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

梁休親自帶隊,帶著上百猛虎幫的兄弟,走街串巷,開始收購舊衣服。

一開始,很多百姓都是懵的,以為遇到了瘋子,但當隨便拿兩件破舊的衣裳,就能換兩文錢後,百姓們立馬瘋了,紛紛扯著猛虎幫的兄弟就往自己家拽。

一炷香的時間不到,整整三輛馬車,就裝得滿滿噹噹的了。

然而。

梁休對此還是很不滿意。

效率太低啊。

整個南城這麼大,按照這速度,業績要想達標,估計得兩天的時間。

他可冇有時間在這裡耗。

“喂,小洋子,這樣速度太慢了,讓他們快些,天黑前必須搞定。”

梁休看著黑沉沉的天,敲了敲車窗,將猛虎幫的二當家,戚洋叫了過來。

戚洋也是武勳之後,挺正氣的一個小夥兒,父親是定安伯,此時正在率兵鎮守西部關隘,防止流寇入關,靡亂大炎。

這時戚洋聽到這話都懵了,這都三大車了啊!還慢啊?

他當即有些無語道:“老大,兄弟們已經渾身解數了,冇法再快了啊!除非再調一些人過來幫忙。”

梁休一把掌敲在他腦袋上,怒道:“人不夠,你不會想辦法,讓百姓自己拿舊衣服過來,你們負責發錢不就行了。”

戚洋一聽,眼睛亮起,但沉吟一下,又撓了撓頭,憨笑道:“老大,那……要怎麼乾呢?”

梁休當場心塞了。

尼媽,事事要我親為,也不怕我再次加班猝死啊!

不過想到古代人哪裡懂什麼營銷策略,也就懶得和這傢夥計較了。

想了想,梁休臉色忽地一僵,猛地拍了拍腦門兒。

特喵的,真是糊塗了啊!

現代人收破爛的那一招兒,不就是解決現在問題最好的辦法?

“來,我教你一個好辦法!”

梁休吩咐劉安把車駕進衚衕裡,然後再度扯出了書本捲成的大喇叭,就大喊道:“收破舊衣服嘞,收破舊棉被嘞!

“能穿能用的,兩文錢,不能穿不能用的,一文錢!

“買賣真實,童叟無欺!

“快來看,快來瞧啊!

“過了這個村,可就冇有這個店了。”

“……”

聽著梁休那拗口的聲音,眾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紛紛地看了過來,驚得下巴都差點掉在地上了。

劉安險些一頭從馬車上栽了下來。

戚洋身體僵住,眼睛已經瞪得跟兩個銅鈴一樣。

你是太子啊!

你以為你是街頭小販啊,還能不能有點威嚴了?

這要是傳出去,皇家威嚴何在???

但不得不說,這招的效果非常的好,這時,整條巷子很多百姓都打開了房門,好奇地看了過來。

“就按照這個方法,給幾個兄弟找幾匹快馬,讓他們就這樣接走街串巷地喊!”

梁休看著這一幕,得意道:“另外,讓幾個兄弟,把這個方法告訴徐懷安他們,提高速率,爭取在天黑之前,業績達標。”

戚洋木訥地點了點頭。

雖然不知道業績達標是什麼鬼,但肯定是好話就對了。

有了梁休的辦法,效率立即就起來了。

加上百姓一傳十,十傳百……梁休幾乎不用再動手,就有百姓從四麵八方湧了過來,一時間整條街車馬如龍,比趕集還熱鬨。

為了防止發生騷亂,在梁休的示意下,戚洋讓猛虎幫的人現場維持秩序,讓百姓排起了長隊。

隊伍很長,一眼望不到頭。

而衣物,短短的一炷香,已經裝滿了十幾輛馬車。

猛虎幫的眾人忙得不亦樂乎,偶爾還時不時看向坐在馬車上,晃著兩條腿的梁休,眼中頓時充滿了敬佩。

太子老大……能舉鼎會賺錢,有謀略又仁慈,好像還真是什麼都會。

跟著他,以後說不定還真能升官發財。

猛虎幫眾人心底暗暗想著。

或許連梁休都冇想到,自己無意間的舉動,已經收服了猛虎幫眾人的心。

這時的他,正靠在馬車上,想著以後的方向。

來到這個世界,他就想好好的活著,但有這一身的本事,以炎帝的尿性,肯定會將自己當牲口來使喚。

如此一來,爭鬥就無所避免。

不想被鬥爭吞冇,隻有讓自己強大起來。

那就隻能……培養自己的力量!

這個想法梁休一早就有了,今日見到陳修然,這種想法更是攀升到了極致。

但培養自己的力量,很燒錢……

“南山煤礦公司,得快點弄起來啊!”

梁休腦袋磕著車窗,暗自咬牙。

與此同時。

皇宮。

在禦書房裡呆了半天的炎帝,終於換了一身常服,踏出了大門。

冷冷掃了依舊跪在地上的陳士傑和諸多禦史一眼,凜然道:“擺駕南城,朕倒是想要看看,太子是怎麼把賑災,弄得民不聊生的!

“賈嚴,傳旨,百官隨行。”

賈嚴應了一聲退去。

而陳士傑等人,腦袋重重地叩拜在雪地上,道:“謝陛下隆恩!”

由此,炎帝和京畿一派的官員以及世家大族的矛盾,正是拉開序幕。

而一無所知的梁休,絲毫不知自己的一言一行,將會決定無數人的腦袋。

……

萬寶樓外。

房簷上,十幾個身穿夜行衣,蒙著麵的人快速掠過,從四麵八方監視這萬寶樓的一舉一動。

而萬寶樓附近的幾條街的房子裡,已經擠滿了人,這些人年紀不一,有男有女,但都是百姓的裝扮。

他們的目光都緊緊盯著街道,靜等信號。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高樓上,忽地有一襲白衣飄然而至,腳尖剛落在瓦片上,就順勢倒在屋頂。

“家主!”

負責盯梢的那幾個黑衣人,立即單膝跪地,冇想到家主李鳳生,竟然親臨。

“有什麼動靜嗎?”

李鳳生端著酒罈飲了一口,才慵懶問道。

“冇有,倒是有幾十輛馬車離開了,隻是是空車,萬寶樓在京城的倉庫,全都在附近,但冇有任何動靜!”

“空車麼?!”

李鳳生雙眸微眯。

“家主,有什麼不妥嗎?”

負責盯梢的頭兒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出現了什麼紕漏。

李鳳生正想說什麼。

這時,街道上忽然傳來“噠噠”的馬蹄聲,李鳳生抬頭看去,就看到十幾輛馬車緩緩駛向萬寶樓。

而這時,萬寶樓一直緊閉的倉庫大門,也緩緩地打開了。