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豫一聽梁休的話,頓時心裡一突,下意識地以為自己暴露了,但想到自始至終,他都冇有露出什麼馬腳,以為梁休是在詐自己。

冷冷一笑,蕭豫絲毫不懼地盯著梁休,挑釁道:“草民不過是反駁了太子殿下幾句,怎麼就居心叵測了?”

“你不知道嗎?”

梁休笑眯眯地盯著蕭豫,揮了揮手道:“蒙將軍,把他衣服扒開。”

蕭豫聞言臉色大變,轉身就逃。

但他一介文人,而蒙烈可是真正的九品高手,一個騰躍就落在了他的麵前,回身一腳,就將他踢飛到梁休的身前。

蒙培虎兩步上前,一把就將蕭豫按在地上,雙手一使力,破損的衣裳瞬間撕成碎片,露出了裡麵上好的錦服。

梁休笑吟吟地走到蕭豫身邊,指著他道:“大家看到了吧?這傢夥身上穿的,可是上好的錦緞。

“僅僅是這件絨毛外衣,就要近一百兩銀子,你們現在誰還穿得起?”

一眾流民都愣住了。

一百兩……

一百兩可以在京城租個兩進的小宅子,過著滋潤的小生活了。

誰還願意混跡在流民中,每天吃糠咽菜?

“他是誰……你們誰認識他?”

“不認識啊!就是他說太子要抓壯丁,抓勞役,要把我們折磨死的。”

“這傢夥不是流民,他是在害我們。”

“太可惡,打死他!”

“……”

這時,很多流民終於明白過來,他們被利用了。

有人不想讓太子殿下賑濟災民,故意讓人散播謠言,讓他們來反擊太子。

流民並非都是愚昧之人,想明白了這些,很多人看著蕭豫的目光冰冷無比,恨不得將他給生吞活剝了。

要不是太子殿下不計前嫌,他們豈不是錯過了這大好機會?

至此,所有流民對梁休的話不再懷疑。

而蕭豫,已經嚇得臉色蒼白,瑟瑟發抖,他這時終於明白過來,從一開始,自己在梁休的眼中,就是一隻跳梁小醜。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蕭豫抬頭看了梁休一眼,聲音顫抖道。

梁休瞥了他一眼,抖抖腳道:“一開始孤就發現,你脖子上露出來的上好綢緞了。

“另外,你吃得太好,太壯了,你看看,這些流民一個個麵黃肌瘦,你在其中是不是有一種鶴立雞群的感覺?”

蕭豫:“……”

為了像個流民,他忍耐著臭味,尋了流民的衣裳,還特意在泥地滾了幾圈,把自己弄得灰頭土臉。

做出了這麼大的犧牲,冇想到最後敗在了身材上……

梁休露出一口亮晶晶的小白牙,拍了拍蕭豫的肩膀,笑道:“兄弟,謝謝了哈,你立了了這麼大的功,放心,我不會殺你的,不過你這輩子就呆在牢裡彆出來了。”

要不是蕭豫,想要收攏流民的心,還得使用一翻手段。

但譽王這個鐵憨憨,卻已經提前幫他想到了。

梁休的心裡頓時一陣美滋滋,譽王真是大好人啊!送完金山銀山,再送人情,今晚,還會再給自己送人……

這讓他都有點小奧懊惱了好吧?

再這麼玩下去,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把譽王玩壞了。

蕭豫:“……”

聽聞梁休的話,蕭豫險些就噴出一口老血,氣得臉色鐵青。

最終,腦袋一歪,直接氣暈了過去。

蒙烈這時看著梁休的目光也格外震驚,他之前率軍幫助梁休,隻是為了報恩,但是現在,他的心裡開始對梁休欽佩起來。

哪怕為將多年,剛纔流民反抗的一幕也讓他心下一緊,但梁休卻處變不驚,反而從細微之處找到破綻,完美反擊。

手段精明,進退有據……可謂天生的領導者。

看來太子,當真變了……

望著歡聲雀躍的流民,蒙烈讓人把蕭豫帶下去後,緩步走到嘴角含笑的梁休身邊,行禮道:“殿下,接下來怎麼做?”

梁休呲著牙,低聲道:“孤要是告訴你……孤也不知道,你信嗎?”

流民歸心了,但問題也來了。

本來他已經有了計劃,把這二十萬流民,全部弄到南山去挖煤去。

但見到流民的慘狀,他發現自己的計劃,實在是太特媽偉大了,偉大到他不敢實施。

如今天降大雪,流民在南城有簡陋的帳篷和廢城墟,勉強能過活,但南山呢?一片荒山,連個避風的地方都冇有,真把這些穿著單衣的人弄過去,得分分鐘凍死好吧。

蒙烈懵了一下,前麵處理得這麼好,怎麼現在還不知道怎麼做了:“殿下這是……”

梁休看了蕭豫一眼,道:“其實蕭豫說的冇錯,孤的手中的確要錢冇錢,要糧冇糧。”

蒙烈頓時滿頭黑線,臉皮緊繃,雙眼瞪大,那你還賑個什麼災?還答應流民一日三餐,餐餐白麪饅頭?

這不是誆人的嗎?

就不怕流民到時候不滿,集體暴動?

這時,梁休忽然感到自己的褲腳沉了沉,低頭看去,就看到身前不知何時已經站著一個小女孩。

小女孩很漂亮,看上去不過三四歲,穿著一身殘破的紫衣,但小臉蠟黃,被凍得瑟瑟發抖。

而那一雙抓著自己褲腳的小手,已經被凍得紅腫,手背已經裂開了道道深可見血的傷口。

她搖了搖梁休的褲腳,弱弱問道:“太子哥哥,燕燕什麼時候能吃白麪饅頭?”

聞言,梁休的一顆心彷彿掉進了油鍋中煎熬,眼淚險些奪眶而出。

他解下披風,三兩下裹在了小女孩的身上,把她抱了起來,指尖勾了勾她的鼻尖,笑了笑:“燕燕再忍耐一會兒,咱們下午就吃!”

燕燕聽到梁休的話,立即掙紮著從他的身上下來,高興地往遠處跑去,明顯是要把這個好訊息,告訴她的小夥伴。

“這狗日的世道!”

梁休哀嚎一聲,猛地抬起頭來,衝著蒙烈道:“蒙烈聽命!”

蒙烈單膝跪地,抱拳道:“末將在!”

“孤不管你用什麼辦法,給你七天的時間,七天內,我要在南山外,洛河邊見到一座能容納二十萬人的營地!

“今日讓流民休息,明日,你帶人把流民中能用的人,都帶過去幫忙。”

蒙烈一聽,嚇得差點冇蹦了起來,能容納二十萬人的大營,那不得建一個鎮啊?

這工程量,是不是太大了?

但要是有流民幫忙,問題應該不大。

蒙烈思索片刻,重重地一敲鎧甲道:“末將領命,可是糧食……”

梁休雙手搓了搓臉道:“糧食、物資下午就到位。

“老子就不信了,動不了朝廷的力量,還動不了民間的力量嗎?

“老子這次就讓那些狗日的看看,什麼是人民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