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安一臉委屈巴巴地看著梁休,這種事他哪裡敢做。

結果,梁休卻拍了拍他的肩膀,嘚瑟道:“你放心,孤不會讓他們輸得太難看的。”

劉安嘴角抽抽,想要開口。

梁休根本就不給他反駁的機會,繼續道:“徐懷安,這是你的地盤,讓你的人帶劉安一起,幫我找一些木頭和繩子過來!”

說完,便隨手抓起了一根小樹枝,走到一旁的雪地上,蹲下開始計算起來。

眾人也好奇梁休在乾嘛,就圍過來,卻見地上寫滿了扭扭曲曲的文字,不由得再次傻眼了,這些文字,他們一個都不認識。

就連陳修然和徐懷安,也不由得麵麵相覷,莫名其妙,實在想不出這彎彎曲曲的東西,和舉鼎有什麼關係。

“太子殿下,你這是在畫符嗎?想請神仙幫忙?”

“我看很有可能啊!說不定殿下畫畫符,還真就把兩個鼎舉起來了呢。”

“殿下,要不你還是認輸吧!輸給兩位小公爺,不丟人。”

“……”

眾人剛纔被梁休的話堵得夠嗆,現在見到他做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自然忍不住嘲諷一翻。

而梁休,卻對他們的話視而不見。

不多時,劉安回來了,帶著英武幫的幾十個人,搬來了上百根木樁和繩索。

這時,梁休也剛好運算結束。

他站起身來,打量了一下院子的環境和佈局,又用腳步開始勘探距離,如此來複重複了十幾次,嘴角的笑容才漸漸綻放開。

他走到鼎的不遠處,用腳畫了一個圈做標記,指揮道:“劉安,在這裡給我架一個三腳架,不僅要穩,而且還要牢固。

“徐懷安,叫你的人,幫我十幾根木樁首尾相連綁在一起,再幫我把兩隻鼎,綁在連接好的木樁一端。

“然後,將另一端架在三腳架上……嗯,差不多這樣就可以了!”

徐懷安聽得一臉懵逼,但還是讓人,按照梁休的吩咐,開始乾活。

眾人也一陣無語,抱著雙手等著看笑話,他們就不信,憑梁休簡單說的幾句話,就真能把兩隻巨鼎舉起來。

梁休自然知道他們的心思,對此隻有微微一笑。

阿基米德的槓桿定律,給我一個支點,我能撬動整個地球,兩隻鼎,算根兒雞毛?

英武幫的人大多來自武勳世家,身體素質極好,一炷香的時間不到,一個巨型槓桿,就出現在了梁休的視線中。

梁休當即就樂了,跑到前麵道,張開雙手道:“來吧,見證奇蹟的時候到了!”

陳修然一臉疑惑地走了出來,道:“殿下,你是認為,憑藉這東西真能贏過我們?”

梁休傲然道:“這是當然,這可是個好東西,有了他,我一隻手,就能將你們兩個按在地上摩擦。”

看到梁休嘚瑟的樣子,眾人都忍不住一陣咬牙切齒,忍不住想要打他了。

徐懷安和陳修然撇嘴,暗想著您可真有信心,等下要是舉不起來,看你怎麼收場。

“殿下要是舉不起來,記得叫我幫忙。”

徐懷安嘿嘿說完,一揮手,英武幫和猛虎幫的人都退了十幾步,留出了巨大的施展空間給梁休。

梁休也懶得廢話,跑到槓桿的另一端,抓著繩子不斷收縮。

圍著巨型槓桿的眾人,這時都抱著雙手,滿臉戲謔,指指點點地看著這一幕,誰都不相信,梁休真能把兩隻鼎舉起來。

就連徐懷安和陳修然,也麵無表情地看著這一幕。

就在這時。

鏘的一聲,兩隻銅鼎撞在了一起。

接著,槓桿開始嘎吱嘎吱作響,而兩隻青銅巨鼎,開始緩緩地離開了地麵。

速度很慢,但是的確在上升。

“這……真上升了?”

“怎麼可能!真有神仙幫忙嗎?”

“天啊!太不可思議了!”

“……”

眾人臉上的戲謔和嘲諷,頃刻間僵硬在臉上,雙眸中頓時充滿了震撼,指著正在上升的兩隻青銅鼎,哆嗦得說不出話來。

而徐懷安和劉安看著這一幕,一張臉再次變成了河馬臉,下巴都快落在地上了,唯獨陳修然,除了震驚外,他的眼中,還閃爍著激動。

輸贏對他來說並不重要。

他更看重的,是對未知領域的探索。

憑太子的實力,是不可能舉起雙鼎的,那麼問題,定然是出現在眼前的巨大的東西上!

也就是說,自己不是輸在實力上,而是輸在策略上。

真冇想到,太子竟然還有這樣的能力!

陳修然的目光,第一次對梁休升起了一絲敬佩。

這時,槓桿已經被壓在了地上,而青銅鼎也上升了三丈有餘。

梁休一隻手壓在木樁上,看著正在燃燒的長香,得意洋洋地衝著徐懷安和陳修然道:“怎麼樣?服不服?我說過一隻手,就能將你們碾壓!”

眾人:“……”

這時候眾人都才反應過來,原來太子殿下從一開始,就已經有了對策,難怪敢這麼狂。

不服行嗎?

真不行。

不管是不是投機取巧,但特媽一下子就把兩隻鼎舉起來了,還真冇幾個人能做到。

徐懷安和陳修然相視一眼。

這時,徐懷安依舊微微張著嘴,一臉震驚。

陳修然則苦澀一笑。

這都過了這麼長時間了,太子依舊臉不紅氣不喘,再等下去也冇什麼作用,輸就是輸了。

兩人上前兩步,抱拳道:“服了,願賭服輸!”

梁休聞頓時眉開眼笑,不愧是武勳之後,輸都輸得這麼坦蕩。

他丟到槓桿,摸著下巴道:“嗯,那這賭約……”

聞言,陳修然臉色有些尷尬,太子當老大,這風險有點太大了。

徐懷安卻眼睛一亮,之前自己明明是被陳修然這小子帶偏了。

太子當老大,英武幫以後在京城還不得橫著走?

最重要的是,還可以藉著太子的名頭到處浪……

彆的不說,單說青樓。

隻要往裡麵一說自己是梁不凡的朋友,不僅能成為姑娘們的入幕之賓,說不定還能白嫖……

“嘿嘿嘿……”

想著,徐懷安自個兒先樂起來,心裡彆提多美滋滋了,一揮手道:“英武幫的,還不見過太子老大?”

自家幫助都認了,英武幫幫眾也隻能認了,大聲道:“見過太子老大!”

陳修然看了徐懷安一眼,頓時一陣無話,你的立場還能堅定點嗎?

但徐懷安都認了,他也隻能認命:“猛虎幫的,也上來拜見太子……老大!”

猛虎幫幫眾心裡一陣膩歪,但還是一一上前抱拳見禮。

“嗯,同誌們好啊!”

聽得梁休心那是一個酸爽,立即高高揚著手道:“以後大家放心地跟著我,我帶著你們吃香喝辣,不過現在嘛,我得先下達作為你們老大後的,第一個大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