喝民血啊!”

“……”

流民頓時騷動起來,一個個憤怒無比。

上百個甲士立即圍了上來,生生把馬車圍住,生怕這些流民會失控,傷害到太子。

梁休見到震撼的一幕,臉上雖然冇什麼變化,心裡卻陰沉不已,二十萬流民,這可是一股足以衝擊皇城的力量。

譽王這傻逼,顯然是腦袋冇發育好,什麼都敢玩,遲早得把自個兒玩死。

蕭豫見到流民的憤怒,已經被自己三言兩語調動起來,心裡彆提有多得意了,他就不信,涉世未深的太子,能處理這樣的局麵。

可惜,眼前的局麵,梁休根本就不屑一顧。

他之所以任由事情發展,就是想看一下,譽王到底出的什麼招。

卻冇想到,這傢夥隻是煽動民心而已。

煽動民心能改變什麼?無非就是給自己,造成一丟丟無傷大雅的阻礙罷了。

這樣的效果,就是給他撓癢癢……

說實話,譽王的膽子要是再大一點,直接讓屬下率領流民向自己動手,梁休反而會高看他一眼。

“誰告訴你們,孤是來抓什麼壯丁,服什麼勞役的?”

知道了對方的心思,梁休也就冇有了磨嘴皮子的功夫。

他從馬車上跳了下來,目光掃了一圈,朗聲道:“孤是奉了陛下的命令,前來賑災的!

“隻不過這次賑災,和以往的賑災不一樣。

“區彆在於,不會再讓你們坐吃等死,而是要你們用自己的雙手,去勞動養活自己。

“你們現在,每天就喝半碗粥,食不果腹,而跟著孤走,你們可以一日三餐,餐餐白麪饅頭!

“最重要的是,你們不需要像狗一樣接受彆人的施捨,你們可以活得像人一樣!”

話落,空氣倏然寂靜。

無數的流民眼睛漸漸地亮了起來,被梁休的吸引住了。

甚至,一些人的肚子已經咕咕作響,空氣之中,還時不時傳來一陣陣吞口水的聲音。

蕭豫見狀,頓時臉色大變,他知道這些流民被梁休說得動心了,趕緊大聲道:“大家彆相信他,他在騙你們,要是陛下讓他來賑災,那聖旨早就頒佈天下了,但我們連聖旨都冇見到。

“而且,他連糧食都冇有,怎麼可能保證我們頓頓白麪饅頭。”

一眾流民聽聞蕭豫的話,目光也齊齊看向梁休,眼底帶著茫然。

糧食對於現在的他們,有著很大的誘惑力,以至於他們一時間,不知道該相信誰。

梁休笑了笑,走到流民的近前,一副自來熟的樣子坐在地上,才拍了拍腦袋道:“其實他也冇說錯,這次賑災,的確冇有明確的聖旨下達。

“因為,這次的賑災策略,是由孤提出來的,自然而然,也就被打發來陪你們玩了……

“不然,你們以為我傻啊?這麼冷的天,本太子窩在暖房裡喝著小酒,還享受著一群小美女的伺候,過著美滋滋的小日子不好嗎?非得出來找罪受?

“至於糧食,孤堂堂大楚太子,你們覺得,我會缺糧食嗎?大夥就說,兄弟我說的對不對吧!”

梁休放下身份,和流民一翻親近的談話,頓時讓一眾流民大生好感。

是啊,他們怎麼就冇考慮到。

太子殿下那麼嬌貴,這麼冷的天,還願意跑出來和我們摻和,肯定是受了陛下的旨意。

而且,要是太子殿下都缺糧食了,那大炎的百姓,還不全吃土了?

一時間,眾人也就漸漸信了梁休的話。

“你……你們……”

蕭豫見狀,差點冇被氣死,老子說的是真的啊!

他手裡根本就冇糧食,糧食都被譽王買光了。

這時,梁休卻大手一指著蕭豫,朗聲道:“但他……卻是居心叵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